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脸红了
一片月2020-01-19 10:533,342

  “咚咚——”敲门声适时打破了房间里诡异的氛围,会是谁呢?应小怜狐疑地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却是店小二,后边还跟着好几个伙计丫头,提水的提水,端菜的端菜。那小二机灵,立马说明了来意:“姑娘,你家公子特地吩咐小的给打了热水送上来,还有这酒菜也是他叫人准备的。”

  应小怜因为林大哥的体贴心里一暖,“进来吧。谢谢几位大哥了。”

  几人进来把酒菜摆好,浴桶装满,又说了几句好话,“您家公子真是疼爱您,其他几个房间都没有这种待遇,姑娘您可是独一份。”听得应小怜耳垂微红,也不知如何解释,就算他们再怎么说好话,她也无银钱打赏他们啊。

  好在他们也算识趣,打趣了小怜几句便出去了。远远地还能听见那小二的抱怨,“那姑娘以黑纱覆面,不是绝世美人儿便是丑八怪,瞧那公子对她的态度,八成是个大美人,可惜我们没有眼福哟。”

  应小怜暗暗觉得好笑,恰好她就是那两成里的丑八怪,若是他们见了自己的真容指不定吓成什么样呢。床上打坐的尚盈盈之前在自己身上布下了结界,一般的凡人看不见她,若是见了她的面容,小二他们才叫大饱眼福。修真者大多容貌俊美,平时在俗世行动时怕惹上麻烦多多少少都会在身上布下结界,因而方才小二他们才会对床榻上打坐的美人视而不见。

  尚盈盈的一双桃花眼蓦然睁开,芙蓉般娇俏的面容似嗔似怒,两道柳叶眉不满的轻皱着。显然那番恭维话她也听见了,戴个黑纱斗笠便是绝世美女了?应小怜明明就是个乡野丫头,半灵体又如何,也配大师兄如此照顾?

  她倒要仔细瞧瞧,那半灵体是否担得起他们的句句恭维。尚盈盈从床上下来,想也不想便朝屏风后面的应小怜走去……

  应小怜本来舒舒服服地泡在花草浴里,神游天外的思绪冷不防被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拉了回来。

  是谁?应小怜警惕了起来,那人脚步轻盈又不曾刻意隐藏,除了同住一房的尚盈盈,还会有谁?

  原来虚惊一场,应小怜放下了戒备,但是还是隐隐地感到不安,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记忆里遗漏了,是什么呢?

  糟了!兽纹佩方才被她摘了下来,随手就被放在了换下的衣服上。若是尚盈盈看见了,饕餮夫人的身份一旦暴露,那就别想进缥缈门了!

  来不及想更多,应小怜立马伸手将衣服上上的兽纹佩攥进手里。

  几乎是同时,尚盈盈的惊呼声响起,“啊——你怎么,你怎么在沐浴啊!”话刚说完,她那玉白的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红了起来,然后害羞地背过身去。只消一眼她便将一片春光看透了,莲藕般的手臂,瘦而有型的锁骨,还有白净娇小的胸脯……

  应小怜也害羞地低下了头,怯怯地解释道:“我……实不相瞒,我逃亡了两天,身体实在难受疲倦,所以才,才先沐浴的。”

  “姑娘你若是想洗,我待会再下去叫小二打水上来。”

  尚盈盈自知理亏,故作大方道:“不用了,我乃修真之人,自有洁体和沐洗身子的术法,我就……我就看看你洗得怎么样,待会……待会我们一起去逛集市吧。”一通胡话被她说的乱七八糟,还编了个进来喊她同游的借口。

  “好啊。”应小怜爽快地答应了。

  “那你……那你好好洗。”结巴着说完这一句,尚盈盈走出了屏风靠着房间另一边的窗户透气。

  那厢应小怜的脸也是红了一片,心也是止不住地跳个不停。浴桶里的水也在此时变得温凉,浸得应小怜没由来的心寒。就算林大哥再怎么维护自己,缥缈门的弟子待她如何和善,她和他们从来都不是一路人。她却忍不住犯了大忌——在外人面前放松了警惕。

  稍稍平复了纷杂的心情,应小怜将客栈丫头给她准备好的衣裳穿好。手心的玉佩在此时发出了光热,稍稍温暖了她吓得冰凉的躯体。

  “先说好,我可什么……什么都没有瞧见。”饕餮支支吾吾的,也不知是真没瞧见还是假没瞧见,“反正……你那瘦弱扁平的身材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她已嫁给饕餮作妻子,在此时原不该扭扭捏捏的,但她还是下意识地用双手捂紧了娇小的胸脯,“先说好,你我只作名义夫妻,又是相互利用关系,至于……至于别的,你不许想,我也不想。”

  “谁——谁会对你这黄毛丫头感兴趣啊?你也未免太高看自己了。”饕餮待在玉佩里头,浑身的原本灰白的皮肤竟然泛起来奇异的粉色。

  难道我就会对你这丑八怪感兴趣了?应小怜本想这么说,可一想起自己在清河村被人辱骂为怪物的经历,她又住了口。

  “总之,你我除了交易关系之外,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利用之外的感情。”应小怜强迫自己冷硬地说出这样无情的话语,饕餮对于她来说只是暂时的盟友,自然也是需要防备的,应小怜说服着自己。

  “还有,兽纹佩实在太惹眼,你可否变作其他物件?”依旧是冷硬而疏离的语气

  人类果然都是自私自利的家伙,以往它对她的关照都是喂了狗么?饕餮提醒着自己,眼前这个凡人,就是个只知利用自己的狡猾生物。根本不值得它为她付出一点点感情,待她找到她爹,两人便一刀两断,再无任何干系。”

  饕餮不想出声,兽纹佩却听话地在她掌中变化了一番,变成了一个似玉似石的小物件。这样倒好,看起来一点也不惹眼,就像是哪里捡来的不值钱的小石头。不过唯一奇特的是,若仔细察看,石子的光滑的表面有三个小小的篆书——应小怜。谁也不知这三个字是如何刻上去,就连饕餮也无法消除这强烈的印记。

  应小怜松了一口气,三下两下将这似玉似石的小物件制成了项链,这下终于可以将它大大方方地带在身上了。

  “师姐,盈盈师姐——”窗下传来了少年清亮的声音,尚盈盈低头一看,楼下挥着手兴奋地喊她的不就是她师弟池茗么。

  “大呼小叫的,喊我作甚?”尚盈盈半倚在窗边,微风吹起她鬓边的几缕青丝,让人只想感叹岁月静好。

  池茗看得脸红扑扑的,不好意思地询问道:“大师兄出去了,我们偷偷出去逛市集好不好?”

  “好啊,不过我们得带上那个半……小怜姑娘一起去。”尚盈盈俏皮地朝他眨了眨眼睛,池茗一下子明白了她的意思,若是大师兄责问起来他们就说是陪应小怜逛的,这样大师兄也不能说什么。

  “那师姐,我在楼下等你。”

  ……

  应小怜不知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的挡箭牌,她刚从屏风外出来,见尚盈盈似乎心情大好,看来她也未曾把刚刚的尴尬放在心上。应小怜松了一口气,坐在梳妆台前梳理着自己刚刚洗好的头发。

  “这样头发干起来太慢了,你瞧我的。”尚盈盈突然出声,原来不知何时她已站在了小怜的身后。纤纤的玉指随手捏了一个法诀,一阵微暖的清风向应小怜的头发吹来。

  尚盈盈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最初的目的,正趁着此时偷偷地在她身后仔细观察着她。只见镜中的女子的肌肤不甚白皙,虽说称不上冰肌玉骨,但细腻的皮肤时时透着活力的红润。应小怜那双水灵的眼睛在舒服的暖风中略微眯了眯,两道娥眉也舒展开来,神情如猫儿般格外惹人怜爱,让人想揉揉她柔软的发顶。

  尚盈盈又想起她平时的一举一动,不似寻常大户人家的女子的身姿一般弱柳扶风,而是处处透着干练,想必不是什么娇气的弱质女流。

  没由来的,她突然想起了缥缈门灵龟山山上的那只狸花猫,它也是有着一双阴阳瞳,平时一副有礼可亲的模样。自己喂熟了也就罢了,还能隔三差五地抱着抚摸,它舒服了就特别喜欢眯着眼打咕噜。但就是这只看着乖巧的猫儿,对着陌生的池茗伸来的手却毫不留情……

  “多谢……姑娘,我的头发已经干了。”应小怜不知她的姓名,便只以姑娘相称。

  尚盈盈回过神来,似是看出她的犹豫,随口自我介绍道:“我叫尚盈盈,是缥缈门最小的女弟子,也是大师兄最疼的师妹。”至于后半句,既是在划分主权,也是在无意中向她示威。

  “恩恩,盈盈姑娘叫我小怜就好。”应小怜先前有些奇怪她对自己的态度的忽冷忽热,现在好似明白了什么,可这种事情她也不好开口解释,否则只会越描越黑。

  “不妥,为何你叫我是盈盈姑娘,我却要只叫你小怜。”应小怜没有尚盈盈口齿伶俐,自然也不知道如何作答,“我……”

  “算了算了,你快些收拾吧,我师弟还在楼下等着呢。”尚盈盈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转身走出了房门。

  应小怜有些哭笑不得,干脆利落地给自己梳了个简单的发髻,仔细戴好斗笠之后又稍稍整理了一下着装,直到觉得没有不妥之处才跟着出了房门。

  尚盈盈和池茗在房里的对话她也略听到了些,林大哥出去是有什么事情还要做吗?听他们一路的话语,此番调查长守山的事情该是告一段落了啊。但应小怜不知道的是,林惊风要办的事正是与她有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