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唐氏家族(二)
刘小哐2018-03-15 19:483,187

  唐散金的家族里也有针对长相清秀男孩子一些特别的训练,这些男孩子长成之后,都会有着女人的爱好和习惯。

  然后就会被派往各地,送给有这种喜好的人,来换取家族想要的信息。

  一旦走上了这条路,他们就注定再也回不到家乡,也注定会有 很悲惨的下场,如果能在二十五之前死去,反倒是一种解脱。

  换做是唐散金,他宁愿死,也一定不愿意成那样。

  所以唐散金并不讨厌他们,反而很佩服,佩服他们愿意为了家族而牺牲到如此地步。

  但他实在不喜欢眼前这个人,不喜欢到忍不住露出厌恶的表情。

  这个人就是杀手“蜘蛛”,一个为了出名,什么人都能杀的人。

  蜘蛛曾经有个很好的朋友,但却被他当成了杀手这条路上的“投名状”。

  蜘蛛还曾经对人说过,一个杀手是否真的合格,不在于他杀了多少陌生人,而是他能不能杀了最亲近的人。

  唐散金可以肯定,如果不是蜘蛛的父母双亡,他一定会为了出名而毫不犹豫的亲手杀了自己的双亲。

  “蜘蛛”还有洁癖,每次杀完人都会在现场做一遍清洁,甚至还会按照他的喜好给尸体换一身衣服,当然,他也会拿走一样东西。

  他说这不是偷,是纪念。

  “这就是我的一个习惯,也是我的标志,只要大家以后看见,就知道是我蜘蛛干的。其实我还有个习惯,就是在杀人之前,也会帮他打扫卫生,只是这个被大家都忽略了。”

  这几年,他确实成名了。

  臭名昭著。

  蜘蛛接着说道。

  “人人都怕‘死’字,以为碰见这个字就是结束;可我最喜欢这个字,对于我来说,杀死一个人,就是下一个任务的开始,‘死’这个字是我的幸运字。所以我会对我亲手送上黄泉路的人,有一种老母亲般的感觉。”

  唐散金不明白为什么家族会决定让他和这个人合作,他只要一想到蜘蛛在杀了人之后,还会对着尸体旁不慌不忙的,像一个老母亲一样打扫房间,就忍不住想吐。

  他也杀过人,但从来不折磨人。

  即使是死人,他也会最大程度的给予尊重。

  蜘蛛忽然问他说道。

  “刚才你为什么不动手?为什么还要阻止我动手?”

  唐散金沉默,好像是无法回答。

  他其实是在防着蜘蛛在这里突然把那两人杀了,虽然知道假的“唐先泽”和“唐令”活不了多久,但他也不想看见这两人死在自己面前。

  蜘蛛又问他。

  “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知道了。”

  唐散金点头,他确实已经知道了,蜘蛛是个变态,然而他问蜘蛛。

  “你打算怎么对付他们?”

  蜘蛛反问他。

  “你见过猫抓老鼠吗?”

  唐散金实在不想和他纠缠,冷冷的回答。

  “没有。”

  但蜘蛛却很乐意跟他分享。

  “有一种性急毫无特色的猫,捉到老鼠会立刻吃掉,还有一种猫,他会和享受进食前的心情,一定要反复把玩他的猎物,让猎物心中的各种恐惧、愤怒还有后悔全部都展现出来,筋疲力尽之后,再吃掉。我就是这种猫。”

  蜘蛛站在窗口,风吹了进来,他的衣服很轻,被吹得衣炔飘飘,有几根发丝被吹起,在他的脸庞飞舞。

  他的眼睛很亮,表情很温柔。

  雪肤、黑发、红衣。

  如果这不是一个双手被血浸透了杀手,唐散金都会觉得自己心跳加快了好几拍。

  蜘蛛忽然笑了一下。

  “我会让他们去水城。”

  “为什么?!”

  唐散金声音高了起来。

  尽管他是“羽毛”,接触不到核心信息,但这几年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也从细枝末节了解到水城是家族新增的一个处决之地,如果一些难解决的家族的敌人,都会把他们引到水城。

  他几乎忍不住想打蜘蛛一拳。

  尽管知道鹿九和司马箜被家族盯上已不能逃脱死亡,但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存了一点希望。

  蜘蛛又笑了,转动着又黑又亮的眼珠子。

  “你为什么会不高兴?难道你刚才不是故意把齐超透露给他?”

  唐散金偏头,恨恨的回答。

  “我也只是按照命令办事。”

  蜘蛛冷哼一声,看着窗外。

  “你不觉得,直接杀了他们其实很没有意思?他们早该死了,只不过凭借着小聪明才偷偷活了这么久,想一想,我觉得不甘心。”

  “你就那么肯定,他会进水城?”

  唐散金忍不住问。

  蜘蛛笑着点头,用手摸了摸如墨的头发。

  “你有没有研究过人?”

  唐散金沉默,他不想和蜘蛛说太多的话,这个人太狡猾。

  “如果你研究过人,就应该知道,人都是不可信的,越是亲近的人越会出卖你,主动来帮你的人,一定会害你,对你越恭敬,心里就对你越仇恨。”

  唐散金忍不住回嘴。

  “你在说你自己?”

  蜘蛛愣了愣,笑了。

  唐散金又问。

  “你怎么能确定,他一定会去水城?”

  “他当然会进水城,他想报仇,就一定要趟这趟浑水。这样就能很快就会找到杀人凶手,很快就会找到‘财神’,不断的胜利一定会让他觉得自己很聪明,但每次都是空欢喜,如果他足够聪明,一定还会怀疑他身边的人,这样他们就会自相残杀;鹿九绝对想不到,他就像是一头被蒙上了眼睛的驴,正被一步一步的引到了屠宰场。”

  “可杀人凶手,不就是你吗?”

  蜘蛛捂着嘴笑了。

  “你弄错了,我只是一刀砍下了他的头,作为我和新朋友的见面礼。”

  “我说的是衙门里收到的那只短箭,那具骷髅,其实是你杀的吧?”

  蜘蛛看着他,笑容还在,只是眼神渐渐冷了下去。

  唐散金继续问道。

  “为什么会在那天放出那只短箭?那个时候,你我都还不知道他们是假的。”

  蜘蛛轻轻的撩了一下风吹散的头发。

  “那是因为……我早就知道县衙里有鬼,我想看看鬼会不会是那具骷髅。”

  蜘蛛说完,似乎觉得这句话很好笑,一直笑个不停。

  唐散金知道他说的是假话,但不敢说穿。

  他忽然又对着唐散金说。

  “如果我也一刀砍了那个假‘唐先泽’的头,真想看一看,你会是什么表情。”

  他开心的笑着,不去看唐散金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但是你也不用怕,比起他的头,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一个让我们担心了二十年的人,终于露面了,我不得不先去解决了他。”

  二十年?

  这个蜘蛛也不过才十九岁。

  唐散金在脑中闪过了一个念头,但很快就被他压下去了。

  蜘蛛微微叹气。

  “我的心情真不好,我想去骗一个年轻人,而不是去追杀一个老瘸子。”

  说完一纵身,已经离开好远了。

  唐散金看着他离开的方向,气的脸都红了。

  身后响起了脚步声,他不用回头也能听的出来,是库房的老头,也是一个老“羽毛”。

  一生都在辗转于配合完成各个任务,既没有朋友,也没有家人,年老之后,就成了掩护“羽毛”的“羽毛”。

  家族一向最喜欢年轻人,每次立下赫赫功劳的也是年轻人,但他们一旦老去,就会面临着被抛弃的危险。

  每年都有人老,每年都有年轻人,所以家族里的争斗一直很残酷。

  这个老头甚至都没有固定的名字,和所有无足轻重的老羽毛一样,大家都喊他“老唐”。

  老唐进来,他刚才已经在门口听到了一切,“羽毛”之间没有秘密,他们相互监视、相互制约。

  他当然也听到了蜘蛛骂他是个又老又丑的臭老头。

  但他一点也不生气,蜘蛛本来说得就是实话,他的确浑身上下都是蜘蛛这种年轻武功又高的人可以嘲笑的地方。

  而且他已经年纪大了,完成这个任务,他就可以退休,然后就会被家族发配到一个地方去做简单的任务,比如保持后勤供给,比如当后辈的跟班。

  他无儿无女,努力完成任务就是想在自己年老力衰 的时候,家族会念他的苦劳而不会丢弃他。

  他本来是应该担心自己的,但他有点担心唐散金,一个看上去总是满腹心事的胖子。

  “你不该让他看出来,你对假的‘唐先泽’很在意,他是个变态。”

  唐散金也知道自己失态了,但他不愿意在这个老“羽毛”面前承认。

  “但他也是个蠢货。”

  老唐叹口气,提醒唐散金。

  “正因为是蠢货,所以他这个变态才更可怕,因为蠢货不知道分寸;还有像我们这种人,根本不能有朋友,因为我们随时都要准备去背叛。”

继续阅读:第二十七章 争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