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遭罪
胡说2018-01-07 12:122,328

  这些天萧清雅着实无聊,这后宫的生活十分单一,她这种正处青春活泼的年龄蜗居在这里着实可惜,于是萧清雅便找来了纸糊和竹片做起了灯笼。

  可这灯笼说着容易做起来难,萧清雅弄了半天结果做出来的灯笼要不就是不合格要不就就是太难看,就连萧清雅自己都拿着做出来的灯笼一脸嫌弃。

  紫月在旁说道:“若是在什么画些什么也许会好一点。”

  “画?”这下萧清雅就头疼了,因为她根本就不会画画。她是府上最小的女儿,平日里阿妈额娘都十分宠着她,除了女儿家必须掌握的针线活外琴棋书画她还真是样样都不通。

  萧清雅嘟了嘟嘴,拿着她那丑的要命的灯笼:“如铃姐一定会画画,要不我等儿找她去怎么样?”

  “有什么好东西想向外分享啊?”突然一位身着明黄色龙袍的人走了进来。

  众人一见,纷纷跪下,萧清雅一愣,连忙将灯笼藏到身后,微微屈膝:“臣妾参见皇上。”

  “请起。”恭阅伸手扶起萧清雅,脸上露出笑容,看着她不停的藏着某物,打趣道:“怎么啦?刚才还说的要拿给谁看看,现在怎么藏起来啦?”

  萧清雅的目光一下子找不到落脚点:“臣妾,臣妾说是要拿给如铃姐看,没有说要给皇上看。”此话一出众人顿时倒吸一口气,虽然这萧才人最近是受了点宠,没想到这样的话都敢说出口。

  萧清雅也发觉了气氛不对劲,刚要下跪求原谅时,刚要却笑了起来:“是嘛,你这么说,朕倒要看看是什么好东西。”恭阅一把抱住萧清雅在原地转了一个圈,萧清雅没有防备一下子手忙脚乱了起来,恭阅便乘机拿到了灯笼。

  恭阅拿着萧清雅那丑的不能再丑的灯笼:“啧啧啧,清雅这灯笼做的真是特殊啊。”

  萧清雅怨气的跺了跺脚:“皇上就会取笑清雅。”

  之见恭阅搂着萧清雅坐下,晃了晃手里的灯笼:“可是朕就是喜欢这个灯笼,因为这是清雅亲手做的。”

  萧清雅看着恭阅,这句话若是换做平常人恐怕就已经信了吧,可是她是萧清雅,她是后宫里的女人,自古无情帝王家,皇帝的话不可信。

  萧清雅甜甜一笑,将身子微微靠近恭阅,撒娇道:“皇上要是喜欢那就是这个灯笼的福气呗。”

  “你是朕的爱妃,朕不仅喜欢这个灯笼,还喜欢你。”恭阅伸出手指刮了刮萧清雅的鼻尖。

  萧清雅慧心一笑,让恭阅一阵看的痴迷,他摸了摸她的额头,说:“朕还要折子要批,晚些再来看你。”

  萧清雅点点头,脱离了恭阅的怀抱。看着萧清雅那含情脉脉的眼神,恭阅依依不舍的摸了摸她的手,便离开了。

  “才人。”紫月向门外瞟了一眼,欢喜的叫了一声。

  萧清雅拿着灯笼在手中把玩,恭阅这么突然的来到延禧宫确实让她意外,还好自己应付的得当。

  晚上萧清雅已经准备好了迎接圣驾了,可外面却传出了今个儿恭阅翻了海如铃的牌子,萧清雅一愣,心里又喜又急。打听了已经才知道,原来恭阅在回养心殿的路上遇到了正要来延禧宫的海如铃,然后恭阅便叫着她到养心殿伺墨了,晚上便留下来侍寝。

  萧清雅苦笑,没想到海如铃这么快就得了盛宠,现在又有一位新嫔妃得了恩宠,明早景仁宫里不知道又是个什么场景呢。果不其然,第二天就出了意外。

  待海如铃跌跌撞撞的来到景仁宫时,便传来了淑妃不屑的语气:“哟,海才人今天好早啊。”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投向海如铃,海如铃低着头绯红了脸,向皇后请罪:“嫔妾来迟,求皇后娘娘降罪。”

  皇后对于请安的事向来苛刻,那些皇上心疼的美人就罢了,可海如铃这次也太不小心了,皇上也没有传令下来免了她的请安,结果就这样迟到了,现在众嫔妃都在,看她怎么收场。

  萧清雅也有些担心,现在这种情况海如铃是必须得罚啦。

  皇后猛的扔出手上的茶杯,茶杯摔碎了在海如铃的面前,滚烫的茶水溅到了她的手上,顿时那白玉般的手指上便多出了一块红斑。

  见状,萧韵蓉煽风点火:“海才人你好大的胆子,连给皇后娘娘请安都敢迟到,是养心殿的床太舒服了还是怎么啦?”

  海如铃这也是第一次成为众嫔妃攻击的对象,一时间慌了阵脚,不停地磕头求饶:“皇后娘娘饶命,嫔妾再也不敢了,求皇后娘娘开恩。”

  一旁的卫贵人犯了个白眼:“哼,绣花枕头一个。”然后继续抚摸着她的护甲套。

  萧韵蓉见海如铃这般没用,更加的欺负起她来:“皇后娘娘,海才人恃宠而骄,娘娘可千万不能饶恕她啊。”

  萧清雅冷笑,恃宠而骄?要是海如铃的行为就是恃宠而骄的话,那这位萧美人平时的表现那算什么?

  萧清雅见情况不妙,刚要上前说几句,可就在这时,居然又有抢先了。

  兰贵人盈盈开口,方显慈祥之色:“皇后娘娘,海才人初入宫闱,算是触犯,何况皇上才刚刚对新嫔妃们有所施宠,莫要因为这样便扫了皇上的兴致啊。”

  皇后看了兰贵人一眼,也开始思考她的话,欺负新人并不是明智之举,因为新人也有得宠的时候。现下想来刚才确实有点失态了。

  皇后甜甜一笑,妃唇微启:“本宫自然不会计较这种事,念海才人是触犯,就罚你在景仁宫门口跪一个时辰。”

  众人看皇后这般留情各个都露出一副无趣的样子,本来还以为会有一场好戏看的。海如铃又磕了几个头:“谢皇后娘娘。”

  萧韵蓉见没讨到好,憋屈的很,努力找台阶下:“哼,这届的新人都挺厉害的嘛。”

  卫贵人乘机轻视:“这届新人厉不厉害我是不知道,不过这萧美人在宫里这么久了,脑子却退步了。”

  “你……”萧韵蓉指着卫贵人心里气但又说不出反驳的话,反而招来众人白眼。萧韵蓉见自己成了笑柄,坐不住了:“皇后娘娘,嫔妾宫里还有事,就先走了。”行礼后便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受罚的受罚,离开的离开,这次请安还正是胆战心惊啊。离开景仁宫时,萧清雅和兰贵人擦肩而过,兰贵人淡淡地开口:“你已经见过于才人啦?”

  萧清雅微愣,没想到兰贵人会跟自己说话,犹豫了片刻,点头适应。接着兰贵人就走了,没有再理她。

继续阅读:第14章探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袍不加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