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最讨厌的人
一片月2020-01-19 10:532,517

  应小怜被他副样子吓出了一身冷汗,一下子往后退了几步:“你——”

  “小娘子,你救过我的命,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胡翠微不知从哪儿变出了两杯酒,杯里荡漾着琥珀色的液体,散发出若有若无的甜腻香味。“来,喝了这合衾酒,你我做这一世夫妻如何?”

  他慢慢地走近了应小怜,将手里的杯子交给她,“做我胡翠微的妻子,我会爱你一生一世的。”说罢还朝她浅浅地笑了一下。

  美人浅笑,确是倾国倾城。当然,前提是忽略他脸上可怖的血痕,以及身上令人作呕的味道。酒里甜到发腻的香味与血腥味混杂在一起,再加上他身上的狐骚味,真真是难闻极了。

  “呕——”,所以应小怜极不给面子的被熏吐了,不过好在她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未进水米,只是呕了些酸水儿出来。

  她拭了拭嘴角,轻声说道:“我不愿。”

  胡翠微的眉头皱了皱,但也未露出怒色。“那你是不喝敬酒,偏要喝‘罚酒’喽?”他敛了笑意,整个人变得肃杀了起来。

  他的耐性一向不大好,笑脸相迎你不喜,那使使手段你总该应了吧。胡翠微可以有一百种方法让这个女人生不如死,不过他还是决定再给她一个机会。

  “你不愿与我做夫妻,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这妮子总不能让我一直寂寞下去吧。我只是需要一个新娘,你给我找来一个,我便放过你,可好?”说罢胡翠微还委屈地眨了眨眼睛。

  他很清楚,这些年送来的新娘,大多都是不被家人村民正眼相待的。说不恨清河村人,那是不可能的。应小怜在爹走了的这些年里也确实受了不少村民的欺辱,但要做出害人的事情……

  “你在村里肯定有特别讨厌的女子吧,只要把她引上山来,你就可以自由了。”

  特别讨厌的女子吗?她偏着头仔细想了想,答案大概是李翠莲的女儿李姣姣吧。李姣姣从小生的好看,又摊上个泼辣的娘亲,在村里怎么说也是数一数二的孩子王。小时候的应小怜还是挺喜欢她的,李姣姣的名字这么好听衣裳也格外好看,一张小脸生得又伶俐可爱。任是谁都会想和她做朋友的,其中当然也包括了应小怜。

  李姣姣却最讨厌她了,“我娘说了,你就是个妖女,是不知哪里来的野杂种。我们要是和你一起玩,眼睛也变成绿颜色了怎么办?”这是她经常鼓动其他孩子孤立应小怜的话语。童言无忌,却最伤人心。不过应小怜倒不是因为这个才讨厌她的。

  那时候还有个比应小怜还更瘦小的黄毛丫头,她们叫她“小狗儿”。

  “小狗儿,帮我把衣服洗了!”

  “小狗儿,来给我当马骑——”

  “小狗儿,待会儿你就说是你偷摘的村长爷爷家的花儿。”

  ……

  她们真把小狗儿当狗一般来使唤了。不过也是,随自己的娘改嫁到了别处,不就只能过狗的日子么?

  与小怜不同,小狗儿受了李姣姣等人的欺辱也并不敢做声,依旧唯唯诺诺地给她们戏弄。许是她觉得小怜和她是同道中人,因此对小怜格外亲近。在别人对小怜敬而远之的时候,她经常跑去和小怜搭话谈心。就这样,应小怜有了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朋友 。

  应小怜没有读过书,但她也明白做人不能卑躬屈膝的道理,所以对于小狗儿的行为觉得很不解。但她每次跟小狗儿说起这事时,小狗儿总是一言不发,只是狠狠咬着下唇忍着眼泪,良久后才说出一句:“我早习惯了的,你不用替我担心。”

  小狗儿和她的“秘密交往”终于还是叫李姣姣发现了,当天小狗儿便遭了报复——她娘给她去镇上买肉的银钱被抢了。李姣姣放了话,她若指认是应小怜偷了她的钱,便从此放过她。

  隔日小狗儿她娘便带着她来到应小怜家门前叫骂,古大叔拎出应小怜来对峙,“可是你偷的她家的银钱?”应小怜瞥了一眼全身被打得没有一处好皮的小狗儿,慢吞吞地承认:“是我偷的。”

  古大叔回屋取了银钱给小狗儿她娘,顺带着取了藤鞭出来,当着外人的面足足抽了她二十鞭。小狗儿她娘这才满意地回去了,应小怜也就此在清河村落了个手脚不干净的名声。

  许多年后古大叔解释过,打她那二十鞭并不是真以为她偷了钱,而是为了让她记住,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不要随便施舍自己多余的同情。

  当夜小狗儿来向应小怜道歉,“我没有办法,你要是想打我便打吧,我不怕疼的。”说完又觉得哪里不对,“不是,我很怕疼的,你用力打我吧。或者……或者你要我干什么我都可以干。”她说着说着眼里带了泪花儿,好似很怕失去了小怜这个好朋友。

  “我不打你也不要你干什么,我只要你答应我,以后不要这样子了。”小怜抬手,怜惜地擦了擦她眼角溢出的水汽儿。

  “你这是在怜悯我么?我们不是都一样的么?你有什么资格来同情我。”小狗儿猛地打开了她的手,大颗大颗的泪珠忍不住地掉了下来。

  “你以为我很想这样吗?我哪里斗得过命?你好歹有只绿眼睛有个妖女的名头吓他们,我呢?我什么都没有,我若不跪在地上乞求,我什么都没有!”她发泄似的喊完,便头也不回地转身跑走了。

  应小怜第一次见这样硬气又这样陌生的小狗儿,不过这也许会是件好事吧,如果她在面对李姣姣她们时也能如此。

  但是小狗儿最终还是没能对她们硬气成一回,她自尽了。

  那天李姣姣的小跟班发现了她在夜里去见了应小怜,于是愤怒的李姣姣趁小狗儿洗澡的时候拿走了她的衣服。十一二岁的年纪,女孩子们已经懂得了廉耻为何物。小狗儿的身体被李姣姣唤来的二流子看光了。

  她以为自己的一辈子完了,最终她选择在半夜投井。

  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应小怜的第一个朋友就这样没了。

  说起最讨厌的人,她应该要最讨厌间接害死小狗儿的李姣姣,但是她心里知道,她最讨厌的是懦弱的向生活低头的小狗儿。因为她自己和小狗儿太像了,在小狗儿死去的好长一段时间里应小怜都会做噩梦,她梦见自己变成了小狗儿,为了一口饭或者一个正眼就放弃了做人,就卑躬屈节地向所有人下跪乞讨。

  自己最讨厌的人已经死了,和她一起死的还有应小怜心里那个怯弱的自己。若是她答应了胡翠微,那她和为了保全自己而污蔑她的小狗儿又有什么区别呢?

  思及至此,应小怜断然拒绝了胡翠微的提议,“我是不会帮你的。”

  胡翠微恼了,“你既不愿与我做夫妻,又不愿去给我再寻一个新娘来,那你说,我该拿你如何是好?”

  利诱不成,那就只能威逼了。“你这小妮子倒是硬气,我很想看看你在这噬心蚀骨之痛下还能不能硬气起来!”说罢他便单手捏诀向小怜施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夫君是饕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