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别扭
阮笙绿2017-12-27 16:103,304

  既然误会解释清了,她决定既往不咎,彻底翻过这一页重新来过,人嘛,就是要向前看。

  她打定主意了,抬起头来,猛一碰到轩辕卓灼热的目光,竟有些害羞,面红耳赤道:“这件事不如就这样过去吧,我们要向前看,不要老揪着一件事不放……”

  是的,是的,和你谈恋爱才是正经事。望着轩辕卓帅气得过分的脸,吴空的内心早已波涛汹涌。

  轩辕卓松一口气,漆黑如墨的眸子里盛着惊喜,他轻轻拉起吴空的双手,看着她的眼睛,慢慢说:“那我们向前看。只不过,我想知道,前方的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吴空当了轩辕卓好几年的脑残粉,熟知他的一切,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偷拍过他,知道他是那种晒也晒不黑的白皮肤,知道他的眼睫毛有多长,知道脑残粉们形容他的眼睛,仿佛子夜中浩瀚的星空,知道他的左边脸颊上有一颗小小的黑痣,知道他的唇因为天生色艳,曾被一个学姐,拉着当众用卸妆纸巾擦,擦了半天什么都没擦下来。

  自己魂牵梦萦那么多年,喜欢着的人,如今竟然问她,要不要交往?

  吴空激动得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手抖得如帕金森晚期的病患,嘴张了半天,还是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

  见吴空不说话,轩辕卓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说:“我知道你不肯的,但还是不死心想问一下。 你好好养病吧,我先回去,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说完,转身就走,吴空急了,光着脚跳下床,几乎是扑着上前,抓住了轩辕卓的手,“我同意,我同意啊。”生怕他走了,她说话的语速又快又急,小脸红彤彤的,“你……你别走。”

  轩辕卓转过头来,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你说什么?”

  “我、我说我同意跟你交往。”吴空结结巴巴又重复了一遍,“你、你别走。”

  下一秒轩辕卓就将吴空抱住了,两只胳膊收得很紧,勒得她有点难受,但是她才不在乎这点难受呢,被喜欢的人抱着,这种事情,不是做梦就能梦出来的,她真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就算下一秒就被勒死了,也死而无憾。

  “真像做梦一样。”轩辕卓在她耳边喃喃。

  吴空含泪点头,谁说不是呢。

  两人抱了半天,就听门口传来一阵十分刻意的“咳嗽”声,轩辕卓慌忙放开她,回头,便看见哥特风的林校医,站在门口,正望着他们俩,笑得一脸痞气。

  “就这么会功夫就搞定了?你真够可以的。”林校医走进来,拍了拍轩辕卓的肩膀,冲他挑了挑眉,“不过,想约会就去学校小树林,别在我这里约,我这里可是医务室。”

  约会两个字让吴空心里暗爽,但是女孩子嘛,毕竟要矜持点,于是她低下了头,摆出一副娇羞样。

  果然轩辕以为她害羞了,向林校医道了谢,拉着吴空的手,离开了医务室。

  吴空向来是个不安分的,医务室没少来,非常熟悉这里的一切,医务室出门左拐就是大门,从这个门出去是后勤大楼的后面,是片梧桐树林,是学校里情侣们最喜欢的出没的地方,人称情人林。吴空做梦都想跟轩辕卓一起去逛一逛。

  这回梦想就在眼前,于是她出了医务室的门,就往左拐,却被轩辕卓拉住了。

  “去哪?”他睁着漆黑的眼,问她。

  “情人林。”吴空脱口而出,下一瞬又后悔了,觉得自己这样实在显得太急不可耐了点,虽然她确实是急不可耐。

  “情人林?”轩辕笑起来,“我们学校有这种地方?”

  “当然有了。”吴空还以为他不知道,转念一想,他在学校里一向冷冰冰的,除了吃饭上课,就是在学校训练,或者外出训练,几乎不会闲逛,不知道学校里有这么个地方也没什么奇怪的。就跟他解释说:“从后勤大楼后门出去,有片小树林,情侣们都爱去那里约会,所以大家都叫它情人林。我……我不是想跟你约会啊,就是看你不知道,跟你科普科普。”

  轩辕先是笑,接着又皱了皱眉,“我知道知道后勤大楼后门的小树林,可那里不是学霸们学习的地方吗?怎么会是约会的地方呢?你别听林校医瞎说,他逗你玩的。”

  “学霸们学习的地方?不可能。”吴空不相信,毕竟这情人林她来过不是一次两次了,怎么会记错?说着就拉着轩辕顺着自己的记忆的路,往左边走,可是左边是长长的走廊,走到头是厕所。

  轩辕看着一脸纠结的吴空,拍了拍她的头,温柔微笑:“你是不是还没清醒?实在想去树林的话,我带你去。”

  说着带着吴空,往相反的方向去,果然来到了吴空记忆中的那扇门,门外便是她熟悉的树林,只不过树林里果然没有情侣,而是一个个或捧书默读,或练习英语听力的学霸们。

  吴空挠了挠头,真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这里实在没有什么好呆的。”轩辕牵了她的手,提议:“你要是不累的话,我们去白鹭湖附近转转吧。”

  白鹭湖是位于学校中心的湖,是个天然的小湖泊,跟吴空失足掉下去的那条江陵河出自一脉,据说江陵大学办学之初,就是围绕着湖设计建造的,湖景美则美矣,只是离老师们的办公楼太近,总有种被监视的错觉,所以同学们并不爱往这边跑。

  吴空平时也有些抵触,但是轩辕要带她去,就算是刀山火海,她也是愿意的,就点了点头,兴高采烈地说:“好啊,我现在一点也不累。”

  轩辕卓望着吴空,微笑的眸子里有些差异,“你今天精力真好。跟平时不太一样。”

  吴空心里咯噔一声,心想,坏了,是不是自己热情过头了,是不是应该欲拒还迎才显得矜持?她涨红了脸,挖空心思解释,“今天……呃……睡多了……想走走。”

  轩辕笑起来,轻轻拍了拍她的头,“走走好啊,多走动身体会更健康一点。我巴不得你每天都这么精力充沛,我就能每天都带着你到处走走。”

  他的手很大,动作却很轻柔,乌黑的眸望着她的眼神,若她没有自作多情,那眼神应该叫做“爱怜”吧。

  吴空被这个眼神电到了,别说皮肉了,骨头都酥透了,哪里还懂什么反驳?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只知道傻呼呼地点头。

  轩辕带着吴空慢慢走在去白鹭湖的路上,微风轻拂,将吴空全身的热气吹散,她也慢慢找回了理智,只觉得今天的学校跟平日里完全不同了。

  这种不同并不是建筑和摆设不同,相反的,无论是建筑还是摆设,或者是花坛、雕像,都是熟悉的不同再熟悉的,只不过……感觉很别扭,至于哪里别扭,吴空一时也说不上来。

  吴空身高一米六,轩辕卓一米八五,两个人有二十五公分的身高差,走在一起,吴空只能仰头看他。她时不时仰头去看他的脸,只觉得他的侧脸越看越好看,就连脸颊上那颗小小的痣也可爱的很,忍不住嘿嘿傻笑,私自将别扭的感觉,解读为:单身狗和情侣的视角差异。

  穿过过承德楼,冰淇淋甜甜的味道飘来,吴空拽住了轩辕卓开心问:“想不想吃冰淇淋?我去买,我知道你最喜欢吃甜食了,尤其巧克力口味的冰淇淋,来者不拒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吴空的错觉,轩辕卓似乎皱了下眉,随即恢复温柔的微笑,问她:“你想吃吗?我去买好了。”

  “不,不,我去。”吴空说着,撒着欢朝右边跑,被轩辕一把拽住。

  “这边。”轩辕指了指左手边,无奈笑道:“我陪你去吧。”

  吴空挠了挠头,往右边看,果然看到那边是马路,冰淇淋店所在的二食堂却在左边,跟她记忆里的完全相反。

  怎么回事?

  吴空皱了皱眉,满腹狐疑地跟着轩辕去买了冰淇淋。买冰淇淋的时候,轩辕只给吴空买了一个,自己没买,吴空纳闷道:“你不吃吗?”

  轩辕摇头,“你吃吧。我吃不了甜的,更吃不了凉的。”

  吴空拿着冰淇淋一脸的不敢相信,她以脑残粉的名义起誓,她不止一次看到轩辕在这里吃巧克力冰淇淋,有时候训练不顺利,或者心情不好,还会连吃三四个。难道说之前看到的都是她的幻觉?还是眼前根本就是一个假的轩辕?

  “你真的是轩辕卓吗?”心里藏不住事的吴空,想到了话就顺嘴溜出来了。

  轩辕微笑歪头,突然俯身,将脸凑到她的面前,“我觉得我是。你觉得不是,就自己看。”

  帅气逼人的脸猛地在眼前放大,吴空大脑一空,差点溺死在他眼中的浩瀚星空中,心“噗通、噗通”跳的太大声了,她赶紧别开眼睛,闷声啃着冰淇淋,快步走出冰淇淋店。

  太太太……帅了。贴那么近,她的心脏怎么受得了?

  “等等我。”轩辕卓追了上来,牵起她的手,紧紧握在手心里,“你还真是睡多了,方向都分不清了,我还是好好牵着你吧,省得走丢了。”

  温柔的声音,温暖的手心,无奈的眼神,让吴空又有点懵了,失去了语言能力,任凭他牵着自己往前走。

继续阅读:8.镜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镜像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