第九章:上古凶兽(2)
一片月2020-01-19 10:542,166

  只见应小怜失望地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说,“抱歉,这玉佩是我爹留给我的唯一一样东西,我还得靠它找到他。所以,仙人,你要我应小怜的其他东西都可以,只是唯独这兽纹佩我不能给你。”

  凶兽大怒,原来方才她是在套它的话么?上古凶兽岂容凡人戏耍!它千年前不慎被被那几个臭道士囚困于此,千年后还要被道修之女算计。千年来对于道宗的怨恨在此刻到达了顶峰,“吼——吼——”,凶兽气急而啸。

  一时间长守山地动山摇,竟是又是一阵地动。顷刻间风云变色,妖风乱作,惊雷阵阵……这动静比起来胡翠微在迎亲路上做的小手脚可谓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应小怜不知“仙人”竟会恼羞成怒至此,一声长啸就引起了地动,难道前几天的地动也是他造成的?她还来不及细想,那挂着一帘瀑布的诗意悬崖陡然变了脸色露出狰狞的面目,陡峭的岩壁随着地动落下滚滚的落石。应小怜躲闪不及,地动余威仍在,她一个战立不稳,身子一歪跌进了冰凉的潭水中。

  “啊——”冰凉的潭水猛然灌进了口鼻,挣扎中无力的身体也越来越沉,最后直直往潭底坠去。窒息的感觉袭来,肺腑疼到爆炸,脑海突然变成了一片空白……

  这便是“死亡”的感觉么?

  依稀间,她仿佛看见潭底有座庞大的铁牢,牢里关着一个奇怪的生物,那怪物一只手滑稽地卡在铁栏外,而它手上正拿着她的兽纹佩。那到底是山里的仙人亦或是什么怪兽?又或者,这只是她临死前恍惚产生的诡秘的幻觉,她听说人临死前可以看到一些不正常的景象,现在是属于这种情况么?

  可为什么她临死前是看见那只怪物,她明明最想看见的,是爹啊!眼里不觉流出了什么温热的物质,那名为“眼泪”的东西迅速与潭水融为了一体。她本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哭了,原来自己还是想活下去的,只有活下去才能找到爹啊。

  牢里的凶兽皱了皱眉头,潭水不知为何变咸了,她不是有一半灵修血统么,怎得如此脆弱?不过也罢,它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一只蝼蚁死了就死了呗,没有人会去关心一只蝼蚁的死活。凶兽攥紧了手里的兽纹佩,决定不再理会那凡人女子。

  “……”凶兽念起古老的咒语,企图唤醒自己被分割了一千年的灵力修为。

  玉佩仍是静静的,不为所动。怎么回事?明明方才还是一副灵力充沛的样子,怎么现在灵气变得如此微弱,微弱似那溺水的女子。

  该死!它没有注意到是,通体洁白圆润的玉佩上沾染上了一丝血色。想来是那凡人女子无意间沾上去的,兽纹佩已与她结契认主,若没有主人的意念指使,它只是一块普通的玉佩,一分本来属于它的灵力都不会外泄!

  人是必须得救了,懊恼的凶兽只得生硬地念了一个隔水咒。应小怜的周遭的水流不知被什么抽走,一个充盈着空气的水泡轻柔地包裹着她。“咳咳——”肺里好不容易迎来了久违的空气,应小怜激动地咳嗽了起来。

  她惊奇看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自己周遭被一层薄薄的灵力化成的膜隔绝了潭水,面前一座寒铁打造的牢笼里,困着一只怪物。原来,她之前看到的情景并不是幻觉。

  不过想必冒充“仙人”诱骗她的兽纹佩的也是它,不过它既然已经得到玉佩,又为何要救她呢。面前的怪物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主动解答道:“不错,就如同你看到的那样,我不是什么仙人,而是被镇压在此的凶兽。”

  “这玉佩也是当初镇压我的人炼成的,里头封印着我的半身修为灵力,但我现在不能取回里面的灵力,因为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已经与你结了血契。”凶兽咬了咬牙,好像不太能接受这个难堪的事实。

  “血契?”

  那怪物摊开掌心,兽纹佩中间的那道血丝亮了起来,“它已认了你作主人,没有你的命令它不会受任何人的驱使,即便那个人是我。”

  “所以,你需要我命令它把灵力归还给你?”应小怜明白了几分。

  “是了,只要我得到我的灵力,我就帮你解决外头那只狐妖,如何?”

  “现在可不是讨价还价的时候。”她狡黠地笑了笑。她知道,自己不会死,如果自己死了,那凶兽什么也得不到,还会继续被困在这里。所以即使自己不帮它,它也不会让自己落到胡翠微的手里。

  方才它不过长啸了几声就引发了这么恐怖的地动,解决胡翠微大概也和碾死一只蚂蚁差不多。“那小小的狐妖怎么抵得上你的半身修为。”

  它从来没有想过,堂堂上古凶兽,也有被凡人挟制的一天。可现在它也确实拿她毫无办法,只得恨恨地说道:“你们凡人永远都是那么狡猾阴险。”

  若是她足够强大,又何须使这卑鄙无赖的手段?应小怜不语,默默背了“阴险狡猾”的名头。

  如今局面陷入了死胡同,它既不能杀了应小怜,也不能逼迫她交出它的修为。既然它不能,自然会有人能的!灵光乍现,凶兽好似明白了要这么对付这个狡猾的凡人。

  “也罢,你走吧,我不会为难你。”

  泡泡带着应小怜往岸上飘去,然后稳稳将她放在了地面,随着她上来的,还有她的兽纹佩。“你不是说你要找你爹么?希望你找到之后还有命来这儿把我的灵力还回来。”

  应小怜有些不敢相信那凶兽有如此的通情达理,居然就这样轻飘飘地放过了她。

  “反正——反正我已经在这里待了上千年了,多待个几十年也没有什么。”

  人活一世,不就几十年的光景么?对于活了成千上万年的它来说,几十年也就是韶光一逝白驹过隙罢了。这样的日子太漫长,想必也太孤独,不知为何应小怜心中竟有些动容。

  “好,我答应你。等我完成了未了的夙愿,一定会回来把属于你的东西还给你。”她承诺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