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道宗的人?
一片月2020-01-19 10:533,455

  两三下解决了这顿寒酸的早饭,应小怜拄着今早刚做的拐杖颤颤巍巍地起身。昨日她只随便处理一下腿伤,赶路赶得急倒不觉得,今早一起来才发现左腿小腿肿得厉害,方才又忙上忙下的如今已经疼得快没知觉了。

  饕餮也察觉到了她的窘迫,它慢慢地走到应小怜面前,一双粗大的手掌小心地放在她的伤处,幽幽的紫光开始流窜在她伤口的皮肤表面。

  “我堂堂上古凶兽也不是吃白食的,你可别自作多情。”它这样解释道。

  “谢谢你。”她笑了笑。

  一股灼热的热流在应小怜伤处徘徊流转,可表面的淤青伤口治好之后,骨头断裂的疼痛就愈加明显,果然是骨裂了么?她若是修炼之人,便懂得利用它的灵力来修复自己的腿骨,可惜她不是。饕餮看她表面的腿伤好了之后便放心地钻入玉佩中修炼去了,她也不好开口要它再做什么,依旧拄着她的拐杖向山下进发。

  长守山上,一道青白色的虚影在树林中穿梭,残影缥缈无形,不一会儿便窜进了后山禁地……

  九尺潭里的生灵全部都死光了,鱼儿的尸体翻着白色的肚皮飘在潭水上,原本清冽的潭水也变得浑浊难闻起来。潭底的寒铁牢被凶兽掰得变了形,这个足以容纳它逃跑的空缺仿佛是在张大嘴嘲笑着千年前道宗九位祖师爷的努力。这个原本山清水秀灵气充沛的宝地因为饕餮的出逃变得狼藉一片。

  青白色的身影蹲在谭边查看情况,“我还是来晚了,它还是逃出来了。”语气里竟是压不住的担忧与自责。自从五年前门派里最重要的法器兽纹佩莫名丢失后,师尊便时时派弟子过来长守山探察。据打探消息的弟子回报,被镇压的饕餮好好地沉睡着呢,按它一贯的作息还需再过几百年才能醒来。

  可是几天前长守山突生异动——这是饕餮苏醒的前兆,也不知为何它这次竟然提前苏醒了。为免饕餮得到兽纹佩逃出禁地为害苍生,缥缈门师尊命大弟子林惊风带领一批缥缈门的精干弟子前往长守山。

  谁知这消息竟被魔宗的人得知,一众不知来路的魔修在半路上伏击了他们,打得他们措手不及。林惊风率众弟子花费了些力气解决他们,其中修为较低的几个弟子在战斗中不可避免地受伤了,路程自然也被耽搁了。饕餮就是在那被耽搁的一两日里跑了,就算林惊风暂时脱离队伍不眠不休地御风赶路最终也无济于事。

  若是兽纹佩当年是落在了魔宗的手里,饕餮也是被他们救走的,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到时修真界又会迎来一场怎样的腥风血雨?千年前的仙魔大战又会重演么?林惊风不敢再想下去,一想到天下苍生又将经历一场浩劫,他的心脏就止不住得发紧。罢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为今之计还是赶紧回去将情况禀告师尊。待师尊与道宗的其他门派商量过后再说罢。

  哪怕事情到了最坏的地步……只要道宗北三门南四派团结一心共同御敌,不管是什么危机也一定可以化解的。抱着这样的信念,林惊风稍稍放下心来,一路跋山涉水的身躯也在此刻不满地发出疲惫的信号。

  虽然他早已辟谷,无须和凡体一般需要用饮食来补充能量,但这几天来他一直不眠不休地赶路也未曾抽空炼化吸收天地灵气,身体一时有些吃不消。林惊风因此放慢了下山的速度,分出了一部分心神来静心修炼休憩。

  一般凡人对于修真的概念还停留在打坐念心经的阶段,殊不知厉害的修真者无论在何时何地都可以练气化神——林惊风便是达到了这种程度的道修。年纪不过三百岁的他早早地就修炼到了元婴后期的阶段,就算放在所有道修新秀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佼佼者。

  恩?灵体的气息?树林中的微风带来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林惊风好似突然在山里感应到了灵体的气息,虽然很微弱但一定错不了!世间的灵修甚少,他们也很少在人前露面。一般人可能会把他们的气息与天地灵气的气息混淆,但林惊风一定不会。这熟悉的气息扰乱了他的心神,竟让一向稳重的他迫不及待地朝飘来灵体气息的地方奔去。

  长守山灵气充沛,也少有人染指玷污,但要孕育出一只灵修还是太勉强了。那会是谁呢?会不会是……阿影……若是她还是活着,若是她还活着!就这样,林惊风抱着虚妄的期待,见到的却是应小怜。

  本来应小怜好好地赶着路,视线里却突然窜进来一道青白的身影,那身影又猛然停在了她面前。一时间她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东西,待仔细一瞧,却被眼前的男子狠狠地惊艳了一把。

  身着青白色衣裳的男子长身玉立,身姿恰似云涯间一颗遗世独立的劲松,浑身散发着清冷的气质。他那棱角分明的俊朗脸庞上轻皱着一双剑眉,幽暗深邃的眸子正仔细地盯着她看,那眼神里似是盛了七分深情三分不解。

  应小怜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清俊好看的男子,也从来没有被任何男人用这种眼神看过。一时间两人都忘了说话,毕竟是女孩子家面皮薄,她轻咳了一声道:“敢问这位公子可知道下山最快的路?”

  林惊风这才回过神来,不禁为自己的唐突莽撞感到一阵好笑,不过是一只碧瞳而已,灵修的特征不就是双眼碧瞳么。有什么好激动,不就是一个半凡体半灵体的人么。说到底,还是自己的执念太深,本以为能寻得一丝关于阿影留存世间的蛛丝马迹,却吓着了人家小姑娘。都三十年了,阿影死了三十年了,自己还是放不下啊。

  他平复了心情,致歉道:“在下道宗缥缈门首徒林惊风,无意冒犯姑娘,还望姑娘莫怪。若是姑娘信得过在下,我可以带姑娘下山。”翩翩公子,声如碎玉。原本深情的双眼也不知为何蓦然变得有些悲怆起来。单单是靠这副皮相便先叫人信了他三分,方才出现的突然诡异好似也可以被人原谅了。

  道宗!应小怜昨夜还在发愁如何进入道宗寻找关于爹的线索,谁料今日就叫她遇着了道宗的人。欣喜的应小怜连忙摆手说:“不碍事不碍事,道长能带我下山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道宗?玉佩中修炼的饕餮好似听到什么让它不愉快的词,于是它悄悄伸出了神识。这丑了吧唧的服制不是道宗的又是谁家的,好啊,应小红的胳膊肘怎么敢往外拐。俗话说嫁鸡随鸡,当年它被道宗的人囚在九尺潭一千年,这会子它夫人倒好,上赶着和道宗的人亲近。

  “不许!应小红,我不许你跟道宗的人走!”饕餮的抗议声直达应小怜的脑海。

  “是应小怜,你不要再叫错我的名字了。何况我要去道宗找关于爹的线索,你没有权利阻拦我。”她在心里理直气壮得说,反驳着闹脾气的饕餮。

  ……

  “姑娘?”

  “啊?”糟了,刚刚光听饕餮说话了,没有注意到面前的男子说了些什么。

  林惊风倒是不在意,重复了一遍,“姑娘可是受了腿伤,在下略通治疗之术,可以帮姑娘医治,这样我们下山赶路也方便许多。”除看出她受了伤外,林惊风竟然还在她身上看见了若有若无的死气,若不是身上背负了杀孽业障,健全的凡人身上绝不可能出现死气。

  “哦哦,多谢道长,我叫应小怜,你叫我小怜就好。”她卸了拐,慢慢地坐在地上伸出自己骨裂的左腿。

  他顺势蹲下身子为小怜查看起伤势来,“那小怜,你也莫一口一个道长,叫我林大哥就好了。”

  “真是岂有此理,我明明早上给你治好了,还要这臭道士治什么!”饕餮气呼呼地说,“你要找你爹我不管,但好歹我们也是名义上的夫妻,我可不许你给我戴绿帽。”

  应小怜不知戴绿帽的意思,也不想理无理取闹的傲娇凶兽,饕餮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林惊风打断了,“真是奇怪,小怜你的腿上并无外伤淤青,骨头却裂了,这也是你腿疼需拄拐行走的原因。不过不太严重,我已经治愈了开裂的腿骨,你站起来试着走走。”

  饕餮一听才知道自己早上那番粗心的医治不过是治标不治本,还害应小怜拄着拐走了这许久。不知是不是羞愧作祟,饕餮不再做声吵小怜了。

  她这厢还在给饕餮打掩护,“啊?原来是这样啊,原来我还以为轻轻跌了一跤不要紧呢,就只治好擦伤又祛了淤青,没想到是腿骨裂了。”她丢了拐杖,轻快地走了一圈,“完全好了呢,林大哥你真厉害”

  林惊风却没有立刻回应她,他方才在医治应小怜的时候愈发能发觉到一种熟悉的气息。当时他的真气在应小怜的体内替她修复腿伤,误打误撞被他感知到了一股本该属于阿影的灵力,再看应小怜左眼的碧瞳,一种大胆的猜测从他的脑海里冒出了出来。

  无论是什么典籍,对灵修的记载都非常稀少,他曾在拂云阁的藏书里阅遍了所有对灵修的记载。里面并没有记载过半灵体,所以他一开始只是推测应小怜可能是灵修与凡人所生,所以是天生的半灵体,眼睛也只有一只是绿色的。毕竟半魔体半妖体都是这么来的,他一开始也想当然得以为小怜也是这样来的。

  但是有没有这样的一种可能,灵修的一半魂魄进入到本就魂魄残缺的凡体里,然后成就了半灵体半凡体这种特殊的体质。若是这样解释,是不是说当年阿影的魂魄误打误撞地进入了小怜的体内,所以她体内才会流窜着阿影的灵力。

  连老天爷都不忍让他与阿影天人永隔,所以才让他遇见应小怜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