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截然不同
阮笙绿2018-01-02 14:162,532

  那天两个人一直逛到九点钟,轩辕卓才将吴空送回宿舍,在宿舍楼下碰到了刘佩佩和文悦。

  她俩刚从自习室回来,抱着书,一脸生无可恋。

  吴空看了就觉得新鲜,毕竟在那边,看多了刘佩佩和文悦和书本如胶似漆、缠绵悱恻的表情,如此冤家似的,着实好笑。

  刘佩佩和文悦也一眼就看到了吴空和轩辕卓,两人似乎找到了八卦,眼睛立刻就亮了,一脸坏笑晃过来。

  “学霸就是好,还有一个月就考试了,还能悠闲谈恋爱。”

  “就是,哪像我们,天天苦哈哈泡在自习室里,还是担心会挂科。”

  刘佩佩和文悦的打趣,听得吴空浑身舒爽,在那边,这种话一般都是她去酸别人,哪里有资格被酸。

  就好比,很多人都希望有朝一日被人指着鼻子骂:“你有钱了不起啊?”或者,“长得漂亮就能胡作非为吗?”

  吴空成绩一向不温不火,考大学全靠笨法子死磕,这回算是过了把学霸瘾。

  她心里过瘾,但也知道人设不能崩,只能装出淡定的模样,回呛:“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你们是活该。”

  哇哇哇,这样教训人真是太爽了。吴空真想仰天大笑。

  轩辕卓是个好脾气,见是吴空的朋友,也把她们的话放在心上,跟吴空道别说:“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我们明天见。”

  吴空朝他挥手,心里头恋恋不舍,“再见。”

  轩辕卓也抬起手来挥了挥,这才转身走了。

  吴空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久久都挪不开视线。

  刘佩佩和文悦两个活宝,学着轩辕卓和吴空的样子,缠绵悱恻起来。

  “达琳,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我们明天见。”

  “再见,亲爱的。么么。”

  “么么哒。”

  “哈哈哈哈……”

  吴空回头瞪她们一眼,脸微微发红,转身就走,不理她们了。

  刘佩佩赶紧追了上来,边追边笑:“哎呦,害羞了?看这小脸红的。”

  “都说爱情是最好的保养品,还真有道理,你看,吴空是不是变漂亮了?”文悦也紧跟其后。

  刘佩佩赶紧掰过吴空的脸,好好研究起来,“真的唉,皮肤好像都变嫩了。”

  吴空猛地被刘佩佩那么近距离打量,有些心虚,很怕她看出来,自己不是原来的吴空,赶紧推开她,双手捂着脸颊,佯装生气:“哪有那么夸张?”

  文悦笑嘻嘻撞了撞吴空的肩膀,挤眉弄眼,“说真的,你是怎么想通的?之前人家可是追了你好久,你死活就是不答应,我们可是都知道。就为了这,好多迷恋轩辕的学姐学妹的,看你碍眼着呢。”

  怎么想通的?根本不用想啊,她本来就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虽然,喜欢的是另外一个世界的轩辕。

  当然这话,是不能说出口的,吴空更加心虚了,随口说:“就……就那么想通的呗,他……他对我挺好的……”

  “这就对了。”刘佩佩开心地揽着吴空的肩膀,“之前问你为什么不答应人家呀,你也说,因为他对你太好了。我心想,这不有病吗?还有人希望自己的男朋友对自己差劲的?还以为你喜欢《五十度灰》呢。这下好了,终于正常了。”

  吴空纳闷,抬头望刘佩佩,她时髦的大框眼镜后面,一双眼睛十分明亮,亮得她都愣住了,因为在原来的世界,她从来没看清过埋在书堆后的刘佩佩的长相,从不知道,原来她的五官如此清秀。

  这一愣,就愣了半晌,许久才想起来,自己要问的问题,“我……我以前嫌他对我太好,才不答应他的?为什么?”

  “你自己的事,你问我为什么?脑子真进水了?”刘佩佩又抱着她的脑袋晃了起来。

  文悦过来抢救下吴空的脑袋,帮腔:“不记得了其实也挺好,也不是事事都要记得那么清楚的。”

  “也是。“刘佩佩放开了吴空,三个人打打闹闹上楼去了。

  可这一路上,吴空心里都十分纳闷,她很想弄清楚这边的自己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也很想知道她发生过什么事,不是好奇,是因为她觉得那是另外一个她,她不相信,她是别人嘴里说得那样不堪。

  但是刘佩佩和文悦似乎不愿意提起了,吴空试探着问了几次,她们俩都巧妙地避开了。

  各自回宿舍,吴空推开606的门,里面空荡荡的,周栗她们还没有回来,她松了一口气,赶紧先去洗了澡,换了这边吴空的黑色睡衣,躺在了床上。

  白天睡多了,晚上哪里睡得着,吴空抱着手机,难免胡思乱想起来。心不在焉玩了一会自己的手机,她又拿起了这边吴空的手机,解锁,打开了微信,想了又想,最后还是点开了文悦的微信,发了一条消息:

  “睡了吗?”

  那边回得飞快:“没呢。这么快就想我了?”

  吴空笑起来,回:“想你了。”

  那边回了一个“来陪睡”的表情包,吴空也想回个表情,可惜翻了翻,才发现,吴空的手机里根本没存表情包,只能回文字:

  “我可能真摔到头了,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说辞跟骗轩辕卓的一样。

  文悦:“这么严重?要不,明天我和佩佩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吴空:“不用了,也不是什么大事,不疼不痒的。就是有些事,想不起来了,想问问你。”

  文悦: “啥事?你的事,我最清楚了。不过,头真没事?万一哪天一张嘴,脑子里进得水就顺着嘴喷出来了可咋办?”

  吴空:“去你的吧?我又不是葫芦娃。”

  文悦:“哈哈哈哈……”

  吴空:“佩佩刚才说,我以前嫌轩辕对我太好?”

  那边过了好久才回。

  文悦:“还在纠结这个啊。唉,我都说了,想不起来就想不起来了,可能是上天可怜你,才让你想不起来的。”

  吴空:“你这么一说,我更好奇了好吗?”

  文悦发来一个叹气的表情,“还不就是你举报606的赵轻用小电器那次,你俩不打起来了吗?学校让叫家长。你妈来了之后,当同学面打了你两个耳光,说你是个惹祸精,说你不招人喜欢,以后谁对你好,肯定是脑子坏了,得倒大霉。然后你跟你妈打了一架。我和佩佩帮你来着,那一仗,打得痛快!”

  文悦显然是在故作轻松,吴空听了心里却似被大石头堵住了一样难受。

  小电器事件之后,她妈范女士确实来过学校,不过不是被学校叫来的,是在电话里,听她说宿舍楼差点着火,吓得连夜开车赶过来的。

  下车就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检查了她一遍,看她完好无损,甚至胖了一圈,才放下心来。随即从车上拎下来大包小包的零食,在宿舍里见人就给,让大家多多照顾吴空,说她家傻闺女就靠大家了,云云。

  她是从小被范女士宠大的,从来没想过,如果范女士当众扇她耳光,咒她不会有人喜欢,会是什么感觉?

  她想都不敢想。

继续阅读:14.见家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镜像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