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喜乐楼吃饭
刘小哐2018-03-12 19:222,984

  第二天。

  捕快和衙役们一大早就出发了。

  鹿九和司马箜没有外出,他们在县衙里等着消息。

  齐超单独在县里打听,这里的情况他很熟悉,田头地间他随便聊一聊,一定能聊出很多的信息。

  唐散金知道了他们的安排,在捕快们即将归巢的时候,特地从喜乐楼里跑过来,一定要请鹿九两人去坐一坐。

  他说着非常纯正的四川话,热情的就像是四川的火锅。

  鹿九非常的不想接受邀请,他很不喜欢唐散金看他的眼神。

  尤其是在看他没有吃辣,没有说四川话的时候,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没有穿衣服的人。

  他总觉得,唐散金和真正的唐先泽认识,但为什么唐散金却一直要和自己亲近。

  但司马箜很开心的接受了。

  还是上次的包厢,还是同样的位置。

  陪着他们的还有三个人,一个瘦子,一个胖子,一个老人。

  分别是一个大厨,一个跑堂,一个库房。

  他们都是唐散金带过来一起在喜乐楼做事,都是老乡,都想和鹿九说说家乡的事情。

  但他们的坐、立、行、走,以及说话和呼吸的方式,都在表明他们并不是普通在酒楼里做事的人。

  他们都有很深的武功底子,又是那个老头,胡须都白了,但腰背依然挺直,眼睛很亮。

  唐散金依旧准备了一桌子好菜,比上次的要丰盛的多,一半放了辣椒,一半没有放。

  他不停的劝着鹿九吃菜、不停的给司马箜劝酒。

  酒过三巡,唐散金突然叹了一口气。

  好像有很多难以启齿的困难。

  尽管他是鹿九和司马箜的计划中最不可控的变数,但他表现出的一切善意和殷勤,让鹿九几乎要脱口而出问他有什么难处了。

  但他偏偏问不出口。

  在这样的场景下,在这种时刻,问出来一定会涉及某些交易。

  鹿九不想做,也做不了。

  司马箜却笑嘻嘻的问道。

  “唐老板,生意这么不好,难道这顿饭是离别饭不成?”

  鹿九看了他一眼。

  司马箜冲着他眨了眨眼睛。

  他不是不知道现在不适合说话,但他偏偏要说,因为他自认为是个很善良的人;如果一个人很想表演,他一定会立刻搭台请那人上场。

  至于场上是哭是笑,是真是假,他完全不在乎。

  只要看的高兴就行。

  唐散金又叹一口气,向鹿九问道。

  “唐大人,我们都是老乡,我出川之前,家里的老人给我说过,出了门才会知道,老乡最亲近。”

  鹿九心下忐忑,只能跟着叹气。

  唐散金又说。

  “我知道你是个很谨慎、很小心的人,不过你可以对我放心,因为我是你的老乡。”

  鹿九听的心里发颤,只好喝了一口茶。

  放下茶碗才发现,桌上的几个人都在看着他。

  他只好点头。

  “同乡之间,是要亲密的多。”

  唐散金点头。

  “如果有人对你不利,我们这些人一定会为你做任何事来帮你!”

  一只没说话的胖子突然开口问道。

  “唐大人,衙门里的事情还顺利吧?”

  鹿九不明所以的点头,河边出现了分尸,凶手还没有找到,县上大部分的人都知道。

  瘦子也问道。

  “大人打算怎么办呢?”

  “当然是……破案了。”

  瘦子接着说道。

  “其实大人尽管放心,我们唐家人办事,一直都让人很省心。”

  鹿九看着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司马箜摇起了扇子,边摇边看着这几个人。

  唐散金接着说道。

  “尽管大人没有和我们联系,但我们心里还是一直都记挂着。大人一直不肯露出川人的生活习惯,也不愿意说川话,一定是因为怕被人认出来吧?”

  鹿九尴尬的笑了笑,他不明白怕被人认出什么,也不知道唐散金到底要说什么。

  唐散金忧愁的喝了一口酒。

  “你是不是在怕老祖宗?”

  老祖宗?

  鹿九觉得自己是意识有些混乱了,难道唐散金和真正的唐先泽,认识?

  这个想法让他的心如同急速下降了几百米,他需要新鲜空气。

  他的大脑飞速运转,如果唐散金问起了一些关于老祖宗的话,自己该如何应答。

  如果唐散金此刻说出他是假的唐先泽,他又该怎么办。

  司马箜的解决方法很简单,他已经摸上了扇子上的机关。

  但是唐散金没有接着往下说了。

  他看了看鹿九,似乎很满意自己刚才说的话,接着说道。

  “其实你不用这么在意的,老祖宗在天上看着我们唐家这么多的子孙,他一向很慈悲,就算是你出了错,他也会原谅你的……”

  老头突然说道。

  “散金,你喝多了。”

  唐散金似乎真的喝多了,他又到了一杯酒。

  “所以,一旦知道你有了危险,无论如何我们都要给你说的。”

  鹿九端杯子的手顿了下,司马箜也放开了扇子机关。

  “唐老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唐散金忧愁的看着他们。

  “你们来这里不久,当然没有人告诉你们,大人的前任,不是暴病死的。”

  他看着鹿九。

  “他是被毒死的。”

  鹿九看着他,眼睛睁的很大,不敢相信谁有那么大的胆子去毒死一个县令。

  唐散金很苦闷的说。

  “你一定不敢相信吧?我也不敢相信,所以我晚上都不敢从你们那里经过。”

  瘦子这时插嘴说道。

  “现在知道你们衙门为什么闹鬼了吧?连县令都死的冤枉,还怎么能震的住别的小鬼?”

  鹿九看了一眼司马箜。

  司马箜慢慢的摇着扇子。

  “你们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呢?”

  唐散金压低了声音。

  “我刚才不是说老祖宗在天上看着我们吗?是老祖宗告诉我的,他说先泽来这里,一定会遇到很多的困难,让我一定要帮你。”

  说完,他自己就笑了起来。

  鹿九和司马箜看着他,其他三个人不说话,只是各自到了酒,慢慢的喝起来。

  饭桌上的气氛开始变得诡异起来,鹿九知道自己冒充唐先泽的这件事,似乎已经被这桌上的五个人知道了。

  但他们的神情,却又是把他当成“家里人”来亲近。

  鹿九刚才进来的时候,就已经观察好了这个包厢,他和司马箜被让到了主座,他的背正好对着墙角,司马箜的身后是一个窗户。

  如果唐散金他们突然动手,司马箜的暗器可以让他们拖延几秒钟。

  几秒钟,已经够鹿九和司马箜的轻功逃了。

  但如果凶手是他们,鹿九就不打算逃,他冒充县令固然犯法,但放掉杀人犯,也不是他肯做的。

  “那你知道,凶手是谁吗?”

  唐散金又笑了。

  “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凶手,我只是来帮先泽的。因为,我如果我帮了一个人,他就欠了我的人情,就一定也会回报我的,你说对不对?”

  他说的很对,完全正确。

  唐散金又说道。

  “不过我也听说了一件事,主薄齐超曾经被那个县令扇了两耳光,然后过了半个月,就死了。”

  他喝了一口酒。

  “我还可以告诉你,从你那天在这里没有吃辣开始,齐超就一直向我打听川人都有什么生活习惯,他也一定发现了什么。”

  鹿九迟疑着问他。

  “县令如果是被毒杀的,许仵作不可能验不出来。”

  老头这时又开口说话。

  “暴病身亡,家属都不敢靠近,更别说仵作了,害怕传染,一把火就烧没了。”

  胖子接话说。

  “你要是想把这个案子翻出来,我劝你还是不要了,唐家人一向不愿意多管闲事。”

  他们告诉鹿九这件事情,不是让他来为上任县令伸冤的,而是让他记住,帮他的人是唐家的人。

  可是鹿九既然知道了有命案,他怎么能坐视不管。

  齐超,他们说的是齐超。

  鹿九想到自从来到这里,他和司马箜的所有事情,几乎都是齐超安排的。

  齐超进过他们的房间,知道他们的生活规律。

  可是齐超如果是凶手,也想对他们动手,动机是什么呢?

继续阅读:第二十五章 唐氏家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相之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