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关于爹的线索
一片月2020-01-19 10:542,375

  “恩……我不过来,我是想说明日,明日我们就要下山了,你可否变化一下模样,兽形可能会吓到无辜百姓。”应小怜斟酌着语句,委婉地提议道。

  方才饕餮在吃下了美味的毒果子之后,突然发现自己的皮肤开始渐渐变成恶心诡异的绿色。它一时大惊失色,又不想在这个凡人面前出糗,才急匆匆地躲进草丛,慌乱中一下子忘记了自己可以用法术变化遮掩身上的变化。

  “不错,若是吓死了凡人,平添杀孽可不好。”话毕,只见草丛里绿光一现,饕餮庞大的身躯便消失不见了。可笑,它堂堂饕餮何须顾忌什么凡间的杀孽,不过应小怜给了他台阶下,不下白不下。

  “你过来罢。”

  应小怜拨开草丛,面前却空无一物,她疑惑地问道:“饕餮,你是隐身了么?”

  “笨呐,看你脚下。”

  应小怜低头一看,地上躺着竟然是她的兽纹佩,应小怜欣喜地将玉佩捡起,“我还以为它被你吃了呢?”虽然现在兽纹佩已经没有任何灵力加持也无法再护她周全了,但这毕竟是爹留给自己的最后一样东西,对她而言还是很重要的。

  “我又不是什么都吃。”饕餮的声音从玉佩中传出,“另一半的灵力我一时半刻还不能全部炼化,以后我便在这里面修炼,没有什么危及性命的事情就莫要扰我。”

  “知道了。”她一边随口答应道,一边摩挲着手中圆润的玉佩。对了,这封印过饕餮灵力的玉佩和爹有着莫大的干系,说不定能从饕餮身上寻到什么线索。

  “饕餮——饕餮——”

  “干嘛啦?我不是说了,没有危及性命的大事就不要扰我。”

  “可你也答应过我,要帮我找到我爹的。你能告诉我你的灵力是怎么被封在玉佩里的吗?兽纹佩是我爹留给我的,若能找到它的来历出处,说不定能找到我爹呢。”

  还能怎么封印的,不就是被那九个臭道士用美食诱捕呗,然后用高阶仙器抽出它的灵力封印,最后囚在九尺潭下。

  这段往事它肯定不想对他人言说,于是它只是解释说是被几个修道之人埋伏了,然后用卑劣的法子把它囚在了长守山。它还着重地把围捕的情况和打斗的情景添油加醋地加工了一番,顺势抹黑了道宗,极言他们是如何如何卑鄙,又是如何如何乘人之危……

  道宗——爹竟是与道宗有关系么?既然一千年前是道宗的人将饕餮的灵力封印在兽纹佩里,那么按理说玉佩应该是由道宗之人保管。爹与道宗又是什么关系?竟然可以让道宗拿出如此珍贵的法器来救她。若是爹真的那么厉害,又为何不亲自回来找她?她不敢去想那个最坏的结果,只得朝好的方面猜测。一连串的疑问出现在脑海中,思绪时而清晰时而杂乱。

  应小怜十分懊恼,她对爹的过去一无所知,从记事起就一直以为爹只是普通的山野村夫。她努力地回忆以前和爹相处的点点滴滴,想找出一丝一毫与道宗或者修道有联系的线索,却是徒然。无论怎么看,古大叔都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猎人。除了……除了古大叔的相貌一直没怎么变过,她听过修道之人容颜身躯衰老地会格外慢,得道升仙之人还能长生不老。可是,世上本就有些人容貌比年纪年轻或者衰老,再者爹的身体一向很好……

  就这样,应小怜在纷飞杂乱的思绪和胡思乱想中阖上了双眼。她实在是太累了,这一天发生的一切根本不是常人可以想象的,其中的压力苦涩自然也是常人不可想的。还在一边讲着与九个臭道士大战三天三夜的饕餮发现少女倒在沾着露水的草丛中,呼吸浅浅地睡着。

  这凡人,竟敢在它讲故事的时候睡着!本来怒不可遏得凶兽突然察觉到,她在睡梦中依旧蹙着黛眉,蜷着的瘦小的身躯可怜兮兮的。不知为何,凶兽的心蓦然一软,“凡人就是麻烦,既要吃喝拉撒睡,又有七情六欲。”它一边抱怨着,一边显出形来把瘦小的少女抱到干燥的平地上。

  夜深露珠,山里寒气又重。昏睡的应小怜似是贪恋凶兽怀里温暖,在被放在地上时不满地“嘤咛”了一声。饕餮见状只得又在她身边生了一堆火,喃喃道:“要是冻死病死了,也算我食言的。”说完就回到了玉佩中修炼去了。

  潜心修炼了一会儿的饕餮被烤肉的香味引得分了神,难道是应小怜下山到了酒肆人家?它也好多年没有出入市井,各色小吃酒食仿佛就在眼前跳着舞,它迫不及待地将神识伸到外头去。入眼的却不是想象中的熙熙攘攘的市集,而是被一堆篝火烘烤着的兔子和野雉,香味自然也是它们发出来的。

  还是在山里啊,饕餮不满地在玉佩里转了个身,“你要吃吗?”仿佛感应到它情绪的应小怜出声道。

  “恩,看起来还不错,我就勉为其难地尝尝吧。”说着饕餮便从玉佩中出来,依旧是那副怪兽模样,不过身形小了一圈,只有一只豹子那么大。

  习惯它的样子应小怜不再有惊异害怕的感觉,说来也奇怪,她总觉得它兽形的身体里装着的其实是个不羁的公子。又胡思乱想什么,嫁都嫁了,是何相貌也不是那么重要了,应小怜回过神来,发现肉有些烤焦了,连忙把它们从火堆里拿出来然后放在准备好的大片叶子上。

  叶子上还铺了一层香料,这是她早上去查看陷阱时候无意发现的,想来那胃口挑剔的凶兽是不喜欢无滋无味的食物,她才花了些时间采集。饕餮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可是又不能表现出对她的食物很渴求的样子。天知道它在九尺潭的一千年里都吃的什么鬼东西,现在它光是想想河鲜的腥味便想作呕。从九尺潭出来之后的第一道开胃菜是骚气的狐狸肉,晚上又吃的那诡异的毒果子。怎么想怎么憋屈。

  本来按照它的计划,出来后的第一件的事情便是寻得那些臭道士的老窝,把他们的徒子徒孙全部吃光光!然后云游四方,品天下美食,好不恣意快活。不过它的计划被面前的这个凡人打乱了,真是越想越生气。

  应小怜待烤物稍微腌制入味又凉了凉才撕了一半递给饕餮,它倒是不客气,气呼呼地塞进嘴里嚼吧嚼吧就吞下了。

  “焦了,老了,没咸味儿。”它一脸不屑地留下了评价,腋下的小眼睛却紧紧地盯着应小怜手里只吃了两口的兔腿儿。其实,它不想告诉她的是,这是它这一千年以来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

  “恩,我下次做好吃点儿。”应小怜似是知道它会不太满意,虚心地接受了评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