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疑虑消除
一片月2020-01-19 10:543,450

  清河村,一个从远地而来的老道士云游到此,据说是在北方有名道宗里待过的大能。一般凡人对修真自然是无比向往,多少有钱有势的富贵人家挤破了头只是想稍稍踏足修真世界,但是若没有灵根,即便有天大的富贵王权也是枉然。一听说有道修路过他们清河村,全村人表面上争着抢着要热情接待人家,暗地里却是各怀鬼胎。

  村里大部分人都自知自己这辈子是无缘修真了,但是指不准自己的儿女是万里挑一的好苗子呢?哪怕不能得道升仙,多活个几百岁也是值得的呀。再者,村里若是能出一个修真者,那可是天大的骄傲啊。

  不看别家,就只看那村尾的张家。张大柱英年早逝,李翠莲对外泼辣无赖无比,但他们一家在清河村却是有着颇高的地位。原因无他,只因为他们的女儿李姣姣在十四岁时被云游此地的道修看中,随即便被带走前往更加广阔的修真世界去了。

  虽然李姣姣从此再没回过清河村了,但张家的地位在清河村却陡然飙升,其他人家多多少少得顾忌李姣姣的面子,他们表面上对张家处处忍让恭维,可暗地里早骂了他们千遍万遍了。这谩骂里除了泄愤,自然是还包含了几分嫉妒和艳羡的感情。若是自己家里也能出一个修真者,那自然也是能和这张家一般趾高气昂了。

  这次又有道修云游至此,怎么能不让他们兴奋呢。最后争来争去,还是和修真界有些渊源的张家接待了那个老道修。至于其他人,自然是只能带着自家孩子站在门外头看热闹了。

  一番寒暄之后,李翠莲也不管南派宗门与北派宗门有何区分,爱女心切的她小心地问着自己女儿的近况,“道长你看,我这妮子你可认得?”

  那道士摇了摇头,再次强调道:“在下是在北方宗门修行,对南方宗门的道修弟子不甚了解。”

  “哎哟,道长你再仔细想想,可有听说过三年前收进道宗的女弟子里有个个子挺高的,然后长得漂漂亮亮的,性子有些坏的姑娘?”李翠莲说着说着,已经忍不住流下泪来。

  她已经三年没有见过自己的女儿了,只能根据自己之前对女儿的记忆模糊地描述着。早些时候她和大柱还能收到家书,她不识字,只能拿到私塾先生哪儿去。私塾先生当着全村人的面念姣姣寄来信,信里尽是对奇幻修真世界的描写,惹得全村人眼红羡慕无比。可后来,姣姣也不给家里写信了,渐渐和家里断了联系。

  再后来,大柱病重,李翠莲特地跑去请镇上的先生写信向姣姣寻求帮助,但是信发出了许久也没有得到一丝回音。她这才担心起来,修真好虽好,但这条路上困难重重,动辄便有性命之忧。姣姣会不会是遇着不测了呢?

  李翠莲不敢去想那个最坏的结果,只是劝慰着自己,姣姣许是在闭关修炼,一年半载出不来。没事,他们能等!村口的王大夫也说大柱还能活,大柱便硬吊着这口气,一碗一碗的汤药灌下去,大柱却是越来越不行了,还没等来姣姣的回音他便先去了。

  怎么可能呢?明明大夫说了他还有半年可活的,李翠莲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于是将造成一切不幸的根源推到了应小怜的身上。姣姣小时候便爱压着那妖女,使她不能够兴风作浪。这下姣姣外出修行去了,那妖女可不就逮着机会祸害她家大柱么?后来她亲手将应小怜送进了进山的花轿,姑且也算是大仇得报了。

  张大柱死后,李翠莲在这世上就剩李姣姣这么一个至亲了,因此她对这次的云游道修抱着极大的希望,希望能从他口中得知姣姣的近况。

  老道修看着面前满怀希望与泪水的村妇,还是不忍地摇了摇头,答道:“未曾听闻。”

  李翠莲原本还闪着神彩的双眼突然暗淡了下来,傲气惯了的面容仿佛一下子便憔悴苍老了好几岁。“这样么……我家姣姣从小便灵气得很,她一生下来,就有个疯疯癫癫的叫花说她这是有大福气的面相,叫我们改了她的姓。跟了我的姓,我家妮子便有好福气享。我家汉子不肯,但他哪拗得过我,姣姣这才跟了我姓。”

  许是很久没有跟人说过心里话了,李翠莲自顾自地碎碎叨叨了起来。

  “姣姣自小就像个除妖的小道修,她身上有灵气呀,处处能压着山脚的那个妖女。十四岁那年,有个神仙样的道修来到我们村,挨家挨户地问人家女娃的年岁生辰,还特地询问了此处可有姓李或姓殷的女娃。”说到这里,李翠莲露出一丝微笑。

  “我一听啊,就知道我家姣姣的好日子到了。领着姣姣给他一看,那活神仙问过了生辰之后立马就说姣姣有灵根,便要带着姣姣去那个什么玄真派修行。我舍不得啊,但也忍不住为她高兴。姣姣走了之后,那绿眼睛的妖女作孽哟,看姣姣不在便使法子害死我家大柱。”方才还一脸慈爱的村妇在此时却变得怨毒无比,“若不是她,我们家何以变成这个这个样子!”

  “绿眼睛的妖女?”老道修似是捕捉到了自己感兴趣的字眼。

  “是了,道长你有所不知,我们村里有个不知来路的妖女,长了只晦气的绿眼睛。”李翠莲说着还啐了一口,“听说她一出生便克死了爹娘,一个姓古的男人收养了她,就带着她来到我们清河村里定居。这不,长到十几岁,连自己的养父也逼走了,不过谁知道是逼走了还是怎么的了呢。反正从那开始便没人管得了她了,日日在她那山脚的屋里作法害人呢。”

  “那现在呢?她在何处?”

  “嗳嗳,道长你也不用替我们忧心,那妖女早在几日前就嫁给长守山的山神。”说到此处李翠莲得意起来,“若不是我亲自出手,怕她还是不肯呢。”

  “原来如此。”

  那道修皱着眉思索了一阵,便告辞了。他先是去了长守山山脚下的应小怜的家里看了看,无人修缮的房屋破败不堪。仔细调查之后,他也只寻到寻常生活的痕迹,并未找到所谓的法坛邪物。他也不偏信李翠莲的一面之词,又寻得村里的村长询问,事情才开始明朗起来。

  一开始他还对这爱女情切的村妇颇为同情,可听到村长说他们是如何迫害小怜的,老道修皱紧了眉头。应小怜当初只对他说村里人逼迫她去嫁山神,十几年的欺辱与非议她却只字未提。现在想来,真是令他心疼无比。

  这老道修正是改换了样貌的林惊风,原来他对应小怜的怀疑并没有完全消除,事关阿影的魂魄他也不能对外人言说,于是只得自己亲自跑了一趟清河村,只求仔细核实应小怜的身份。

  不过现下他对应小怜的疑虑是完全解除了,明明她是天赋异禀的半灵体,却因为不同于他人的碧瞳而平白遭受了这许多的无妄之灾,怎能不叫人生气呢?林惊风为自己对应小怜的猜忌和顾虑感到愧疚,也为她遭受的不公正打抱不平。

  临了,几乎全清河村的村民都来到村口相送,打头的李翠莲眼泪涟涟,嘱托道:“道长,你便可怜可怜我这为人娘亲的辛苦罢。若是听到我女儿姣姣的消息,可否通知一声,我也好安心。”

  “好,若是我有令爱的消息,一定会通知你的。不过……”林惊风话锋一转,李翠莲生怕他不肯,一颗心突然悬了起来。

  “不过你既知道为人娘亲的百般辛苦与担忧,又为何这样迫害人家的女儿?”林惊风厉声问道。

  李翠莲吓得心脏怦怦直跳,但还是解释着:“我……我何曾迫害过别人家姑娘,道长你,你莫不是搞错了吧。”

  “没有错,长守山山脚下应小怜还是你亲手送进嫁山神的花轿的呢,还有你们的山神——”说到这里林惊风嗤笑了一声,“你们所谓的山神不过是吃人的狐妖罢了,好在小怜从狐妖的手中逃脱又被我救下,她那天资之体才没有浪费。”

  在场的村民们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也都变得难看了起来,“狐妖?天资之体?”

  “是了,应小怜的碧瞳不是妖异之兆,而是天赋异禀的半灵体的特征,所谓灵体,便是日月天地精华所生的天资之体。还有长守山上并无什么山神,只有一只修炼了几百年的狐妖。”

  “不可能——应小怜她,她明明是妖女!”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李翠莲瘫倒在地,“她害了那么多人,就算……就算是什么半灵体,她也是心肠歹毒之人。”

  “到底是谁的心肠歹毒,你们心里不是明镜似的明了吗?”再也看不下去的村长开口了,“十几年来,小怜那丫头可曾做过任何伤天害理之事?人家一个孤女,处处受你们的诽谤排挤也就罢了,你们日日往人家身上泼脏水,她可曾有过半句报复怨毒之言?”

  “咳咳——”说到激动处,老村长咳嗽了起来,“你们——你们才是真正的蛇蝎心肠!你们自己摸着良心想一想,若是你们的儿女在外遭此无妄之灾,你们又该怎么心疼?”

  人群中有几个儿女在外打拼的夫妻羞惭地低下了头,“你们既然知道心疼自己的孩子,又为何能这样狠毒地对待别人家的无辜孩儿呢?小怜一生下来也是有父有母的啊,你们这样做,她的双亲在九泉之下又该怎么安心,又该如何诅咒你们呢?”

  众人安静了下来,没有人再敢说话,李翠莲似是想到了自己的女儿,只是低着头默默地流泪。其实他们心里也清楚,他们身上遭受的天灾人祸绝非应小怜造成的。若是她真有这么厉害,他们如此欺辱于她,就算是有八百条命也是不够死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