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维护与敌意
一片月2020-01-19 10:543,169

  “林大哥,你真好,我真不知该如何报答你。”应小怜羞惭地低下了头,你待我这样好,我却这样利用你。

  “若是人人做好事都寻求报答,那天底下的人该多虚伪啊。”

  “林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她嘴拙起来,不知该怎么解释。

  “我知道你的心意,别想太多,也别把我想的太好。我在师弟妹面前可是又严厉又讨人厌呢,他们还给我取了个外号叫冷面阎王呢。”说罢还自嘲地笑了两声。

  怎么会呢,林大哥这样温柔的人,只是看着面冷罢了,其实心肠很好的。应小怜刚想反驳,却被一个急切的声音打断了。

  “大师兄!情况如何?”

  说曹操,曹操便到了。原来他们不觉之间已经走了半日,其他奉命查看饕餮的缥缈门弟子自然也赶到了长守山。

  只见一群身着青白衣裳,头束白玉冠的缥缈门弟子从天而降,为首的那位男子便是方才出声询问的人。

  “饕餮还是跑了,有人将兽纹佩归还了它,祖师爷在九尺潭布下的禁制也被它一并摧毁了。”林惊风的神情恢复了以往冷冰冰的模样,语气里也尽是担忧。

  “这该如何是好?饕餮出世,必将为害天下苍生。”那急躁的男子愤恨地说道,“若不是那些魔修捣乱,我们也不会错失除掉那孽畜的机会。”

  听到那人唤饕餮为“孽畜”,应小怜没由来地眉头一皱,那凶兽虽爱任性胡闹,但本性该是纯净善良的,他却想把它除之而后快。不知为何,应小怜总觉得按饕餮的性子是不会做出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来的。不然当年道宗的九位真人为何也仅仅是把它囚在九尺潭而已。

  “子佩!你莫要激动,为今之计,还是要赶快回去禀告师尊,再商量对策。你现在立刻回缥缈门,将此事告知师尊,这样道宗也好早做准备。”

  “师兄那你……”话说到一半,徐子佩才察觉到大师兄身后那个瘦小的红衣女子,那红衣女子衣裳破烂,脸上也沾灰带泥,略黄的头发还乱糟糟的,唯一引人注目的也只有她那双水灵的大眼睛了。

  恩?左眼的那是什么?碧瞳,灵修!

  徐子佩身后的缥缈门弟子也注意到大师兄背后的半灵体,他们不敢窃窃私语妄议什么,但都不约而同地在心里惊叹起来,“是半灵体哎——”

  “说起正事来倒是把你给忘了。这些便是我同你讲过的师弟师妹门,你不要害怕,他们都是好人。”林惊风没有回答徐子佩的问题,而是转而安抚起应小怜起来。

  这副态度自然是做给他们看的,众人看大师兄对这女子的态度如此关照,自然也不敢对小怜有何逾矩。不过还是有神经大条的人在,比如徐子佩,“大师兄,这半灵体是何来路?”

  “她的名字不是半灵体,就算你不知人家的名字,好歹也该称一声姑娘,先生教你的礼仪规矩都喂到狗肚子里去了吗?”林惊风摆出了一副严肃的面孔训诫起不懂事的师弟来,倒也颇有“冷面阎王”的感觉。

  “这位姑娘名叫应小怜,体质是世间罕见的半灵体,也是天赋异禀的修真者。我在山里无意中救了她,正准备带她回缥缈门见师尊。”这句解释既是解答徐子佩的疑问,也是在解答众师弟师妹心里的疑窦。有些话,一开始便说开了,到时候多少会少些猜疑非议。

  弟子们倒吸了一口气,看这阵势是大师兄误打误撞寻到了好苗子啊,这姑娘十有八九是会被带回缥缈门好好培养的。一想到应小怜以后可能会成为他们的师妹,还很可能是师尊重点培养的对象,他们看应小怜的眼神也都变了。

  徐子佩一听这话,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抱歉,小怜姑娘,我这人一向莽撞惯了,你莫要见怪。”

  “不碍事。”应小怜轻声回应道。

  “好了,你赶紧启程去回禀师尊吧。其他师弟师妹们赶了这么久的路也累了,为免魔修乘虚而入,我带着小怜和他们稍作修整之后再走。”

  “好的,大师兄。”徐子佩苦着一张脸,干巴巴地答应着。

  “嗯,路上小心。”末了,林惊风不忘叮嘱这么一句。

  徐子佩走后,林惊风带着一行人前往附近最近的村镇落脚。修真之人修整本来不必寻找人烟之地,他们既不需要饮食来补充体力,也不需要床榻来睡觉。甚至为了避免惹上俗世里不必要的麻烦,他们往往会选择远人迹罕至的地方,所谓修整也只需打坐练气化神一会儿,体力便可恢复。

  但如今队伍里多了一个应小怜,久未出入俗世的飘渺门的弟子们也难得地接触了一回凡间的热闹。

  ……

  江流镇向来热闹,因着水路发达又是交通枢纽,来自各地的商人都喜爱在此周转补给,因此每日里来来往往的客商络绎不绝。今日对于江流镇而言,也是如同以往的每一天一样平常。

  全镇生意最好的悦来客栈里,一支普通商队的领头人正和客栈掌柜讨价还价着。“掌柜你看,我们商队一共十九人,这样照顾你的生意,可否再便宜些?”

  “你是第一次来江流镇吧,恐怕是不知道这时节江流镇里有多少人入住。三四十人的大商队我都接待过,何况是你们这样的。”那客栈老板一脸倨傲,不肯退让分毫。他看那商队老板脸嫩,商队里的人人一个个也白生生年纪轻轻的,许是哪家的少爷带着一群狐朋狗友第一次走商,因而存了欺压之意。

  “嗳嗳,我知道这儿客房紧俏,也不为难掌柜的,就这样定了吧。”那商队老板也不与他纠缠,付了银钱便带着人上楼去了。

  “真是个冤大头。”那厢掌柜的不屑地嘟囔了一句。耳力极佳的修真者们自然是听见了,其中有人握紧了法器跃跃欲试,却被一个清冷严肃的男人瞪了回去。这一行人,正是林惊风与小怜他们一群人。

  “何苦和一介凡人计较,缥缈门教你法术可不是为了让你去欺压凡人。”

  “可我们也不能就这样任人欺负啊!”那个想要动手的姑娘依旧愤愤不平,林惊风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她。小姑娘迫于他的威压,只得转而改口道,“我知道错了,大师兄。”

  林惊风没说什么,带着应小怜去她的房间里安顿。待大师兄走远了,那姑娘依旧颦着眉一脸闷闷不乐。旁边一个圆脸少年小心地扯了扯她的衣袖,“盈盈师姐,莫要生气,你就等着瞧吧。”这安慰尚盈盈的少年正是假扮商队老板的弟子。

  “怎么,你又有什么鬼主意了?”

  “山人自有妙计,我现在不告诉你,到时候你便知道了。”他神神秘秘地说道。

  “你可别闹大了,小心大师兄发现责罚。”尚盈盈知道自己只是一时意气,若是师弟因为自己坏了缥缈门的门规,事情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知道了,我自有分寸,师姐你就等着看戏吧。”圆脸少年笑得眉眼弯弯,好不可爱。

  尚盈盈忍不住捏了捏他手感颇好的脸,“知道分寸就好了。”

  “唔——师姐,疼疼疼!别捏,别捏了。”

  ……

  对于方才的小插曲,应小怜也是一样的不解,为何林惊风不让那个姑娘对掌柜小惩大诫一番。依他们的修为,要掩藏动手的痕迹简直是易如反掌。

  林惊风似是看出了她的疑惑,主动解释道:“恃强凌弱,非君子之道。”

  可修真界不就是弱肉强食,胜者为王败者寇的世界吗?她本以为只有俗世才会如此遵守礼仪伦理,没想到修真界也有宗门恪守清规。应小怜无论是对于修真界和道宗还是缥缈门,都是一知半解的状态,因此也不敢妄言,只是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

  “若是盈盈有你一半乖巧懂事,那该多好。”林惊风有些感慨,“好了,小怜你也不用想太多,好生休息去吧。”说罢还给她正了正斗笠——为免小怜的碧瞳太过引人注目,她在进镇前带上了黑纱斗笠。

  林惊风刚走,尚盈盈便进来了。

  “碰——”她猛地推开房门,气冲冲地大步走向床榻,衣摆一掀就坐在了床上。随即闭上眼开始打坐,对房里的另一人丝毫不管不顾。

  说来也巧,应小怜和尚盈盈分在一间房里,方才林惊风的话偏又让她听了去。这怎么叫尚盈盈不恼火呢?以前大师兄最疼她了,哪里舍得像今日这般不给她面子。

  再者,若不是为了迁就这个莫名其妙跑出来的女人,他们又何须去受那客栈掌柜的气。这样一想,反倒全是应小怜的错了,所以连带着对她的脸色也不好了起来。

  应小怜却不知她是怎么了,兴许是被林大哥训了现在心情不好吧。这样想着,应小怜倒是释怀了,完全没有察觉她的火气其实是朝自己发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