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业障
一片月2020-01-19 10:532,436

  胡翠微还来不及平复自己恐惧的心情,他一直忌惮的“那位”已然冲到了他的面前。只见“嘭”地一声,一道黑影将狐妖扑倒在地。上古凶兽饕餮,身形大概是虎狮的三四倍,似人的手爪把胡翠微重重地按在了地上,粘腻的涎水顺着巨齿滴落在他的脸上。

  “咳咳——”鲜血止不住地从口中涌出,胡翠微的五脏六腑尽数破碎,全身经脉尽数断裂,几百年的修为就这样化为乌有。应小怜身上的禁制也随着他的重伤而解除,瘦弱的身体摔倒在地。

  “喂!你要怎么处理他?”饕餮张开了血盆大口,不断滴落的涎水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仿佛下一秒就要把他吞吃入腹。

  “杀了他!”应小怜毫不犹疑地说,声音意外地冷冰冰的。她看着被挟制的狐妖,眼神里盛满了厌恶与恨意。

  “遵命,我的夫人。”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凶兽心情很不错,还不忘调侃一下应小怜。

  夫人?这丫头……居然,居然是饕餮看上的女人!胡翠微一时惊地说不出话来,自己真是看走眼了,一介凡人而已,竟能得睐上古凶兽的青眼。

  “不!你们不能杀我!若是我死了,你也活不了多久。”从巨大的震惊中清醒过来的胡翠微大声地喊道。

  饕餮闻言住了口,它可答应了小丫头要护她一生,若是这狐妖施了什么同生共死咒就麻烦了。“五年前,我从你爹手上逃走时,在你身上施了转移业障的法咒。不信你看看你手臂上的伤疤,是不是年纪愈长颜色愈深。”

  应小怜不看心里也清楚,她在那场恶疾中活下来之后,手臂上被狐妖抓的疤痕不但没有渐渐变淡,还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加深,如今已是丑陋的深褐色。如此看来,他所言非虚。

  “我把我的那些新娘们变成狐狸,这样就算吸食了她们的人魂也不会背上业障,但业障不会消失,那时我便是施了法咒把业障施加在了你身上。若是我死了,你也活不长久。”胡翠微不疾不徐地陈述着事实,神情也恢复了那副狡媚的样子,似乎是断定了应小怜和饕餮不会对自己怎么样。

  他的这番话已经让应小怜相信了七八分,不过……“业障就无法解除消散么?”

  胡翠微不敢不说实话,“可以是可以,不过——像我这样修炼了几百年的妖精都未寻得其法,何况你这一介凡体。哪怕你有上古凶兽相助也是枉然。”

  “有法子解决,那便好。”应小怜转身,“你吃了他罢。”这句话,是对饕餮说的。

  “你——”不等胡翠微再说什么,饕餮已经不耐烦地一口把他叼进了嘴里,三口两口便咔嚓咔嚓地吃完了。“狐狸味儿骚,不好吃。”饕餮挑剔地评价着味道,一边说着一边追上走在前头的应小怜。

  “喂,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先说好,你自己因为业障太深短命死掉,可不算我食言。”

  “嗯。我们现在要去找我爹,若是能寻到消除业障的法子就更好了。”其实应小怜心里也没有谱,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了,不过如今还是先离开长守山清河村的地界为好。

  天色渐晚,走到最后应小怜已是拖着伤痛饥渴拼着意志赶路,无奈还是没有在天黑前走出山。这一整天应小怜都是在逃跑和赶路中度过,其中还伴随着各种匪夷所思的惊奇和惊吓。一路上,她空荡荡的肚腹不停地发出抗议,无奈只得停下来休憩。

  长守山的后山应小怜之前从未涉足过,所以也不知哪里有野果野菜可食,更是低估了下山的路程。本来按照原定的计划是可以在天黑前出山,然后投宿山下人家。不过现在只能在山里多待一晚了。

  应小怜摘下自己耳上戴着的一对金坠子和腕上戴着的一对玉镯,这些便是她全部的盘缠。头上的凤冠金钗早在逃跑时不知掉在哪里了,身上的锦绣绸缎被树枝杂草刮破了,也是值不了几个钱。她收好耳坠,又从怀里拿出了当初村长送她的匕首……

  饕餮被困得太久了,又嫌应小怜的脚程太慢,于是自顾自地在山里撒欢,反正只要应小怜没有走出山里,它随时都能飞到她身边。饕餮玩得忘记了时辰,直到月出中天才想起去看看它的夫人怎么样了。想起她那副虚弱的样子,凶兽动了些恻隐之心,反身往密林中走去。

  当它衔着精挑细选的果子回来时,应小怜正靠着一颗大树,半躺着用匕首削着树枝,不知是在做什么。

  “喂——”饕餮喊了她一句,然后吐出采来的各色野果。红的青的黄的,一个个饱满新鲜的果子骨碌碌地滚落在地,好不喜人可爱。

  “若是你饿死了,我堂堂上古凶兽因为这种理由违背了誓言,可就太可笑了。”饕餮尽力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解释道。

  “恩。”应小怜低下头捡起果子,嘴角好似弯了弯。这些果子虽然好看,大部分却是有毒的。应小怜从中挑出可食的果子用袖子擦干净,也不顾忌什么形象捧着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这么多这么好看的果子,她却只捡了三两个吃,是嫌弃么?饕餮有些生气,都是他精心在树上挑的最好的呢,她怎敢如此浪费。是了,吃货饕餮最讨厌便是浪费食物的行为了,若是难吃的也就罢了,浪费美食简直罪大恶极。

  应小怜也不懂方才还欢欢喜喜的凶兽为何又气呼呼的了。虽然凶兽不似人表情丰富,一张怪脸上血盆大口便占了三分之二,但不知为何,应小怜可以敏锐地察觉到他心情的变化。是因为两人结了婚契的缘故么?还是它吸收了她的玉佩的灵力所致?

  她没有细想,也不敢贸然相问。面前的凶兽却不是个能藏的住事儿的主,“哼!你嫌弃不要,我就全吃了,饿死你算了!”

  “别——”还不等应小怜阻止,饕餮已经长舌一卷把地上剩余的果子全部塞进了嘴里,一边嚼一边说,“唔,好吃。”

  “那些果子都是有毒的!”应小怜急忙说道。话一出口,她便后悔了,它可是堂堂凶兽,狐妖都能随便吃掉,几个有毒的野果又有什么妨碍,真是关心则乱。

  饕餮面上一红,“咳咳——凡人就是麻烦!”它嘴上抱怨着,试图掩饰突然变古怪的气氛。应小怜识趣地走开,拿方才用匕首做的一些东西摆在了几个地方。

  应小怜回来时发现饕餮躲在草丛里窸窸窣窣的不知在干嘛,“喂!你别过来!”

  她皱了皱眉,“我不叫喂,也不叫凡人,我的名字是应小怜。”

  “总之你不许过来!”

  饕餮的身形太大了以至于草丛无法把它全部遮住,今晚的月色太好了以至于应小怜一不小心就看见了皮肤变成诡异绿色的饕餮。不用说,八成是那些乱七八糟的果子的功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