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嵇康打铁的思考之二
史遇春2018-01-01 12:451,087

  作者:史遇春

  (二)

  理想是一回事,现实又是一回事。作为社会的人,一是你要吃穿,你要生存下去;二是作为统治集团下面的“庶民”,你会有意无意间被卷入政治的漩涡,管你愿不愿意,特别是嵇康这样的名士、高士,有很大社会影响力的人士。面对生存问题,吟诗作赋写文章,是没有出路的。还好,嵇康有一技之长,这一技便是打铁。聪明的人,一通百通。嵇康就是聪明的人,他的理论高深,文章高雅,人品高洁,即便是所谓的粗活打铁,他也可以称得上是高巧,甚至是高绝。嵇康铁打得好,他也喜欢打铁。嵇康家里有一颗柳树,这棵树长得枝繁叶茂,嵇康环绕柳树挖了个水沟。每到夏天,嵇康就在这棵柳树下打铁。遥想当年的图景,眼前是一副天然的画卷:夏日火红,绿树浓荫之下,有清流环绕,炉中炭火炽热,一位身材魁梧,气质非凡的名士,在舞动锻锤,叮叮当当,火花飞溅……

  如果历史至此便结束,似乎就成了一出田园诗篇的演出。历史毕竟就是历史,它的真实与惨淡往往都是发人深省的。

  嵇康打铁,是因为生活过不去,他是要通过自己的劳动补贴家用。想当年,他在树下打铁,还有“竹林七贤”之一、名士向秀给他拉下手。于是,经常有人可以幸运地看到他们两个在嵇康家的柳树下打铁自娱,嵇康掌锤,向秀鼓风,两人配合默契、旁若无人、自得其乐。有一次,嵇康在打铁,司马氏的谋士、好友,权贵出身的才子钟会专程去拜访嵇康,嵇康只顾自己打铁,对钟会不理不睬,也没有所谓的礼数。等到钟会要走的时候,嵇康问他:

  “阁下因为听到什么来到这里?阁下又看到了什么而离开这里?”

  钟会素有才辩,他回答说:

  “我听到了我听到的东西才来到这里。我看到了我看到的东西就离开这里。”

  因为这件事,钟会记恨在心。于是,他回去以后就对司马昭说:

  “嵇康这个人,才学卓绝,是个危险分子。还有,他可以左右舆论,影响力也不可小觑,留着他,始终是个祸患。”

  山涛当年举荐,嵇康拒不出庐,还与山涛书面绝交;钟会亲自专门拜访,嵇康爱理不理;加之又为好友吕安辩护;这许多事体,终于酿成了杀身之祸。

  其实,钟会说嵇康有左右舆论的影响力,并不是空穴来风。嵇康处斩时发生的状况,是最好的注脚。

  嵇康即将上刑场前,有三千名太学生以请嵇康当老师为理由,希望保嵇康一命,没有得到当局实权派的容许。嵇康死后,天下之士,都为他惋惜,为他伤痛。

  嵇康死后一两年之间,司马氏就废了曹魏,自己登基临朝。

  嵇康虽死,打铁的事,还被作为美谈。

  广陵散绝,世间再无嵇康,世间再无如此秀逸的打铁名士了。

  试问,嵇康之后,谁还能打铁?

  呜呼,哀哉!

  (全文结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打铁谁能比嵇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