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上古凶兽(1)
一片月2020-01-19 10:532,760

  “桀桀桀——”九尺潭下传来阴森的笑声,“一千年,一千年了!终于可以出来了,真乃天助我也!”

  寒铁牢内,凶兽望着它眼前飘着的玉佩,忍不住兴奋地眼都红了。不过它的眼睛生的有些奇怪,不是生在面上而是生在腋下。与其将它形容成凶兽,倒不如说它是一只怪物。它有着羊一般的身体,四肢却不似羊蹄而是人一般的手爪。它长着人一般的脸孔,脸上却并无眼睛,嘴上还长着虎齿般的的利齿。

  “好宝贝,快过来——过来我这——”它迫不及待将手爪从铁牢的间隙中伸出去够玉佩。谁知玉佩竟然往后飘去,“你个调皮鬼!”凶兽只得尽量把手爪往前伸,不料却被寒铁牢判定为它要逃跑,寒铁牢猛然缩小间隙,“啊——卡,卡住了!”

  此时它也只能庆幸这副窘态没有人看见,由于眼睛生在腋下,它的右手又被卡住了,右眼视线受阻。于是它只能抬起左手,左眼的视线追随着玉佩飘往的方向。玉佩一直往上飞,飞出了九尺潭,然后缓缓地落在了潭边昏迷的一个凡人女子旁边。

  倒不是它注意不到潭边多了一个凡人,只不过凡人对它来说,不过是如人看蝼蚁一般,又有谁会留意自己脚边爬过的一只小蚂蚁呢?就连那几个臭道士在这长守后山设置的结界也并未防范凡体,又何况是他这上古凶兽呢。

  那凡人气息虚弱,遍体鳞伤,想必是逃命至此。

  那玉佩落在应小怜身边之后便不再动了,这是要它去救她的意思么?它可是高贵的上古凶兽,要它救助一只蝼蚁般的凡人,还不如叫它去吃十只最难吃的魑魅。好在此时岸边的应小怜昏睡够了,很快便醒来了。她茫然地看了看四周,想起自己是逃命至此。而玉佩已经褪去了光热,安安静静地躺在她身边。

  待看清她的模样,傲娇的凶兽改变了主意。那不是凡人,碧瞳是灵修一族特有的标志。它以前还有几个灵修的好朋友呢,这么说来,救她一下也不算特别没面子。

  “咳——”凶兽发出一声人类的咳嗽声。

  “谁?”应小怜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并未发现什么人的踪影,那声音也不像是胡翠微的。

  “吾乃长守山仙人,不慎被奸人所害受困于此。看你我有缘,故隔空传音于尔。”它朗声答道,装的腔调倒是有那么几分道宗的酸腐味儿。不过凡人在听来大概会觉得是仙风道骨的感觉,反正他们不就喜欢这种调调吗?凶兽暗自腹诽着。

  仙人?莫不是这才是真正的长守山山神,那狐妖只是狐假虎威地在山头作威作福。应小怜看着这九尺潭水汽缥缈,瀑布的崖壁上还刻颇有一派洞天宝地的样子。说不定他真是被困在这里的仙人。

  应小怜大喜过望,如此说来,他应该有能力对付胡翠微。不过他既受困于此,也不知能不能帮得到她的忙。不过出于礼貌,她还是回应了这位神秘的仙人。“仙人,我是长守山下清河村人士,名叫应小怜,不知仙人有何指教。”

  凶兽想了想,或许帮了这凡体的灵修,玉佩才肯回到自己身边。呸,真是吃里扒外的东西!它在心里暗骂了几声玉佩,两只腋下的眼睛一转灵机一动便想好了如何应付那凡体的灵修。

  它也不知“指教”些什么,索性避开了她的问题,而是直接了当地问:“姑娘是否遇到了什么麻烦,或者说,姑娘在被何人追杀?”

  “仙人你被封印在此地,有所不知,这长守山有一狐妖名曰胡翠微,假冒了山神的名号要村民每隔十年献上一名女子供他果腹……”应小怜毫不避讳地将所有事情和盘托出,希望山神能帮她渡过这次的难关。

  “十年才吃一只,也太……寒……残忍了。”他其实想说,这也太寒酸了吧,想当年它全盛时期,打个哈欠都能吞掉半城人呢。不过凡人不好吃,肉也忒酸了些,不过凡人做出的饭菜倒是好吃得很。

  “吃”这个话题成功地勾起了他的回忆,那时候它为什么不肯随父王去九十九重天呢,还不是因为人间有太多好吃的东西了。九十九重天上有琼浆玉液,有蟠桃仙草,有奇珍异兽,这些极珍贵的酒肉果食它早就吃腻了,吃来吃去都是那几种东西,都是那几种味道。不像人间,只说那一道“松鼠鱼”,扬州的醉江楼和榕城的倚月阁做的法子不一样,滋味却是各有各的好吃。

  不过它现在被寒铁牢囚在了潭底整整一千年,一千年来它只能偶尔吃吃鱼虾水草解馋,日子别说过得有多难熬了。若是能出去,它必得先吞了那九个臭道士的老窝,然后把天底下的厨子都抓来给它做好吃的。对了,现在得出去,出去还得靠那个凡人呢。

  贪吃的凶兽敛了思绪,正经说道:“那狐妖真是可恶,竟敢在我的眼皮底下吃人。小红你莫怕,你只需帮我一个小忙解除这禁制,我便可出来除了那妖孽。”

  “是应小怜”她纠正道。

  ……

  此时它口中的那可恶的狐妖正在长守山后山徘徊着。胡翠微在九位真人布下的禁制外踟蹰不前,他没有料到那丫头竟然能跑这么远,还能跑到这禁地里去。这九曲八卦阵是为了镇压上古凶兽所布,为免有心怀不轨之人营救它出去,外围的禁制限制了一切有法术灵力的修炼之人。换言之,这禁制对凡体是没有用的。

  若是应小怜不出来,他也无可奈何。不过她这一进去恐怕也是凶多吉少,要么活活饿死在里面,要么惊扰了里头的凶兽被吞吃入腹。胡翠微现在很焦虑,一来是懊恼到嘴的鸭子飞了,二来是担忧凶兽暴动。

  凶兽可不管他焦虑不焦虑,胡翠微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它的筹码了。

  “不知我一介村野女子能帮上仙人什么忙?”应小怜有些奇怪,仙人应该是很强大的吧,会需要她做什么呢?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要借姑娘一物而已”凶兽想,它帮这凡人解决了那狐妖,她付出这一点点代价也是应该的。

  应小怜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兽纹佩,果然,她应小怜身无长物,唯左眼一只碧瞳和手中的兽纹佩值得人惦念。

  “必须得这兽纹佩吗?”

  “不错,必得是你手中那块兽纹佩。”

  若是要她的眼睛,说不定应小怜就给了,毕竟世间到底没有白饭吃。既要活命,便得付出些代价。虽然她不知自己碧瞳的来历与用处,但它作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还是一直好好地被保护着的。应小怜没有读过书,不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却也懵懵懂懂地知晓这伦理。不过如今情况危急,壁虎尚知断尾自保,一只眼睛也没有什么不能割弃的。

  可惜,它不要她的眼睛,必得是她手中的兽纹佩。这玉佩是古大叔留给她的唯一的东西,也是找到古大叔的唯一线索,若是给了仙人……

  她确是能活下去,但在这茫茫苍穹之下浩浩四海之中,无家无亲,孑孓一身。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这样苟活着与猪狗又有何分别呢?这条命,对于应小怜来说很重要,可有时候好像又不是那么重要。

  “既然如此,仙人可是知道这玉佩的来历?”虽然她已经决定不把玉佩交给它,但话还是可以套一套的。

  凶兽心想,我可太知道了,这玉佩里可是有它半身的灵力修为啊。但它显然不能明言,只得否认道:“并不知晓。我只是看这玉佩灵气充沛,想来是修炼的好宝贝,若是能有它相助我必能冲破桎梏重获自由!自然,我出来之后也会为你解决那狐妖。”

  快些答应吧,一场对两方都有利的交易,何乐而不为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