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众人不信
曾月2020-01-09 14:143,125

  这件事情发生了很多天,可是之后的传言一直风风火火,毕竟弟子们一直都在修炼好不容易有了这样一件事情,自然是要自己开心。

  终于这样的情况,秦云表示,果然八卦在每一个世界都不可或缺,但是他很满意这种八卦,既然敢做这样的事情,还成功的惹怒了他,自然要为之付出一定的代价。

  但是秦云并没有过多的理会这些事情。这些事情只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一点小插曲。最重要的对于他来说还是修行,还有很多谜团没有开,原身的父母到底在哪里也没有找到,而更重要的一点是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这个水平也只能互助这些小人物。在这个世界的框架里其实还是最底层的那一层人士。

  有了系统在,秦云一点都不担心他的修行会有什么问题,但是也正因如此他才要更加迅速的修炼。他想要成为武者至尊,就像他在现实里完美一个游戏一样总是渴望能够做到最好。好不容易能够死里逃生,还来到这个世界,总归是要好好利用资源的。

  他这样想着,反正在这个世界上力量就是最至尊的东西。而自己对于力量的渴求,欲望那么大,自然会更加认真一点,更何况有系统这个逆天的金手指在。

  忽然秦浩闯了进来,秦浩这个小子虽然长得胖乎乎的但是却是对他真的好,他觉得这小子挺实诚,于是也就对秦浩很好,但是这几天,秦浩其实一直在呕气。想起这件事来他就想笑。

  秦浩之所以生气,就是因为上一次在餐厅的时候,他让那个人出丑,秦浩并不在身边。秦浩一直比他更重那些传言因此也一直强烈的要求他出面澄清那些传言,但是他一直觉得不必要,到了那一天,他好不容易觉得有必要了,秦浩又刚好有事情没跟他一起。

  这小子怎么想怎么老实,但就是这一次他说了好多次自己不是故意的,只是看见他们那样实在不顺心,才忽然想放出武魂的,秦浩就是赌气自己澄清传言竟然不叫他,而且还说听说哪一天的场面十分劲爆,自己竟然没有见识到,感觉到很亏欠。带着有事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就然就这样匆匆忙忙的闯了进来。

  秦云看见秦浩进来气喘吁吁的,也没有忙着为什么,赶忙让他坐下来,到了一杯水让他先喝一点儿歇一歇再说话。

  秦浩看似确实十分着急但是他实在说不出话来,于是就着那杯水狠狠地喝了一大口,却又被呛住了,秦云差点儿笑倒,却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一边跟他顺气,一边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你是不知道,上次那件事情之后,他们竟然又有了新的传言。”小耗子说话有些着急,一句就狠狠的喘半天。秦云的眸色暗了暗,他就不知道了最近这些传言,怎么都跟自己挂上关系。

  “这群兔崽子,他们打不过你,就说你是通过不传之秘术,强行觉醒了武魂。”秦云听了这话,若有所思。他想,系统其实也算不传之秘了,这些人要是知道这个传说中的不传之秘就在他脑子里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感想。

  “这群人真是的,不能凭自己的真实才能打过你,就在暗地里搞这些幺蛾子。”小耗子孩子一边愤愤地讲,秦云却感觉有些端倪。总感觉这个事情不是这样简单,不然自己都在那么多人面前树立了微信,为什么这么快又有了新的传言?

  果然是,最怕有心人。

  “走,”秦云露出一抹了然的神色来,事情真是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呢。

  “去哪里?”小耗子总算是休息过来了说话也不再气喘吁吁了,只是他不知道这又是怎么了,自己刚刚说了这个传言,这人就要出去了。想一想上一次的时候自己可是说了多少遍,他都一点都不关心呢,这一次反倒是十分的积极了,可他不知道的是,秦云只是想知道,是什么传言,而并不是想理会。

  然而另一边,秦云想的则是,既然第一次的时候,自己是不想于这些事情有什么牵扯反正清者自清但是传言接二连三既然自己澄清了第一次,自然要清清楚楚的。而现在要做的就是出去探一探口风,他可不保证自己一时冲动会做出什么来,所以一定要把小耗子带上让其他人都看一看自己不能乱欺负,自己身边的人也不能乱欺负,还有就是,补偿一下上一次小猴子不在场。

  “我们去听一听他们还能说些什么?”秦云没有看秦浩,只是扬起头来看了看屋顶,所以秦浩没有看见他眼睛里面黑色流转,刹那之间闪过的一抹狠厉之色。

  秦云的信条一直以来只有一条。既然有招惹是非的能力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他倒要看看这个一直跟自己过不去的人到底是谁。

  这个时间刚好下午,太阳也不晒,换句话说天气刚刚好,大家一般这个时候都在演武场,现在去那里能够听到更多的口风。

  果然他们两个到了那里的时候,延误长里已经有了很多人来去匆匆,都在训练,有的人已经汗流浃背了,可见修炼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当然了这一点上,秦云还是感觉要感谢系统,虽然通过系统他也付出了一定的努力,但是系统就像他的老师一样,换句话说一个学生不论天赋如何最重要的还是要有一个好老师,更何况系统在一定程度上确实很大的减轻了他的难度系数。

  其实他们刚刚以到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的威慑力,很多双眼睛像这里看过来,却再也不敢像之前那一次一样,那么大胆,都是小心翼翼地,到更像是在偷窥。秦浩很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于是他看了一眼秦云,两个人目光相对,都露出一抹了然的笑意来。

  这些人还真是,是强比如若丫要是自己还很弱的时候肯定这个时候已经被流言淹没了,但是现在竟然他一来,大家都已经开始躲着他了,他突然觉得威慑力太大也不是很好这消息就从哪里打探呢?

  秦云想了一下,只好交代了秦浩几句,然后就离开了。只留下秦浩一个人在练武场装做练武的样子。

  秦浩回去的时候,很明显是怒气冲冲地,他就不知道了,秦云到底哪里做得不好了,竟然招致了这么多的传言,他刚刚差点忍不住就要动手了,正好忽然想起了秦云走之前的交代。

  “来来来,先喝杯茶冷静一下。不就是传言吗,我们慢慢让他好看,你可别先气坏了,不然下次又不在。”秦云倒是很想得开,笑嘻嘻地来给他开导,等他休息的好一点了,才开口询问他听到了的传言都是些什么。

  秦浩一提起这件事情脸色煞那就变了,不过立马很好地抑制住了,他毕竟知道什么事情才是最重要的。两个人于是说了一通秦云一直仔细的听着,听着这些事情,不由的反倒是越发感觉有意思了,于是怒极反笑,露出一抹极其恐怖的笑。

  竟然有这种传言,除过那个神奇的不传之秘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他那个传言还确实是有自己的正确性的。但是这些并不重要,在这个力量为尊的世界,力量从哪里来的根本不是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最重要的事情是你有没有力量,没有力量说什么话都是放屁。

  传言说他之所以能突破到九阶武士,还是从没有武魂的九级武徒直接突破的,一定要是通过了什么不传之秘然后并没有自己付出努力,这种方法值得唾弃,所以他们看不起自己。

  秦云听了不由得冷笑,有本事自己去拿不传之秘,自己修炼呀,明明这就是嫉妒,还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他现在终于理解了那些名门正派,就是以前看的金庸或者谁的武侠小说里边那些名门正派的丑恶的嘴脸,真是越看越恶心。

  还说自己没有通过自身的艰苦训练,所以不配作为优秀弟子,跟着他们一起出来历练。秦云真的搞不懂这些人是怎么想的难道对上一些恶兽,它们还会问你是不是通过自身的实力去训练的,然后一次作为评判是被你吃还是吃了你?还是说这些人遇见恶兽,就不会吸取人家苦心修炼的灵力?不会的,那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做一个比喻来说的话,对于秦云来说,那就是一个现代的比喻,就是说不管你是怎样到达终点的只要你最后能够到达终点别人是不会管你开的是拖拉机还是步行。比如一所预言里边关于龟兔第二次赛跑,乌龟不是中途换了一只吗?况且还是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里。

  如果你有力量我也不会笑话你但问题是你没有力量你为什么还要传言别人呢?难道你这样说别人你自己就会有力量吗?显然是不可能。那这些传言又有什么意思呢?还不就是因为嫉妒不想要有比自己强的人好过而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随身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随身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