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月诗番外篇:指尖的微凉
妮巧儿2018-07-10 21:184,762

  1

  姚月诗第一次遇见夏子维时,才15岁。

  那天是高一的第一天开学,姚月诗迟到了,长着八字眉的中年男老师站在讲台上,在全班新同学面前大声地教训她和另一个迟到的女生。她低着头望着地板,个子挺得笔直笔直。那个柔弱的女生却被吓哭了,压抑的低低哭泣声在寂静得只听见责备的教室里显得格外清晰。中年男老师却没有放过她们的意思,责备声反而越发洪亮起来。所有人都知道中年男老师是在借机发威,利用这件事小题大作地在新同学面前树立威信,却没人敢说什么。

  除了夏子维。

  当时,姚月诗还不知道他叫夏子维。那时候,他只是一个处于变声期的小屁孩,长得矮矮的,像童话里的小矮人,说话的声音也沙哑得像鸭子叫,“只是迟到而已,需要把小女生责备得哭泣吗?”

  他坐在靠窗的位置,背舒服地靠在椅背上,面对众人探究的目光面不改色,浑身散发出的浓烈狂妄气息让人无法忽视,成熟狂妄得不像个15岁的男孩子。他静静地坐在那里,窗外的阳光洒进来,灿烂的光晕包围着他。暖风吹动他额前的发,露出那双黑亮的眼睛,点点阳光在他的眼底倒影成坠落的星光。此刻,那双被阳光点亮的眼睛正无畏无惧地望着中年男教师,表情似笑非笑。小小年纪,他就已经学会装酷去骗小女生的芳心了。

  那一瞬间,性情一向淡漠的姚月诗也不禁看呆了,脸蛋也破天荒的隐隐发烫。直到很多年后,那张似笑非笑的俊脸在她的脑海里仍然清晰如昔,没有丝毫褪色的迹象。

  那天,中年男老师生了好大的气,手指着门外直叫夏子维出去,夏子维却要笑不笑地斜眼看着中年男老师,理直气壮地说:“我又没有犯错,我为什么要出去?”流水般的阳光里,他那双黑亮的眼闪着狂妄的光芒。

  中年男老师气得不顾形象地冲下讲台,姚月诗的心提到嗓子眼,夏子维却依然要笑不笑地坐在那里,眼里依然是狂妄的光芒。“起来!”中年男老师欲拎起他的衣领,他却先中年男老师一步,抓住中年男老师的衫衣,逼他弯腰。

  中年男老师最终没能让夏子维站到门外去。他在中年男老师的耳边低语了什么,然后姚月诗只看到中年男老师的脸泛起两抹狼狈的红晕,下一刻,他便气恼地大步迈出了教室,连讲台上的资料都忘了拿。

  全班哗然。

  中年男老师的背影在教室门口消失后,他站了起来,如王子般迎着阳光向她这边走来,一步一步,缩短了他们的距离。姚月诗的心跳得飞快,脑里全是乱七八糟的想法。直到他来到她面前,然后……没有停顿地越过她,走到她旁边哭泣的女生前。他拥着女生,有点粗鲁地用袖子为她擦腮边的眼泪,目光却是温柔的。

  姚月诗的心跳停顿了两秒,前一秒还红得像快要着火的脸瞬间变得惨白,手脚冰冷得不像自己的。有一瞬间,她仿佛觉得全世界的事物都离自己远去,什么也看不见,头晕眩得厉害,然而他和那个小女生的声音却萦绕在她的耳边不愿离去。

  “优优,不要哭!有我在你的身边,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我可是优优顶天立地的男友!”夏子维狂妄的语气让小女生破涕为笑,“你呀,总是那么狂妄!你是不是又用你爸的市长身份把老师气跑了?”女生软软甜甜的声音让夏子维满意地笑开了,“对!像他这种欺善怕恶的人就是要用这招来对付他!咱们别理他了,来,优优,告诉我今天你为什么迟到了?是不是又赖床……”

  姚月诗再也听不下去,转身,一脸恬淡,背脊挺得笔直地从他们身边走过,走向她的座位。

  只是,那时的她还不懂得,现实中的固定位置容易找,偏了位的心却很难再回到原来的位置了。

  2

  时间一晃三年。

  三年的光阴改变了很多事物,比如,当年狂妄的小矮人长成了175CM的篮球王子;比如,当年瘦巴巴的姚月诗也蜕变成亭亭玉立的校花;比如,她和夏子维那个说话软软甜甜的小女友优优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三年,唯一不变的,是她那份无人知晓的暗恋。

  姚月诗不知道当年自己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态答应和优优做朋友的,她只知道当年优优拉着她的手笑容可掬地嚷着要和我成为世界上最好的朋友时,她的双眸却只看见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夏子维,然后她的心还来不及犹豫,答应的话便已脱口而出。

  其实撇开优优和夏子维的关系不谈,优优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朋友。她性格开朗活泼,口才又好,即使是再无聊的事,经由她嘴巴里说出来,也会变得精彩有趣。即使像姚月诗这般生性冷淡的人,也有好几次让她的夸张语气和生动表情逗笑了。她对朋友很真诚,遇到事情总会告诉我,或是商量,或是单纯的倾诉。

  于是日渐地姚月诗也真心地把优优当成最好的朋友,除了心底那份暗恋,她愿意和她分享自己所有的秘密。而优优,她对姚月诗是毫无保留的,无论是生活上琐碎的事,还是她的爱情。

  每次她和夏子维约会回来后,她总是亲密地拉着姚月诗的手,细细地和她分享着自己的甜蜜。每当说到夏子维的时候,姚月诗总能在她的双瞳里看到掩盖不住的幸福彩光。而姚月诗,总是静静地听她说。听她说夏子维今天送了她一条亲手编的手链,听她说夏子维今天拉了她的手,听她说夏子维今天温柔地吻了她的额……这个时候,姚月诗从不打断她的话,总是静静地听着,唇畔噙着一抹浅浅的笑容,心里却是抽搐的痛。这痛,是因为对优优的嫉妒,也是因为对优优的歉意和对自己的憎恶。

  当优优沉醉在爱情海里,当姚月诗在友谊和爱恋的矛盾中挣扎时,腕间手表的时针依然默默地转动着。时间不会因为任何人的幸福停留,也不会因为任何人的痛苦而停留。时间一天一天地在姚月诗的挣扎中溜走,就在她以为自己永远也逃离不了这个暗恋的痛苦旋涡里时,命运的路口却在此时出现了分岔口……

  那天和每一个普通日子一样,姚月诗照常和优优一起上课、泡图书馆、去食堂……和往日不同的是期间她频频走神,特别是在图书馆复习时,她盯着英文单词书好半天也没翻一页,姚月诗悄悄一看,竟然发现一向乐观的她,眼底竟有忧伤在流动。

  “优优,你怎么了?生病了么?”姚月诗蹙着眉,伸手探了探她的额。有些凉,但温度还算正常。

  优优对于姚月诗唐突的动作显然有些茫然,她眨了眨眼,长长卷卷的黑色睫毛在雪般的肌肤上扑扇着。姚月诗突然发现今天的她脸色过于苍白,往日那抹快乐的红晕不知何时自她的双颊消失了。她虚弱地笑了笑,略带疲累地说:“我只是胸口有些闷,没有什么大毛病。”

  姚月诗以为她是月事到了,心情不好,便也没多问。晚自习时,优优没有来学校,姚月诗猜想她是身体不舒服请假在家休息。于是发了几条短信,提醒她一些月事时应该注意的事情,就把手机关了埋首在课本里。姚月诗没想到的是放学回家时,她竟然在家门前发现了优优。

  那时的优优双手抱膝,身子微微颤抖着缩在她家门前的花圃后。当时姚月诗还不能十分确定是她,迟疑地叫了她一声后,她缓缓地抬头。借着路灯的晕黄灯光,姚月诗看见她那张苍白的脸上爬满了泪痕,那双大眼盛满了悲伤难过和惊惶无措。她彷惶无助地看着她,可怜得像一只受了欺负的小狗。

  “小诗,子维……他……不要我了……”

  优优无助地低喃,游丝般的声音破碎得来不及在孤寂的夜色中扩开,便让夜风吹散。可是,姚月诗还是听到了。她几乎是在下一秒便从惊愕的状态中回过神来,迅速地跑到优优的身边蹲下,环抱着她焦争地问:“优优,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告诉我,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

  “这事解决不了……子维他喜欢上别的女孩了……我亲眼看见那女孩吻了他……小诗,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她哭泣着,说到最后,声音沙哑得完全辨不出她的话语。

  姚月诗快速地把优优语无伦次的诉说和今天的异常串连起来,很快地整理出事情的大概。事情应该是优优昨天找夏子维时,刚巧看见一个女孩亲吻夏子维,优优一时冲动,赌气不听夏子维的解释便跑掉了。优优爱胡思乱想,她一定是以为夏子维移情别恋了。只是姚月诗不相信夏子维是喜新厌旧的人,她猜想事情肯定不会像优优说的那样片面。

  姚月诗想安慰优优,她想告诉优优自己的推想,可是当她的目光接触到优优那张伤心欲绝的面庞时,她的脑海里闪过的却是自己曾经在夜深人静时,偷偷地为那段无望暗恋哭泣的画面。那时的她,悲痛的程度绝对不亚于此时的优优。

  那一瞬间,姚月诗的嗓子口似乎被什么东西塞住般,即将出口的安慰硬生生地卡住了。悲伤像潮水般汹涌地漫上她的心头,沉重的波涛压得我不能呼吸。

  隐隐的痛在心底蔓延,不知道是为了悲伤的优优,还是为了她那颗日渐蒙上尘埃的心。

  或者,两者兼是?

  3

  两周了。

  没有了夏子维的优优日渐变得沉默,欢笑似乎彻底地自她的心底撤去,姚月诗再也没能从那双圆圆的大眼里看见过欢笑的影子。看着这样的优优,姚月诗心里的难过竟然比暗恋夏子维的痛苦更加强烈。她在心里挣扎着要不要找夏子维把事情弄清楚,两股分别代表“自私”和“成全”的情绪在她的心底剧烈地拉扯着。出乎意料的是,姚月诗还在挣扎着要不要找夏子维时,没想到夏子维竟然会找上了她。

  才两周没见,他竟然瘦了一整圈,往日蓝球王子的风采也不复见。

  “小诗,我知道你是优优最好的朋友,你帮我把这封信交给她好吗?”夏子维把手中的粉色信封递给姚月诗,见她久久不接,以为她也在气他负了优优,连忙解释道,“我不知道优优是怎么和你说那件事的,但请你相信我,我对优优是绝对忠诚的,我绝对没做过对不起优优的事情!那天优优找我时,我正和朋友们玩‘大鬼抓小鬼’的游戏,输了的人要受惩罚。优优那天所看见的,只是一场朋友间的玩笑。”

  姚月诗默默地听着他急切的解释,默默地看着他那瘦削的脸庞,心里隐隐地发痛。最终,她还是迟疑地接过了那个精致的信封。

  然而,那封信终究没能交到优优手中。

  在送信的那天晚上,姚月诗在优优家门前的不远处看到了优优。和她一起的还有另一个男生,两人相拥而行,动作亲昵,优优的脸上是幸福的笑。那个笑容姚月诗很熟悉,每当优优跟她说起夏子维时,脸上就是这个笑容。

  姚月诗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夏子维,只是默默地把信还到他的手里。然而,夏子维还是从别处知道了这件事。

  “她怎么可以喜欢上别的男生!只是一场误会而已!不过是短短的几天,她怎么可以这么快就喜欢上别的男生?”他咆哮,他挣扎,像是受伤的小兽,无助地发泄着内心的痛苦。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陪在他的身边,倾听他的痛苦。不时拿浸过温水的毛巾,帮他敷着砸东西时弄伤的手。

  时间慢慢地把伤痕抚平,夏子维已不会像最初那样,赤裸裸地把痛苦挂在脸上。只是,他变得越来越沉默了。

  姚月诗看着他日益颓废,终于忍不住怒斥:“如果她不爱你了,哪怕你死了,她也不会在乎。”

  “你不懂我的痛,全心全意地爱一个人那么多年,她却忽然抛下你,投进另一个男人的怀中,这种痛苦你是不会懂的。”

  姚月诗默默地盯着他片刻,忽然轻轻地开口:“夏子维,其实你比我幸福,你至少曾经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我喜欢了一个男生三年,每天看着他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出双入对,却什么也不能做,也不敢做。只能默默地把这份暗恋放在心底的最深处,倾听他们每一个甜蜜的细节,当一个幸福的见证人。可是我不后悔,至少优优是幸福的,至少……我喜欢的那个人也曾经幸福过。”

  夏子维明白过来她话中的意思,眼睛瞪大,愕然。

  4

  那天过后,姚月诗没有再见过夏子维。

  时光飞逝,不知不觉已到了毕业那天。

  她提着行李,环顾了一遍这个盛载着她三年青春的地方,默默地走出那扇刻满岁月痕迹的大门。

  “姚月诗!”

  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她的身后响起。

  她略微一怔,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

  那个熟悉的声音还在朗声说着,“如果那个人说,他发现自己在后来的日子里,不知不觉已喜欢上那个陪他疗伤的女孩,你觉得那个女孩还会愿意接受他吗?”

  心跳蓦地停顿了一拍,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睛,幸福的笑容却悄悄地在她的唇角绽开。

  宇凡哥哥,我终于等到我的幸福了。

  《番外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天笑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春天笑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