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这是哪里?
阮笙绿2017-12-25 14:262,094

  2017年6月16日,吴空死了,享年十九岁零三个月,死得原因很搞笑。追狗头卡桥洞里,使劲往外拔头的时候,掉水里淹死了。

  在死之前,眼前也许闪过了传说中的人生走马灯,但是那个时候吴空醉得太厉害了,什么也不记得,只记得那晚风很冷,水很冰,头顶上的月亮亮得仿佛舞台上的灯。

  她暗恋一个人那么久,到死连他的一根小手指头都没摸到,她死不瞑目。

  据说死前怨念太深是会变成厉鬼的,果然吴空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浑浑噩噩之后,重新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雪白的一片,周围很亮,头顶上没开的吊灯,颇有几分哥特风,墙壁上贴着80年代摇滚巨星的海报,鼻翼间全是消毒药水的味道。

  吴空不敢动,眼珠子骨碌碌乱转,心里开始腹诽。

  这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地府吧?

  现在的地府都这么时髦了吗?

  我呆会是不是要去见阎王?带他去见阎王的牛头马面会不会是帅哥?阎王会不会是个帅哥?

  可是……天下的帅哥都没我轩辕学长帅……啊,轩辕学长,我死了,你是不是就清净了? 会不会有不怀好意的小妖精来勾引他?跟他牵手、拥抱、接吻、生娃……

  想到那个画面,吴空气得想诈尸,于是真就直挺挺从床上坐了起来。

  坐起来目光所及,竟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不但熟悉,简直朝思暮想,她愣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这地府服务态度真不错,牛头马面都幻化成她喜欢的人模样来引渡她。

  没错,面前的人长着轩辕卓的脸,不但那张帅脸是,身体也是,那修长紧致的身型,乌黑的发,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他甚至还冲她微微一笑……

  那一笑,简直就是“春风十里,不如你”,吴空哪里受得了这个刺激,当场就愣在那里了。

  长着轩辕卓面孔的帅哥见吴空呆滞的脸,紧张起来,走过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脸,“怎么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说着又将手贴在她的额头上,试了试温度,“烧已经退了呀。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说,林校医去吃饭了,一会就回来。”

  他贴得那么近,她甚至能清晰地看到他长而翘的睫毛,能够感受到他的鼻息,甚至能看到他乌黑的瞳孔里倒映出的,小小的自己。

  她哪里享受过这种待遇?脸红的像个大番茄,他再多来点温柔,没准下一秒,她就要喷血而亡,而且喷的还是鼻血。

  果然不是轩辕卓,吴空一边幸福的发蒙,一边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要发蒙,一边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要发蒙,一边又忍不住更加蒙圈。

  也许是吴空的脸实在太红了,长着轩辕卓面孔的帅哥又担忧起来,再次将手贴上她的额头,奇怪皱眉,“温度怎么升高了?又发烧了吗?你先躺下,我去叫林校医。”

  说着转身快步离开,吴空如放了气的气球,全身冒着幸福的粉红色的蒸汽,软软倒在床上,不省人事。

  2017年6月不知道哪一日,吴空又死了,享年依旧是十九岁零三个月,死因,幸福死。

  不过这次死亡时间不太长,她还没细细回味完轩辕卓的细心体贴,没回味完他手心的温度,就连他身上好闻的柚子香味都没回味完,就被人晃醒了。

  “吴空,好啦,起来吧,别装了。”有个女生在说话。

  接着又是另外一个女生的声音:“人家可是不眠不休在这里守了你一夜,你就别在拿架子了。”

  这两个声音熟悉又陌生,吴空正在想这难道也是地府的什么特殊服务,一睁眼就看到了两个女生的脸。

  一个细眉细眼,戴着大框眼镜,红色短发,穿着时髦的吊带裙,一个身材略圆润,穿着合体的粉蓝色连衣裙,手上拎着大大的购物袋。

  吴空看着这两个女生,愣了半晌,才结结巴巴说出两个名字:“刘佩佩?文悦?”

  “你那么惊讶干嘛?除了我们俩,还会有谁来看你?”红短发的刘佩佩撇了她一眼,对她的表现颇为不满,“悦悦,你看到了没?我们跟她这么好,有什么用?在我们面前还装可怜呢。”

  “等等……我跟你们很好?”吴空笑起来,心想,这地府的消息也不怎么灵通嘛,假扮她的死党,也至少要扮成606的姐妹,怎么会是刘佩佩和文悦?

  刘佩佩和文悦就住606隔壁的607,跟606的吴空出了名的不对付,她们两个都是那种典型的学霸女,认真死板,认为追求美丽是女人落后的原罪,只有放弃第二性征,认真学习,才是将来在社会上生存下来的根本。

  只不过,这都是过度活跃犯吴空去605进行友好外交时感受到的,她的其他三位室友倒不觉得,毕竟她们也不搞友好外交,平日接触到的都是比较开朗的人,阴郁二人组,她们根本不怎么接触,也不太在乎。

  想到这里,吴空又笑起来,“刘佩佩和文悦哪里是你们这个样子?刘佩佩的眼镜可没这么时髦,就跟我爹那个年代的酒瓶底一样,头发是短的没错,但是是黑的,而且发黄,她也不会化妆,毕竟,人家要好好学习?文悦,你这个样子就更不对了,看看,还拎着购物袋,这小奢侈品牌的包,少说也要两千块吧,文悦可是说了,不当吃不当喝,买这个的人,脑子都有问题。”

  她哈哈笑完,面前的两个人,脸当时就绿了,绿了又青,之后刘佩佩竟然哭了,“天哪,吴空,你是不是被水呛傻了?失忆还是记忆错乱?悦悦,我们要不要送她去大医院?光在学校医务室躺着,别再延误病情。”

  文悦也有点不知所措,掏出手机就要拨120,被吴空一把拽住,“等会,你们说,这是哪儿?学校医务室?不是地府?我没死?”

继续阅读:6.男神的温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镜像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