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怀璧其罪(1)
一片月2020-01-19 10:533,103

  江流镇向来平和,每日来往如此多形形色色的客商,虽然其中也不乏一些奇人异士甚至修真者,但是却很少发生矛盾纠葛。究其原因,不过是因为江流镇属于鬼宗罗刹门的分堂罹生堂的辖地而已。

  这不,街上两个身着罹生堂外堂服制的弟子只是在街上随意巡查着,往来行人见了却是无不避让恭敬的。他们一人唤作徐叶,一人唤作荀玉,两人面上的神情都有些不太好看。

  本来他们俩都是内堂弟子,更是堂主的心腹。不料前几日魔宗七绝岛的小少爷突然造访,他们两个不知那雌雄莫辩的粉面少年是何身份,平时作威作福惯了,竟然没眼色地出言调戏。

  不过好在那小少爷大度不曾计较什么,否则他们俩可不仅仅只是被暂时被贬为外堂弟子那么简单了。废去一身修为都算小的了,按照惯例的惩处怎么的也该是被碎尸万段。

  目前这境况也算是好的,那心宽体胖的徐叶倒是满足于现状,想着到时候风头过去他们还能被擢升进内堂。但心思活络的荀玉却不甘心就此失了堂主的信任,从此只当一个普通的弟子。

  “胖子,你还记得我们出来的目的吗?”

  “什么目的?我们不是出来巡查辖地有无异常的吗?”徐叶啃着手里的鸡腿,一脸茫然。

  “就知道吃!你忘了昨日我们怎么商量的吗?”荀玉懊恼地打了一下他的后脑勺,当初堂主到底是怎么误把他这股呆劲儿当老实,又把他那蠢劲儿当忠心的。

  “哦哦,我想起来了,要立功!立了功我们就能回内堂了。”徐叶突然想起了正事,说着还四处看了看,“可是今日的辖地也和往常一样毫无异常,我们要怎么立功啊?”

  荀玉摸了摸下巴,一个鬼点子冒了出,“既然无事发生,我们就搞点事情吧。”

  “哦哦,你说的对,我都听你的。”

  “你瞧那边,有个戴着黑纱的女人,我猜她不是绝世美人便是丑绝人寰的丑女。我们便从她下手。”荀玉指了指街那边的一行三人里的黑纱女。

  “我知道了,我们把这个美女献给堂主,这样他就会开心了,他一开心我们就能回内堂了。”徐叶并不聪明的脑袋终于灵光了一回。

  可荀玉还是说:“错!”

  “我们堂主要什么美女没有,可是我们这种小虾米就算奋斗一百年也玩不到什么好女人。所以,我们现在先开个荤,吃饱了再搞事情。”

  “好啊好啊,刚刚那个鸡腿我没吃饱。”

  “算了算了,我不跟你计较。” 荀玉也不知是跟他说话还是在安慰自己。

  徐叶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他立即打断了,“听着,那黑纱美人的两个同伴的脚步轻盈却有力,十有八九也是修真者,你把他们俩引开。到时候你要多少鸡腿,我都买给你。”

  别看徐叶胖胖的,憨憨的,实力却不可小觑。荀玉很是放心地把他拉到一边,仔细地耳语一番,看他听懂了才让他去行动。

  应小怜一行人对即将来临的危险却是丝毫不知。

  江流镇不愧是大镇,街上许多新奇的东西都是应小怜以往不曾见过的。她和尚盈盈池茗他们逛了一路,小玩意和各色小吃也买了一路。银钱对于他们来说自然是不必费心得到的东西,但应小怜囊中羞涩,就算看到什么好玩的东西也买不起。

  池茗心细,看她一路只是他们玩乐开心,却不曾为自己购置什么。又想到大师兄是在深山里捡到她的,由此推测她应该是个乡野女子手上拮据也未曾见过什么世面。

  “师姐,你想吃糖葫芦吗?”池茗笑嘻嘻地问尚盈盈。

  “糖葫芦有什么稀奇的,我早吃腻了。”她漫不经心地答道,一边还四处看着,忙着搜寻其他新鲜。

  “看来就我一人如此孤陋寡闻啊,以前听师兄弟说起糖葫芦我可是馋得很。”池茗一边用不小的声音嘟囔着,一边在街边的老翁那里买了两串。

  “不过……只有我一个人吃也显得我太幼稚了些,小怜姑娘陪我一起吃吧。”

  应小怜看着伸到眼前的糖葫芦不由得一怔,她以前也只是对糖葫芦有所耳闻,从未吃过。在村里经常吃得起糖葫芦的小孩子也只有李姣姣了,她高兴的时候还会分一两颗给自己忠心的小跟班。

  那红红透亮的糖衣,裹着好看鲜嫩的果子,甜甜的香气引得每一个小孩子流口水。应小怜自然也是对它向往已久,没想到它如今这样轻易地就送到自己眼前来了。

  池茗拿着糖葫芦的手往她的方向又递了递,脸上的笑容明亮可爱。

  “谢谢。”应小怜接过糖葫芦,认真地道了谢。她小心地掀开黑纱,轻轻地尝了一口最顶端的那颗果子。酸酸甜甜的滋味,就好像她现在的心情一般。

  原来,糖葫芦的味道竟是这样的,真好吃啊。

  “你们快过来看!”尚盈盈欢快的叫声传来,原来不知何时她已经跑到前头去了。前面围了一圈人,看不甚清楚是在做什么。

  应小怜和池茗也好奇地挤进人群,同尚盈盈一起看起热闹来。

  人群的中央竟然是一群西域的戏班,几个身材暴露热辣,脸庞深邃美艳的西域女子扭着水蛇般的腰身,随着奇幻诡谲的音乐曼舞起来。舞女的身后是乐班,乐师也是清一色的卷胡子红头发的西域人,他们手上拿着古怪的乐器,弹着与中原风格迥异的曲子。

  众人皆是惊异连连,他们此前从未见过这样奔放诡秘的西域人,一下子竟然忘了捧场。直到乐班的老板出来了说话,人群中才猛然爆发出了掌声和喝彩声。

  “谢谢泥们这些中原盆友捧场!”乐班的老板说着蹩脚的中原话,脸上带着友善憨厚的笑容招呼着看客们。

  一个矮个子的西域伙计端着一个古怪的高帽子在人群中走动着,一边吆喝着:“油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尚盈盈看得高兴,很是大方得投了几两银子进那个帽子。奇怪的是,沉甸甸的银子落进了帽子里,竟然如同投如了虚空般毫无动静。她低头看了一眼,明明是大白天,那帽子里却是黑黢黢的看不到底。

  饶是应小怜沉浸在方才的歌舞表演里,也发现了身旁尚盈盈的异样。尚盈盈隐隐觉得不安,把她的发现跟小怜和池茗说了,应小怜一头雾水,池茗却是一脸了然。

  “是幻术,也就是俗世间常说的障眼法。”这后半句显然是解释给应小怜听的。

  “我猜也是幻术,若是二师姐在这里便好了,必定能一眼看破。”尚盈盈愤愤的,一下子觉得自己被耍了。

  应小怜不明白尚盈盈本来高高兴兴的,为何一下子生气了。

  那厢乐班已经换了一个表演了,现在应该是变戏法的环节了。大胡子的老板打开了一个绘制着西域花纹的大柜子,朝人群解释着什么。

  “我来!”尚盈盈高举双手示意。

  “好,就让这位古娘来试试。”乐班老板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池茗不放心,悄悄扯了扯她的衣角,“师姐……”

  “无事,就让我来拆了他这幻术。”尚盈盈赌气地拨开人群,走到大柜子旁仔细观察了起来,还敲了敲听声响以确认这是真正的柜子。

  “来吧,古娘。不会有事的。”

  “哼――”尚盈盈不屑地发出了一个鼻音,然后一脸得意地躺进了柜子里。

  “盈盈姑娘她……不会有事吧?”应小怜有些担心。

  “应该没事的,他们只是些略通幻术的普通凡体,并不是修真者。”池茗嘴上这样宽慰着她,自己的眉头却是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幻术?难道他们的表演都是假的,盈盈姑娘一时未曾察觉也被迷惑,所以才会这样生气?应小怜的想法好似被他看穿了,池茗补充道:“像她这样傲气的人,觉得被骗了就必须得找回场子来才行。”

  大胡子老板拍了拍手,“泥们大家看好了啊!芝麻开闷!”他敲了敲了柜子,然后将柜子门打开,一边还面对人群准备迎接喝彩。

  不料人群中爆发出来的却是一片唏嘘之声,大胡子老板转过身一看。柜子里的姑娘正笑意盈盈地看着他,她的眼里除了高兴还隐含着得意与挑衅。

  池茗和应小怜刚刚松了一口气,两颗悬着的心稳稳地落了下来。就在他们松懈之时,人群外却突然冲进了一个胖子。那胖子体型虽大,但身手着实灵活。不过一瞬之间,人群中间的柜子已然不见――竟是被那胖子硬生生地抗走了。

  “师姐!”池茗一时心急,丢下应小怜一个人便朝胖子逃走的方向追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