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狐妖娶亲
一片月2020-01-19 10:542,284

  长守山山神是个极要面子的山神,娶亲当然也得做足了仪式和派头。胡翠微满意地看着山下那群跪拜的村民,浑身的疲累也好似不见了。第一道的“开山门”就好好得吓了那群愚民一顿,不过他们倒是不知道,这呼风唤云的招数消耗了“山神大人”多少的灵力。

  胡翠微想着他的新娘,不知那喜轿内的新娘子会有多水灵呢?想着想着不由得痴痴地笑了起来。他每隔十年便会娶一位美貌的夫人,不但与她相敬如宾还给以极尽荣宠。

  不过一旦夫人年华渐去,胡翠微便会长期给她们服用一种狐毒。这古怪的狐毒一旦发作,人类就会渐渐向狐狸转化。此时胡翠微再趁机吸食她们的人魂,又不造杀孽,身上自然也不会背上业障。

  唯一不好的是,胡翠微会有一段时间不能化成人形,法力也会随之减弱。若不是几年前他一时疏忽,这近百年来积攒的法力也不会退化到如此地步。为了恢复法力,他这次得尽快吸食掉新娘子的生魂,只是可惜不能多玩弄她几年了。

  热闹的迎亲队伍已经快要到达“山神洞”了,喜庆的敲锣打鼓声与鞭炮声混在一起,远远地就能听见了。

  胡翠微赶紧隐了身形躲进洞里,为了保持“山神”的神秘感他从来不在人前现身。有次他也是实在被惹毛了,才现身吓了一次人,也都怪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打搅了他的好事。

  不过就算这样胡翠微并不敢杀生,一旦杀了生身上背了业障,不慎堕入魔道被道宗追杀事小,元寿消减事大。

  喜乐越来越近了,最后在“山神洞”前停了下来。

  “恭迎山神夫人——”媒婆高喊了一声,又朝洞里拜了三拜,这才掀了轿帘搀了应小怜出来。

  应小怜的视线被红盖头遮了个七七八八,只依稀看得见脚下踩着的湿滑土地。

  媒婆搀着应小怜一步一步往洞里走去,视线被遮了之后她的其他感官倒是灵敏了许多。洞里比外头阴冷了许多,还有股子奇怪而熟悉的味道,应小怜一时也想不起这是到底什么古怪味道。

  媒婆又吩咐村民们摆好祭品贴好“囍”字,自己还亲手点了一对大红的喜烛。

  “都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山神大人请上来!”她扭头对后头的一个男人说道。

  那男人赶忙抱了只公鸡上前,媒婆不知从哪儿扯出一条红绸让应小怜牵着,红绸的另一端则系着那只大公鸡。

  “一拜天地——”

  ……

  胡翠微冷眼瞧着他们,心里有些不耐烦。为何每次都是公鸡代替自己拜堂,虽然拜完堂还能把它吃了一饱口福,但为什么就是莫名不爽呢。好不容易等到那冗长的仪式完成,他的新娘子照例被绑住了手脚被“丢弃”在神案前。

  等人都走光了,胡翠微迫不及待地现出形来,他走上前去想掀开盖头看看自己的美娇娘。

  不想应小怜却先动了,胡翠微只好止了步又隐了自己的气息,他倒要看他这小娘子想要做甚。

  只见应小怜窸窸窣窣地从袖中抽出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她先是割了缚着自己的绳索又把那碍事的喜帕掀了。

  应小怜正想快些离开这里,不料她一抬头,只见面前一个红衣美人正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美人红衣雪发,一双媚眼如丝,唇色鲜红欲滴,唯有稍显刚硬的轮廓显示出他是个男人的事实。

  不过待美人看清了她的长相,他的笑却忽然止了,随即转为一副错愕的表情。

  他眼前的新娘不算绝色也绝非凡品,胜就胜在眉目灵秀,尤其是那左边的碧瞳好似是氲了一层水汽般朦胧。

  左眼碧瞳!胡翠微好似想起了什么,“小娘子,你五年前是不是进过长守山?还有,你的右手是不是有一道疤?”

  应小怜一时被这美人骇住了,不知他是人是鬼还是所谓的“山神”,更不知道他为何会知道她五年前的经历。她并不敢轻举妄动,但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不过她下意识攥紧的右手早已出卖了她。

  “难怪……”难怪胡翠微看见她身上隐隐约约萦绕着黑色的死气。她也真是命硬,竟然还活着。

  “小娘子,你还记不记得五年前你和你爹捕了一窝子雪狐,有只雪狐还会掉眼泪呢。”胡翠微笑着问道。仿佛五年前的旧事不是一场死里逃生的噩梦,而是两人美好的初识相逢。

  狐狸惯会骗人,尤其是美貌的狐狸。哪怕不是有意的,无论说的什么,那眉眼流转间似喜似嗔的自然神态便先使人信了三分。

  “你是那只掉眼泪的狐狸——”应小怜忽然想起了洞里的古怪味道是什么,那是狐狸的骚味儿!

  “不错,我还记得你给我求过情呢。你小时候可是可爱多了,怎的大了这样冷淡,一个笑影儿也无。”

  胡翠微不能再杀生了,他得哄这妮子服下烈性的狐毒才能毫无顾虑得吸食她的魂魄。应小怜无心与他周旋,直接了当地问道:“这些年装神弄鬼的就是你这狐妖吧。你搞这山神娶亲到底想要什么?”

  “还能是为什么呢?我们做妖的虽然活得长,但也难免寂寞孤苦。”说到这里,他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妖也渴望爱情啊,你读过诗没有?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多令人……呃……是多令妖艳羡啊。”胡翠微当然是不知道应小怜从来没有念过书,还企图用小女孩都向往的诗中的爱情来打动她。

  应小怜听得半懂不懂的,“那些献给你的女孩儿呢?你既是愿意爱她们,又为何每隔十年便另娶一房。”

  “我是狐狸啊,狐狸怎么可能真的和人一样一生一世一双人。我们有个三妻四妾很正常的呀!再说你们凡人不也娶很多妻妾吗?”

  “真的不是被你吃了吗?”应小怜显然还是不信。

  “人肉可不好吃,还不如鸡肉呢。”胡翠微一边说着,一边提起那只和应小怜拜堂的公鸡。他张开了嘴,露出尖尖的利齿,然后一口咬在了公鸡的脖颈上。温热的鲜血从他的嘴角汩汩地流了下来,流过他白得近乎透明的脖子,最后留进了红衣领口遮住了的胸膛……

  “呸呸——”他吐了嘴里的鸡毛,放下手中停止了挣扎扑棱的鸡:“就是这鸡毛多,不如人来的白净。”说完还露出了一个自以为良善的笑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