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倒霉丫头应小怜
一片月2020-01-19 10:542,670

  清河村的村民常说,应小怜有一只鬼眼,克死了爹又克死了娘,真是造孽。

  小时候的应小怜听不大懂,总是仰着一张白净的小脸,睁着一双水灵的眼睛看那些说闲话的妇人。她这副样子懵懂又天真,却总是无端端的惹得那些村妇背后生出一顿冷汗。

  后来应小怜长大了,她知道了自己和别人有些不一样,便不再随意朝人露出眼睛来。

  是了,应小怜和普通人有些不一样,或者说她有点倒霉,偏偏生了只绿色的眼睛。

  她的左眼总是闪着诡异的碧色的光,那碧色,如同地狱孽火,人间鬼火的颜色。总之,她应小怜不似常人。

  因为这只被视作妖邪的绿眼睛,村民们把应小怜当作不祥人,平日里不敢接近她,到了夜里还得提心吊胆地提防着。

  听人说,山神大人的山头上又出现幽幽的绿色鬼火了,那颜色和应小怜左眼的颜色,一模一样。谁知道是不是应小怜那个妖女又出来作怪了呢。

  太阳落了山,长守山的山头又飘起了幽幽的,似有似无的碧色鬼火。

  清河村的夜渐渐深了,聒噪的蝉鸣和蛙声也渐渐安分了下来。在这个人人安睡的时候,应小怜却总是不得安生。

  “给我,把它给我——”凄厉的声音由远及近传地传到应小怜的耳朵里。她猛得睁开眼,突然发现自己身处于一团漆黑的迷雾当中,唉——她已经忘记这是第几次做这样的噩梦了。

  “你要什么?”她轻车熟路地问,还自顾自地坐在了这片黑暗中。

  “我要,我要……”那人说着说着突然住了口,不知是忘记了那东西的名字还是不敢将它宣之于口。

  “呜呜呜——总之,你把它给我!那不是属于你的东西。”

  “噗嗤——”应小怜笑出了声,她摸了摸自己的左眼,“问我要东西的人很多,可惜我应小怜身无长物,唯这只眼睛有点特别。我见过威逼的,利诱的,还有上来就抢的。但是我还没有见过像你这么呆的。”

  那人仍呆呆地,用一种似是央求的口吻说道:“把它给我把。”

  应小怜站了起来,还拍了拍身上不知存不存在的灰,“你要的话,就来拿吧。”

  只听一阵衣物猎猎作响之声,那人已飞奔到小怜面前。小怜这才迷迷糊糊得看清,这是一个黑色的,形似鬼魅的人。

  不等小怜反应,那人的手不知何时已幻化成一只黑色利爪,向她的碧色左眼袭来。可就在电光石火之间,她胸口突然发出火红色的耀眼光芒,震退了来人。

  那人表现得很是讶异,他捂着被灼伤的手说道:“怎么会?你明明只是一个寻常丫头。”

  应小怜也被惊着了,在以往的梦里,要夺她眼睛的人一旦靠近她,便会被震得灰飞烟灭。可这回,那人不但没有灰飞烟灭,看样子甚至未伤到他几分元气。

  一时间,两人都不敢有所动作。

  “喔喔喔——”

  终于,一声悠长浑厚的鸡鸣声划破了寂静的夜,清河村的天边微微泛起了鱼肚白。

  迷雾开始消散,一切诡异的景象随着破晓消失,应小怜也因此从噩梦中得救。

  “被村里人称做扫把星也就算了,还要夜夜受这噩梦之扰。真是倒霉!”应小怜睁开眼,又嘟着嘴抱怨了两声,才准备去起床做饭。

  应小怜住在清河村长守山的山脚下,她以清风为伴,山水为友,天地为父,日月为母,一个人倒也活得自由自在。

  其实,她也不是一直都一个人的。应小怜有个爹,爹说她是从清河水上漂来的,看她可怜所以取名叫小怜。那应小怜为什么姓应呢,应小怜她爹没有告诉过她,所以她也不知道。应小怜甚至也不知道她爹姓甚名谁,只知道村里人都叫他古大叔,可爹又说自己不姓古。

  古大叔对应小怜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反正有他一口吃的,就饿不着应小怜。但古大叔对应小怜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父女之情,两个人比起父女,倒更像是仅仅两个住在一起的人。在应小怜会说话的时候,古大叔不让她叫他叫爹。应小怜是个犟丫头,不让叫偏偏叫得越来越顺溜,越来越口齿清晰。古大叔也不跟一个小娃娃计较,就随她去了。

  后来应小怜稍微长大了,自己跑去和村里的娃娃们一起玩,却总是受欺负。古大叔看她被人打得一脸青紫,也不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回屋拿跌打酒给小怜治起伤来。

  “爹,他们为什么要打我呢?就因为我一只眼睛是绿色的吗?”小怜忍着眼泪,仰着倔强的脸这样问道。

  “是。他们觉得,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古大叔这样答道。

  应小怜没有念过书,所以听不懂。她喃喃地重复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是什么意思呢?”再问下去,古大叔便不再答她了。

  十二岁那年,古大叔带小怜进山了。为了抵御严冬,他们必须在山里找到足够的食物。

  古大叔和小怜在清河村受到排挤,有时候得自己进山打猎以维持温饱,运气好的时候还能把野兽的皮毛拿去集市卖。

  在应小怜十二岁之前,她从没有进过山。对于长守山,她是好奇又畏惧的。好奇的是山里的独特风光和奇珍异兽,畏惧的是山神大人的恐怖传说。

  在清河村有个传说,长守山的山神是个极古怪的山神,别的神仙不过是需要香火供奉,这位山神却喜吃妙龄少女。

  每隔十年清河村需得向山神贡上一十六七岁的少女,否则将招来天灾人祸。就这样,这种畸形的供奉维持了近百年。清河村的村民自然是不敢说山神大人的坏话的,对于供奉山神他们只好美其名曰“嫁山神”。

  应小怜就这样怀着兴奋和隐隐的担忧随爹上山了……

  就是在那次进山之后,古大叔离开了小怜,并且再也没有回来。

  应小怜甩了甩脑袋,希望把那些不愿再次想起的记忆统统忘掉。可是她越不想回忆,那些回忆越是像潮水一般涌来。

  古大叔带小怜进山之后便让她学着打猎,做诱捕山鸡野兔的陷阱,找狡猾狐狸的巢穴,射杀野猪……进山的三天里,他们收获颇丰,这些猎物已经够他们吃一段时间了,而且猎来的油光水滑的狐狸皮还能做一件大裘御寒。

  说起这几只狐狸,还多亏了老天爷帮忙,让他们在追捕野鸡的时候误打误撞发现了狐狸窝。好家伙,那一窝雪白的狐狸还没来得及从睡梦中睁开眼睛,就被古大叔的撒下的网网住了。

  “一、二、三、四、五。”小怜认真地数着,“爹!一共五只白狐狸,能卖不少钱呢。”

  古大叔不做声,仔细看了看网里的五只狐狸。其中有只狐狸似是通人性,望着古大叔大颗大颗地掉眼泪,黑亮的眼睛里盛满了可怜二字。

  “爹,它在哭,好可怜啊。不如我们放了它们吧。”小怜被狐狸打动了,她小心地扯着古大叔的衣角央求道。

  “我没有教过你物竞天择的道理吗?况且……狐狸狡猾着呢,你现在放了它,说不定它还会反咬你一口。”古大叔说完之后,准备手起刀落就地解决了这几只畜生。

  那只哭了的狐狸似是听懂了人话,它止了泪,眼神里透出一股子阴狠来。古大叔专心地宰杀着一只又一只狐狸,不曾想那狐狸还会耍花招。

  “啊——爹——”一旁的小怜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