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话有所指
刘小哐2018-03-08 21:062,910

  鹿九看了看齐超,正笑着看着自己。

  他觉得齐超一定知道什么。

  “在洛阳干什么?”

  “想求个一官半职,但最后还是来这里了。”

  鹿九盯着他的脸,想判断他说的是否是真话。

  齐超在说这些的时候,表情毫无变化,就像在说今天天气很好,许老爹是打棺材的这些真话一样。

  说完,他还朝着鹿九笑了一下,点了一下头,似乎在对自己的命运感到无奈。

  齐超来这里一年了,凡是接触过的人,都很喜欢他。

  他是个年轻的小伙子。

  皮肤白皙,脸色红润,眼睛永远都是弯弯的,嘴角总是上扬,好像总在对人笑。

  他在任何人面前似乎都是微微低头,像在表示自己的温顺。

  他说出来的话总是让人心情很好,做的事总是让人很舒服。

  无论是谁,他总能很快就让人喜欢她。

  但只要仔细的观察,就会发现,他的笑容是计算好的,无论是悲伤还是高兴,永远都是那个弧度;他的低头不是因为温顺,而是在隐藏。

  不知道的人以为他没有脾气,就算当众扇他两耳光也不会有事。

  有人扇过他的耳光,不过不是为了试探他有没有脾气,而是因为喝醉了酒,认错了人。

  酒醒之后就给齐超道了歉,他依然微微笑着,低下了头。

  半个月之后,那个人突然暴病身亡。

  那个人就是鹿九的前任,一个圆乎乎,喜欢在手里捏着两个圆球不停旋转的县令宋明远。

  鹿九觉得眼前这个人让他很不喜欢,从刚见面开始,他就觉得应该离这个人远一点。

  齐超忽然又说。

  “唐大人,一年前洛阳发生了一件很大的案子,你有没有听说过?”

  鹿九觉得眉心跳了几下,翻阅的手不禁停住了。

  “什么案子?”

  齐超没有回答,而是又问。

  “唐大人当时应该也在洛阳吧?要是在的话,就应该知道的。”

  鹿九几乎要沉不住气了。

  这个齐超,似乎在暗示他什么。

  鹿九不禁把这一年之间见过的人,发生的事迅速的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据齐超所说的,一年前他是在洛阳求官,是没有任何理由见过他的。

  但如果他说的是假话呢?

  鹿九觉得头真疼。

  齐超忽然又说。

  “我见到大人的时候,就觉得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鹿九听到这话知道自己掩饰反而显得心虚,索性抬头,直视齐超的眼睛。

  “如果是一年前,可能真的见过,我也在洛阳。”

  齐超看着他,眼神闪烁。

  鹿九看着卷宗接着说。

  “你说的大案是鹿家的案子吧,我当然也知道,案犯鹿九狱中服毒自尽。”

  齐超笑了。

  “不是,我说的是皇太后的事情。听说有人打死了她的宠物,一只老虎,皇家的人就是不一样,连宠物都是猛兽。”

  听到这里,鹿九觉得齐超真的很不一般,不知道前任县令是如何能和他友好相处的。

  “那你怎么看这个……打死老虎的这个人?”

  齐超想了想,认真的回答。

  “他很危险,如果我碰见他,一定不会报官,这么危险的人,不能当朋友,更不能当敌人,大人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鹿九还没有回答,许琳琅突然在门口回答。

  “我觉得你说的很对。”

  许琳琅向鹿九拱拱手算是行礼,说有新发现想向他单独禀报,齐超立刻很适时的有事出去了。

  鹿九觉得她出现的很是时候,让她坐下慢慢说。

  许琳琅也不客气,坐下就说了一件让鹿九更头疼的事情,她是来告状的。

  说是昨晚上,家里进了贼,问鹿九要不要报官。

  因为只是打开了门,并没有丢失东西。

  鹿九觉得有些抱歉,但他很快就打消的这个想法,毕竟是为了查案,有嫌疑的人都要接受调查。

  虽然不是以这种方式。

  自己之前好像也在做过类似的事情,但好像没有这么偷偷摸摸。

  许琳琅接着说。

  “唐大人为什么不问问我有什么线索?”

  线索?

  鹿九愣了一下,迅速的回忆了一下,昨晚上会有什么线索?

  许琳琅并不想让他回答,看着已经进了大门的司马箜。

  “其实也不是线索,而是证据,我已经知道贼是谁!”

  说完她就指着刚进门的司马箜说道。

  “就是你!”

  这不但让鹿九惊讶,也让刚进门的司马箜楞在哪里。

  昨晚他们进屋之后,根本没有触碰过任何东西,离开的时候,就连锁的位置都恢复的和之前一模一样。

  除非昨晚上在旁边亲眼看到他们进门,否则绝对不会知道。

  然而昨晚上,他们根本没有觉察到第三个人在。

  司马箜冷笑。

  “许仵作,可不要血口喷人!我去你家偷什么?棺材吗?”

  许琳琅也冷笑。

  “唐侍卫,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

  “凡走过做过必留痕迹,唐侍卫,你认不认得这个啊?”

  许琳琅拿出来一根头发。

  发色乌黑,发质很硬,是个年轻人的头发。

  司马箜冷笑,这根头发说不定真的是他的,但这又怎么样?

  一根头发能说明什么,就算说是许琳琅掉的也可以。

  但他还是在心里叹了一声,许琳琅的眼力真好。

  许琳琅又拿出了一块木板,上面粘着一块黄土,印出了一个人的脚印。

  “我们青山县的人,要么上山伐木,要么下地种田,但为了省鞋子,要么光脚,要么是草鞋,长时间这样,脚板都会变得宽大扁平,而这个脚印偏窄偏细……”

  她看了看司马箜。

  “绝不是一位干苦力人留下的。”

  她接着说道。

  “再看这个脚印形状,明显大拇指用力,是个年轻人,脚印不深,轻功不低;这是个靴子印,青山县穿靴子的很少,但都是薄底靴,而这个却是厚底的,再加上换了水土之后,人都会脱发,还有你昨晚就想进那个小房间偷东西,所以就是你!”

  许琳琅笑道。

  “唐侍卫,你昨晚上是不是怀疑我会在门上做机关,所以没想到我会在房顶上放了埋伏?”

  鹿九忽然想到昨晚上司马箜跳到房顶上的场景,忍不住想笑。

  司马箜的脸已经气得白了。

  昨晚上确实对房顶上的东西放松了警惕,只顾着门口,自己确实看错了这个女人。

  “如果你昨晚上没有想那么多,一定不会留下这些,你要还是不承认,我们可以当场比对一下。”

  许琳琅真是不依不饶。

  司马箜沉默起了半天,终于在旁边问道。

  “既然许仵作说进了贼,那么丢了什么东西吗?”

  “没丢。”

  许琳琅看着司马箜。

  “我想你也没这个胆子,敢偷那里面的东西。”

  鹿九看着她,虽然被当场揭穿,但心里还是佩服她的。

  但他还是想到了那个房间地上的血迹,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说出来,他站起身给许琳琅道歉。

  “许仵作,昨晚我们两人过于好奇才会那么做,还请你不要生气,改天我们一定登门赔罪。”

  许琳琅看着他,再看看司马箜。

  司马箜不得已,只好上前拱拱手,说了句抱歉,心里真想狠狠的揍一顿许琳琅。

  看着司马箜不情不愿的道歉,许琳琅这才开心的笑了,她摆了摆手。

  “算了,我知道你们心里一定觉得我是个怪物。不过没关系,我都已经习惯了,棺材已经送过来了,我的任务结束了。”

  说完,对着司马箜冷哼一声就走了。

  司马箜瞪着她离开,咬牙切齿。

  “真是让人讨厌的女人,居然暗算我!我是没胆子偷东西,可是你却有胆子杀人,你既然看的那么真,为什么连地上的血迹都没有打扫干净?!”

  他看着鹿九。

  “这个仇我一定要报。今晚上她一定以为我不会去了,可我偏偏要去,你去不去?”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再发凶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