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验尸
刘小哐2018-03-11 12:393,232

  围观人群看着被分成几块的尸体,一心想要知道答案,有人喊道。

  “那仵作,不是从小就和死人一起吗?到底看出了什么,跟我们说说呗!”

  有个捕快指了指他。

  “衙门断案需要给你说?”

  “给我说怎么了,你们衙门能干吗?”

  他的话让大家都笑起来,捕快气的不说话,对这个人指了又指。

  这人越发得意,虽然青山县小,但到底也有两百多户人聚集在一起,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天下太平。

  “许仵作可高兴了,她见到死人可比活人开心多了,在她眼里,恨不得天下都是死人呢!”

  许琳琅对他的话没有反应,甚至连余光都没有给他,只是在收拾着那块牛皮腰带。

  鹿九看了那人一眼,希望他就此闭嘴。

  但那人虽然觉得无趣,但被许琳琅无视感到了愤怒,又说了一句。

  “许老爹的棺材铺可是赚大钱了吧?这下能换一个新拐杖了。”

  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鹿九听到这话,顿时大怒,要让捕快把那人赶走。

  忽然一个灵巧的身影从眼前飘了过去,直至那人面前,手里拿着一把薄薄的柳叶小刀。

  她看着那人,眼神凛冽。

  “你想不想试一试拿拐杖的感觉?”

  那人后退了一步,看着许琳琅,声音开始颤抖但依然硬撑着问。

  “你要干什么?”

  许琳琅拿着刀,向他前进了一步。

  “在人的膝窝处有一根负责小腿和足的神经,哪里如果受伤,你的脚就会下垂,走路跨越,你的脚踝关节不能背伸以及外翻,足趾再也无法伸展;就算是滚烫的油浇在你的小腿外侧和脚背上,也不会觉得痛苦,小腿前和外侧的肌肉萎缩,就会需要一根拐杖。”

  她看了看刀,又看了看那人。

  “如果是我来,我保证一刀就让你这一生都脱离不了拐杖!”

  她的话说完,整个空气都安静了。

  那人愣了一愣,看看她手中的刀,又确认了她的眼神,知道这并不是个玩笑,吓得有退了一步,转身扒开人群跑了。

  鹿九不禁想到了许琳琅房间里的那张人体经络图,男仵作能有这种程度的都是罕见,许琳琅一个姑娘家,要付出多少努力、忍受多少委屈,才能像今天这样拿着小刀把嘲笑自己的人吓跑。

  许琳琅冷笑一声。

  “哼,算你跑得快,下次再敢说我爹什么坏话,可就不是今天这么客气了。”

  旁边站着的人不由得离她远了一步,鹿九心里对她越发感动有趣,要是换个普通的姑娘,恐怕早就气哭了吧。

  他看到人群中摇着扇子正冷笑看着自己的司马箜,才发现自己的嘴角已经微微勾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笑了,

  鹿九立刻正色,示意旁边听愣了的两个捕快。

  “还不赶紧把尸体抬走!”

  两个捕快很快就把尸体担到担架上抬回了衙门。

  许琳琅指着尸体上的伤口痕迹对鹿九说。

  “唐大人,这具尸体需要解剖。”

  “解剖?”

  许琳琅点点头。

  “伤口太多,每道伤口都很深,要确定那个是致命伤,需要打开他的身体检查。如果当众剖开,一定会引人注意。”

  鹿九点头。

  “之前有地方吗?”

  许琳琅摇头。

  “如果有,也会在我家,但现在还是不要了吧,要不会让人误会我家杀人。”

  鹿九明白她的意思,让齐超去安排一间不透风的屋子来给许琳琅当解刨尸体的地方。

  齐超领命而去,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三个人。

  许琳琅慢慢的开口。

  “唐大人,你是不是怀疑我爹?”

  鹿九看着她,点了点头。

  “既然死者是被拳法所杀,那么青山选会拳法的人,都应该查一查,这并不奇怪。”

  “也就是说,除非找到凶手,否则我爹就要一直这么被怀疑下去?”

  司马箜在旁边开口。

  “会拳法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可许老爹既然不想被人知道,我们就不会说出去。”

  “很好,很好。”

  许琳琅点着头说道,但她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很好”的脸色。

  当然,无论是谁的爹被怀疑城杀人凶手,都不会觉得很好。

  齐超已经把屋子收拾好了,过来请许琳琅。

  鹿九毫不犹豫的跟着进去帮忙,司马箜犹豫了一下,还是进去了。

  许琳琅让他们用白纱把口鼻围住,又多多的烧了苍朮、皂角,自己开始去除尸体的衣服。

  死者是个男子,且一半被水泡肿,一半开始腐烂。

  鹿九上前帮忙,被挡住了。

  “我是仵作,这是我分内事。”

  许琳琅一边去除尸体上的衣物,一边做了记录。

  她看见司马箜一副厌恶至极的样子,于是吩咐道。

  “唐侍卫,帮我打几桶温水来,马上我还要把尸体清洗一遍。”

  司马箜虽然不满自己被吩咐做事,但能出去也是好事一件。

  他掀帘出门,立刻找来两个衙役去担水。

  许琳琅一边清洗尸体,一边问道。

  “大人,衙门前两天闹了鬼是吗”

  鹿九点头。

  “昨晚上也闹了,那鬼还帮我们打扫了房间,点了一根香。”

  多余话他没有再说了。

  通仵作一起检查尸体,这个场景他觉得十分的熟悉。

  他按了按额头,想要记起什么,但什么都记不清。

  “大人好像一点都不害怕尸体。”

  许琳琅已经拿出了一把极薄的小刀,划破了尸体的肚皮。

  里面的内脏一下就露了出来,触目惊心。

  鹿九好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他脑中突然闪现了一个声音。

  “九哥!快来看!”

  许琳琅已经开始检查了。

  “致命伤在背部,从左侧背部扎进去直达心脏,从伤口的形成方向来看,嫌疑人可能是个左撇子。”

  “死者一共中了几刀?”

  “五刀。”

  鹿九看着尸体。

  “有反抗的痕迹吗?”

  “没有。”

  “不是一刀毙命,刀口看上去杂乱无章,不是个专门的杀手,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尸体会被扔在这里?”

  许琳琅看着他说道。

  “那这就是唐大人的事情了,不过……我发现了这个……”

  许琳琅指了指尸体右手手腕边上的一块地方。

  那里失去了一块皮肤,伤口是人为造成的。

  “这是死后造成的。”

  鹿九盯着看了很久。

  “是为了掩盖什么才把这块皮肤去除的,是疤痕?还是刺青?”

  “如果是刺青的话,这个人的身份范围就缩小了很多。”

  除了犯人和山贼,只有江湖中的大帮派为了便于辨认才会有刺青。

  “杀人凶器呢?是什么?”

  “短刀。”

  许琳琅指了指尸体项上的刀口。

  “刀非常的快,凶手的力度也很准,是一刀斩首。”

  她接着指着分离的四肢。

  “都是由同一把刀造成的。凶手对人体结构非常的熟悉,正好砍在骨缝连接处,没有多余的动作,刀口平滑整齐,骨头伤害的微乎其微,是个快手。”

  言语之间,似乎还带着一点点钦佩之情。

  “就算是我,我也做不到这样。”

  她停了停,看着鹿九问道。

  “你也见过我那间小屋子了,也知道我很熟悉人体,也知道我有很多种刀,刚才还亲眼见到我剖开了这个人的肚皮,是不是要怀疑我是杀人凶手?”

  鹿九被她问的脸发烫,不用问也知道他的脸红了。

  虽然他们只认识了三天,但他也能感觉得出,今天的许琳琅和平时的不太一样。

  许琳琅接着说道。

  “其实今天这个刀口,让我想起来另一件案子。”

  “什么案子?”

  许琳琅看着他。

  “唐大人应该也听说过,就是洛阳鹿家的案子。鹿家大公子鹿鸣城,被他的弟弟鹿九所杀,一刀斩首,但鹿九死都不承认是凶手;听说当时的仵作还是太子专门从长安派过去的,要不是太远,我也想去看看来着,去看看皇家派代的仵作是怎么检查的。”

  鹿九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这种环境下猛然听到他的案子,不禁又惊又怕。

  他又去看了那个项上的伤口。

  伤口已经腐烂,惨不忍睹,他想起那天去自己检查兄嫂的尸体时看到的场景。

  两个伤口在他的脑海中不停地比对。

  是的,很像,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凶手是同一个人?

  “但奇怪的是,项上的伤口和四肢的伤口不是一个人造成的。凶手有两个人,或者说,分尸是分工合作。”

  许琳琅继续回到鹿九那个案子。

  “听说鹿九在狱中畏罪自杀,可今天看到这个伤口,也许他真的是冤枉的,也说不定。”

  “如果……”鹿九的声音忽然沙哑“如果你现在去检查鹿鸣城的尸体,还能检验出什么吗?”

继续阅读:第二十三章 确定身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