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狭路相逢
封雷2018-02-12 14:332,799

  第二章

  你不得不承认,幸福的前提就是接受你本来的样子,你的小眼睛宽额头,生性敏感细腻骄傲而又自卑。爱自己,这世界才能清淡天和。

  吃完午饭,乔思博和夏天诚像往常一样打闹着回到教室,夏天诚自然是想着回到教室先和大家玩闹一会,缓解一下上午的压抑。乔思博则是径直回到座位上,拿着水杯打算去教室外面接杯热水,休息一会就要开始下午的学习了。

  “哎呀!”一个刺耳 的尖叫声传进耳朵里。

  “不好意思,我没注意!实在对不起,没烫着你吧?”乔思博在边走路边低头想着下午回家的事,没有注意到前面过来的女孩子,意识到把别人的刚接满的水给撞得洒了出来,立马道歉了。

  抬头一看,是她!怔了一会之后,乔思博连忙低头把掉在地上的杯盖捡起来递给了女孩。

  “没事,以后走路的时候注意一点,别再低着头连路都不看了。”南紫拍了拍身上的水珠,说了句话,就直接走开了。

  南紫是跟乔思博同班的一个女孩子,长得还算眉清目秀,看她的穿着也能看出来是个普通家庭的孩子,但乔思博在偶然间听到宿舍的一个以前跟她一个初中的同学在闲聊的时候说过,南紫的父亲因为早年间在在偷盗的时候被别人发现,在冲突的过程中杀死了一个人,背叛了二十年的有期徒刑。

  大概在南紫的记忆中,父亲的存在一直是空白的,到现在为止,她已经习惯了旁人对她的指指点点,也对母亲的怨天尤人习以为然,甚至说是已经麻木了。她能在母亲指着她的头骂她是扫把星的时候,嘴角依旧挂着微笑。这一切,对她来说,都已经无所谓了。

  乔思博对南紫的印象也只是那个随时随地都在座位上学习做题的女孩子,一整天除了上厕所接水,基本不怎么离开座位,高冷得像一朵在雪山之巅的雪莲花。有一次,乔思博帮着老师发练习册,叫了好几遍南紫的名字,都无人应答,弄得他以为这是别人班的练习册混到自己班上来了,还是班上旁边一个女生给他指了指坐在座位上头也不抬的她。

  “你好,你是南紫是吗?”乔思博还没走到南紫的身边,就感受到了她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场

  “对,给我吧”南紫抬头看了一眼这个抱着一摞练习册的大男孩,直接伸手就要了练习册过来。

  这是到目前为止,乔思博和南紫除了刚才的碰撞之外唯一的一次对话,之后的练习册,乔思博就是直接走过去放在南紫的座位上,南紫也基本每次都是头都不抬一下的继续着自己手上的事情。

  这几乎是这个班上的惯例,因为刚开学不久,大家都从各自的中学升到这个高中来,班上大部分同学相互之间除过和自己同校来的同学熟悉外,生人之间还没什么交往。

  乔思博看着南紫离开的背影,一边去接水一边在心里猜测:她之所以这样一幅生人勿进的模样,应该也是跟他一样,因为年轻而又敏感的自尊心,才使他们想要逃离公众的视野,躲避大家的目光,以免遭受更多的无言的耻笑和已经流传得早已变了样的流言。

  乔思博对南紫慢慢开始了好奇,他想要了解这个跟他一样想要躲避众人的女生,但他对她的了解也只是从别人口中听到的不知虚实的流言,真正知道的只有这个女孩的名字,叫南紫,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好看的女孩子,脸上总是挂着一副不愿与人交谈的表情。其他的,他也一无所知,他不想也不愿从别人口中了解这个与众不同的女孩。

  或许,她大概也只知道他 的名字叫乔思博吧?

  接完水回到教室的时候,班上正站在讲台上清理人数准备讲事情,看到乔思博走到门口,班长不耐烦得催促到,

  “哎呀,快快快,快回到座位上,讲点事情每次都要等你们这些大爷级别的人物。”轻蔑的语气让乔思博对内心感到极其的不满。

  乔思博在眼前的环境中是自卑的。虽然他在班上是个子最高的,但他总感觉自己比别人都低了一个头。

  而贫困又使他过分得自尊。他常常感到别人在嘲笑他的寒酸,因此对一切家境好的同学内心中都有一种变态的对立情绪,当然,这一切里面,除了那个从小玩大的好兄弟夏天诚。就说现在吧,他对那个派头十足的班长傅楚,已经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反感情绪。每次看到他站在讲台上,穿着时髦得令人艳羡的衣服,一边优雅得点着名,一边抬起手腕看手表的神态,一种无名的怒火就在胸腔里燃烧起来,压也压不住。

  点名的时候,一般点到谁,谁就答个到,有一次点到他的时候,他故意没有答到,埋头继续做他的事情,丝毫不理会讲台上的人对他的瞪眼。班长站在讲台上加大音量又叫了一次“乔思博!”,他还是没有吭声。如果在初中,这种情况说不定立即就会引起一场暴力性的冲突。大概因为大家刚升入高中,相互摸不清情况,班长对他这种侮辱性的轻蔑,采取了克制的态度,接着就去点别人的名了。

  “好了,人基本都到齐了,那下面我们就开始说正事了。”傅楚在清点完人数之后,开始了班主任交代给他的任务,“额,我们也开学快一个月了,现在呢,学校要求在校的高一新生都必须得定制校服,校服到手之后就要必须得每天穿着校服,这是为了规范学校的风气。”傅楚在讲着讲着又扬起了他的手腕,漏出他那亮闪闪的新手表。

  “今天是周五,那就星期天晚上回学校上晚自习的时候大家就把校服的钱交上来。每人一百块,交完之后,学校会安排给大家统一测量身高体重。大概就是这样,没什么问题我就结束了,你们就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吧”

  傅楚讲话结束之后,乔思博心事重重地走出教室,他已经被教室压得快喘不过气来了,“教室里怎么会这么闷”,乔思博站在空无一人的教室走廊上,看着操场上的一树一木,想着还是外面空气好,教室里太闷了。

  其实,在这个温度只有个位数的南方小镇,密闭的教室里的气温算是最适宜的,让乔思博觉得喘气不过气来的是下周要交上的那一百块钱。家里已经这么缺钱了,他实在是难以像家里开口要钱了,但他又觉得这恰恰是件好事,如果大家都在学校里穿着校服,也就没人会觉得他那已经快要不合身的衣服是那么 的显眼了。

  “你小子胆还挺肥的嘛,现在敢和班长对着干了”夏天诚从背后过来搭着乔思博的肩上,嬉皮笑脸的说着。他对于好兄弟乔思博刚才不理班长的行为表示十分赞同,他最是厌恶那些喜欢炫耀的人。

  “肥什么呀,我只是不想理他而已。”乔思博放下夏天诚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我还担心这小子事后要和我打架呢。”乔思博事后倒是有点后悔他刚才的行为了。

  “他小子敢!”夏天诚瞪着一双大花眼睛,拳头在空中晃了晃。其实他心里也知道,他这位从小到大的好兄弟心里在苦恼着什么,只是他也明白,他需要的是保护他的那点小心思。

  乔思博无奈得低头笑笑,心里也明白夏天诚出来不仅仅是来赞扬他刚才对傅楚的态度而已。

  有时,乔思博会想,如果没有这个夏天诚的这样一个人的存在,他的生活轨迹会有怎样的变化?我们常常会把我们的友情挂在嘴边,其实男生的友情也可以很煽情,不过,这个煽情的方式却是要打上引号的。以前看古惑仔时,总觉得那些兄弟友谊就是抄家伙,321,砍呀,或者走马夜战,挑灯甩锤,大战三百回合,再桃园结义,称兄道弟。后来发现,平凡小事中的感动或许也最入人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有别于云朵,作别于山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