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试探
一片月2020-01-19 10:543,250

  林惊风强迫自己从狂喜中冷静下来思考,他还是不敢确定世间真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又想起路上伏击他们的的魔修,莫名苏醒逃跑的饕餮,身负业障却可能是带着阿影魂魄的半灵体……这一切会是魔宗的阴谋吗?因为知道阿影的死是自己的软肋,所以搞了这么一出?

  林惊风心里存了疑影,忍不住套起了应小怜的话。

  “小怜姑娘,冒昧问一句,你为何会出现在长守山里,还身着嫁衣?”

  据他所知,长守山附近仅有一处命为清河村的村落,而且清河村人对长守山讳莫如深,很少会有村民不知死活地独自进山。再看眼前这个身穿破烂嫁衣,头发乱糟糟,一脸稚嫩天真的瘦弱女子,真是越瞧越可疑。

  若她不是魔宗的人,若她身上真有阿影的魂魄,林惊风对眼前这个娇憨的女子还是颇有好感的,不过现在他也只能希望事实不是他推想的那么不堪了。

  应小怜见他也不是什么坏人,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他讲了一遍,不过顾忌到饕餮与道宗的恩怨,她把与饕餮有关的部分抹去了。只是编造说,当时突然发生了地动,她被那可恶的狐妖吓晕了过去,待醒过来之后狐妖已经不见了。

  虽然应小怜是半灵体,但她从未修习过什么法术,更是不懂怎么炼化天地灵气,想要从几百年修为的狐妖的手里逃走是肯定不可能的。所以应小怜没有说是自己逃掉的,只说是被吓晕了什么也不知道。按她的说法,林惊风也只能推测是当时饕餮逃走的动静太大,狐妖畏惧凶兽独自逃跑了,不过这倒也很符合狐狸一贯的狡猾性格。

  下山的一路上,两人仿佛好友般有说有笑的,但同时也各自怀着隐秘的心思。林惊风稍稍透露了自己来到长守山的目的,说是原本镇压在此地的凶兽苏醒了,师尊派他带人前往查看,不料来晚了让它给跑了。

  应小怜心里早对他的目的有所猜测,结果与她所想的果然八九不离十。她的兽纹佩说不定原本就是缥缈门的宝物,也不知道爹用了什么法子叫人将兽纹佩送给了她。为了救她做出这样的事情,一定为道宗的人所不容吧,爹会不会是因为躲避追杀所以藏起来了呢,又怕不能连累自己所以一直没有回来找自己。无论怎么样,应小怜始终坚信的一点是——爹一定还活着。

  不过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一条线索就是,爹和道宗的缥缈门有着莫大的干系。若是能够进入到缥缈门,定能打探到不少消息,说不定还能找到爹!

  “再往前走一里,我们就能下山了。小怜你下山之后可有什么打算?”林惊风状似无意地问道。

  “林大哥……实不相瞒,我有一事相求。我……”

  “哦?我们也算‘有缘’了,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林惊风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仿佛很感兴趣。

  “我与那狐妖原是旧相识……”应小怜将五年前胡翠微对她下咒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和他讲了。

  “小怜自知命不久矣又无依无靠,别的不敢奢求什么,只想趁着还有一口气寻寻解除业障之法。否则,就算是死也不甘心。”

  这其中自然也有应小怜的真心话,因而说的格外令人动容。林惊风此前的所有的疑虑似是都解除了,身上死气的来源也解释清楚了。这确是个清清白白的可怜姑娘?

  “那狐妖对你下的是转移业障的咒,再加上你当年确实见了那些无辜姑娘的血,我以前从未听闻这种情况,所以也不知该如何解决。”林惊风说的是实话。

  “这样么?”她语气里是止不住地失落,应小怜原以为林惊风身在缥缈门,也许会有解决之法,没想到却是妄念。

  “不过……许是我见识浅薄不知其法。若你能来我们缥缈门,或许可以求助师尊,说不定他知道消除这无妄之灾的方法。”林惊风肯定不能让她就这样死了,阿影的魂魄还在她体内呢。再者,把人带回缥缈门也好监视,是魔宗的安插的眼线还是什么人,到时候一切自然都会分明。

  “真的吗?我只不过是一介凡人而已……我真的可以进去缥缈门吗?”她雀跃起来,应小怜等的就是他这一句话,这样一来既可以寻得消除业障的方法,又可以探察关于爹的线索,简直不能太好了。

  “自然是真的,道宗向来以匡扶正道为己任,不会对你见死不救的。况且,你并不是普通的凡人。其实你是半灵体,碧瞳也是灵修一族的特征。”林惊风看着她的碧瞳笑着说,冷清的男子硬是笑出了一派春风和煦的感觉,也不知是为她而笑还是为他心中的阿影。

  “半灵体?所以我只有左眼是碧色的。可是我们村里人说,这是妖异之象……”应小怜疑惑地问道,她好像在胡翠微的口中也听到过类似的词语。

  “是的,灵体是天地万物的灵力孕育而生的特殊种族,他们修炼起来也比其他修真者更有天赋。总之,灵修是很厉害很强的一群人呢。所以,你不是什么妖女,你是天赋异禀的半灵体。”林惊风怕她听不懂,所以又解释了一番。

  眼前这个瘦小的小姑娘想来从小吃了不少苦,一个人在村里无依无靠又被人误解成妖女甚至还被无良村民逼去喂狐妖,真是可怜得紧。林惊风也不禁同情起她来。

  “这样啊——”原来她的左眼,不是妖异的象征,她并不是清河村人口中的“妖女”!十几年来,应小怜早已数不清自己从小到大因为怪异的眼睛受了多少欺辱非议,可现在突然有个人告诉她,她不是妖女,她是半灵体,天赋异禀的半灵体!

  本就水灵灵的大眼睛此时蓦然蒙上了一层水雾,多年的心结终于在此刻解开了。

  “怎么哭鼻子了呢,不知道的别人还以为是林大哥欺负了你。”他一边说笑着,一边温柔地擦去她眼角的泪花。

  “我这是高兴的眼泪,我听人说,高兴时候流出来的眼泪是甜的,你白给我擦去了。”应小怜不好意思地躲开他温柔的指尖。

  “这下倒是林大哥的不是了。那要不要我给你赔不是呀。”

  应小怜破涕为笑,“我大人有大人量,才不跟你计较呢。”

  ……

  他们全程的对话都被它听了去,饕餮的心里不知为何也有些不是滋味儿。

  作为龙之九子的它本该是天生高贵的,可它的模样,实在是太丑了,哪里有一点点作为龙子的威仪?龙性本淫,它那风流的老爹到处留情,各色情人给它生了九个儿子——饕餮也是其中之一,他们九兄弟的模样却一个比一个古怪。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嘲笑,饕餮还小的时候还会生气还会伤心。后来他一生气就爱用吃东西来发泄报复,谁笑了它,它便吃了谁。

  再后来,饕餮又被人嘲笑没品位,虾兵蟹将也吃,低等魑魅也吃。它这才开始追求起好吃的东西来,然后顺理成章地养刁了胃口,也学会了用美食抚慰受伤的幼小心灵。

  若是那时候也有个林惊风这样的人这样告诉它,“你不是丑陋的怪物,你是独一无二的高贵的龙子。”那它会不会活地快乐一些,会不会就不会变得那么任性挑剔,就不会在千年前的仙魔大战中酿成大错被囚千年……

  饕餮沮丧的心情也影响到了应小怜,再加上它一路上没有出声,应小怜不知它是不是还在闹脾气,于是悄悄地叫它,“饕餮——”

  “干什么!说了没有危及性命的事情就别打扰我修炼,应小怜,你真的很烦!”

  “你终于叫对了一回我的名字。”

  饕餮又不说话了,应小怜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不一会儿便忍不住兴奋地缠着林惊风问这问那,“林大哥,缥缈门很远么?凡人是不是也能随便进去吗?林大哥你们宗门里全是你这样的谪仙般的人吗?”

  这些问题确实有些幼稚,但林惊风还是认真地一一答了,“缥缈门在渤海之滨,离这儿确实很远,就算我们御风而行也须三日才能到。一般来说,缥缈门凡人是不能进去的,缥缈门的修真者也不会轻易与凡人接触。至于我们宗门里的弟子都是什么样的……”说到这里他故意卖了个关子,“到时候你见了就知道了。”

  “不过,他们都很好心肠的,你也无须太过担心。”林惊风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我从来不敢想,自己也有接触修真界的一天。”若是她没有背负这么多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东西,她该是如何激动和欢喜呢?反正不会是像现在一样,一边筹谋着一切一边利用着好心的林大哥,然后面不改色地随口编出胡话来。

  “谢谢你,林大哥。”应小怜这句感谢是发自真心的,她在心底暗暗发誓,只要找了爹,她一定会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诉林大哥,哪怕他永远不原谅自己,哪怕他要杀要剐……

  “小怜,你莫要客气,谁叫我一见了你便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今日你我相遇是缘分使然。我帮你,也是天意。”说罢他温柔地揉揉了她的发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