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宴上与色狼周旋
紫煜2020-01-13 18:003,694

  三年后,秦公馆。

  秦观拿出夹在《围城》里的漫画,思绪又回到了那天,他至始至终都没找到这本《围城》的主人,又加上方美丽对他做出那样的事后就逃到美国去了,这三年他早就和方美丽断了联系,更别说去问她查了。

  所以那枚胸针,他至始至终都没找到!

  他出了房间,正好碰到妹妹秦芯灵,秦芯灵拿着手机跑到秦观面前问:“哥,过下个月就是我生日了,你帮我看下,生日那天穿这件怎么样?”

  秦观看了一眼,笑道:“恩,挺好看的!这礼服领口的设计不错……”

  只是衣服上的胸针,怎么那么熟悉呢?

  他放大图片,为什么和他记忆里母亲的那个“心之”那么像?难道是巧合?

  “这个图片好像不是样衣,哪里来的?”秦观问。

  “哥哥真是厉害!这个确实不是样衣,是我朋友发我的,好像是他在朋友圈看到的吧,觉得挺适合我的,就发给我了。既然哥哥也说好,那我就找设计师定一件吧!”

  说完,见秦观还拿着手机看,秦芯灵疑惑的补充问: “难道哥哥想给我买么?”

  “是啊,妹妹喜欢,当哥的当然要送你!”秦观说完,就把图片发到自己的微信上。找到这个衣服的主人,就能打探到“心之”的下落了!

  秦芯灵听到秦观那么说,心底喜滋滋的。

  *

  方家。

  表哥和表妹可以结婚么?

  就是爷爷表妹的亲孙子的那种表哥?

  方宓语试图百度出一个否定的答案,然而所有的答案都是肯定的!远亲,可以!

  她有种挫败感,如果王方华再说喜欢她,她该怎么婉拒呢?

  轻叹一声,暗暗嘲笑了自己一把。最近在投标鼎力集团的新项目,明明忙的要死,还去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事,真是找抽!她关上电脑,拿出铅笔开始画她的设计图。

  方爸爸站在门口,看了眼埋头工作的方宓语,慢条斯理的进了屋。

  “小语呀,爸爸知道你工作忙,可你都三十了,是不是该找个男朋友结婚了呢。”方爸爸坐在了方宓语对面问。

  方宓语心底一跳,觉得有些好笑,自己刚才还在愁王方华表白的事,现在老爸就跑来催她找男朋友了!这叫啥来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她轻笑了一下:“爸,你要知道,好男人这种生物是可遇不可求的,我要是遇到合适的肯定马上结婚!可惜你女儿没遇到,所以只有努力工作啊!”

  “那么说方华那孩子岂不是成了抢手货了?那你可得快点下手了!”方爸一脸认真地说。

  方华这两个字如同魔咒一般,让方宓语的小心肝一颤,手上一用劲,笔芯咔嚓一声被摁断了。

  她老爸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这要不是她亲耳听到,还真的不敢相信是她那个儒雅的老爸讲出来的话!

  “爸,他可是我表哥!”方宓语加重语气,表示不满:“再说了,我工作室最近在谈项目,忙的不可开交,您就别再让你女儿我分心了,可好?”

  她说完话,打开抽屉,拿出卷笔刀,默默的卷笔。

  心底有点奇怪,她那个一向温文尔雅的老爸,怎么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不但学会了老妈的碎碎念,还喜欢乱点鸳鸯谱了?

  “我和你说,男朋友找不到,工作室也别开了。”方爸有些温怒,真是油盐不进!

  方宓语听出了方爸生气的意思,嘿嘿一笑,断章取义:“那我找到了男朋友,你就让我开工作室么?那我明儿就给你找个回来!”

  凭她的本事,还能找不到一个假男朋友?!

  “你是想学你表姐吧,给家里弄回来个合约男友!”方妈站在门口冷嘲,边说,边向方爸走去。

  方宓语这个表姐,也算的上极品。都三十好几的人了,没结婚,也不找男朋友,家里逼急了,居然还真给“买”回来一个男人。起先大家都很开心,对小伙子也很满意,当大家准备喝喜酒的时候,才知道那男的是表姐花钱雇回来的……而且还偷了她的钱跑了……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正中方宓语死穴。

  方宓语放下手中的事,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在父母身上来回的扫射,为了稳住父母,最终抛出了一句话:“老爸老妈,要不这样,你们再给我三个月时间,如果我三个月还不能把工作室办好,就立马乖乖相亲结婚?可好??”

  “可以,先立军令状吧。”二老相视一笑,方爸神秘的拿出一个请帖递给方宓语。

  方宓语疑惑的打开,双眼顿时一亮,激动的给方爸一个大大的拥抱:“老爸,我太爱你了!”

  这是秦芯灵的生日宴请柬,她是鼎力集团的千金!

  “我看你还是别去了,后天可是你的生日呀?”方妈不满的瞪了方爸一眼。

  “老妈,生日年年有,项目却是可遇不可求。你看着吧,你女儿一定要把鼎立的项目接下来,凭自己的本事,让公司的人服我,再也没闲话,说我是方总的小蜜了!哈哈。”

  “有闲话能怨谁?非要搞什么低调,在外面从来不叫我们爸妈,真是白养你了!”方妈责怪,却又对女儿很是满意。她的女儿,从来都是靠着自己,一步步往上爬的。有时候虽然心疼,但看着她那么独立,却也安慰了。

  “老爸老妈,我先去睡了,你们也早点休息,晚安!”方宓语开心的道。

  方妈看着方宓语离开,略有埋怨:“帮她做什么呀,三个月后工作室弄好了,你到哪去找女婿?”

  方爸拍拍方妈的手,儒雅的一笑:“等着看吧,不出几天,她就能带一个让你满意的人回来。”

  “是个相亲宴?”方妈觉悟,满脸笑容。

  拿着请柬回房的方宓语,眼皮一跳,有种被人算计的感觉。

  只是下一秒她就想到了王方华,这样的场合,他也会去吧? 到时候她要如何避开与他见面的尴尬呢?

  *

  时间总是流逝的飞快,转眼就到了秦芯灵生日这天。

  夜幕中,方宓语的红色轿车,缓缓行驶在树木成荫的道路上。几个拐弯,停在秦公馆门口。

  秋天的夜,总是有些凉意。方宓语刚下车,扑面而来的风就让她浑身一颤,手不由自主的搂主了裸露在外的手臂。轻轻的一个动作,让柔弱的方宓语周身顿时又多了份我见犹怜的味道。

  原本站在阳台上打电话的秦观,眸子一亮,心底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他不由得又多看了方宓语一眼。如果没猜错,这个就是那个礼服的主人!

  他挂了电话,转身,离开了阳台。

  方宓语只觉得一道目光紧紧地盯着她,眉头微蹩,向四周打量了一番。可是她什么人也没看到,就连那别墅的阳台上也空空如也。

  方宓语轻笑的摇摇头,一定是这几日太过累了,所以出现了幻觉。

  抬脚,向大门走去。

  花香,四溢。

  烛光,摇曳。

  秦公馆的宴会,此时已经开始。

  其实,秦芯灵的这个生日宴,即是一个商业宴,也是一个相亲宴,所以每个人都心怀鬼胎。

  所以方宓语刚落座,就有人向她灌酒。

  “宓语呀,陪我喝一个?”此人叫李盟,是宇达投资公司的副经理。他虽然和鼎立没什么关系,但是方宓语若想拿下鼎立的项目,必须得和他合作,因为他确实有点才华。然而,他这个人,人品不怎么样,不仅是色狼,还是个难缠的。

  当然,也有人知道李盟的喜好,特地带了美女助手,希望能用美色贿赂李盟。

  然而,李盟却老早就瞄上了方宓语。

  好在方宓语为了拿下今天的项目,早早的做了功课。

  当下顺水推舟,举起助理李倩递过来的一杯“白酒”,连眼都没眨,一口闷。

  原本还心怀不轨的李盟,见方宓语如此海量,小心肝一颤,瞬间傻眼了。

  方宓语知道他被唬住了,也不多说,轻笑的又为自己倒了一杯说:“来,我再敬您一杯!”

  说完,一仰头,又喝下一杯。

  李盟尴尬的笑了两下,在方宓语的注视下喝下了红酒。

  “来,今晚不醉不归!”方宓语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李盟,她亲自为李盟夹菜,让张倩为他斟酒,她倒要看看这色狼的酒量如何!

  李盟一开始就被方宓语的海量气势吓到了,稀里糊涂的喝了好多酒。他的脑子里,除了有种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的感觉外,再无其他心思了。

  方宓语见他老实了,也没再灌酒,与其他人谈笑风生。说到鼎立的项目时,更是滔滔不绝。那样子,简直就是人中龙凤,女中豪杰,千杯不醉。

  宴会不知不觉得到了高潮,李盟却突然起身对方宓语道:“宓语啊,女孩子还是少喝些白酒吧,你要是实在想喝酒,就喝红酒,红酒养颜,白酒伤身!”说完,不由分说的,往方宓语手中塞了一杯红酒,还顺道抓起她的另只手。

  方宓语郁闷,这色狼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占自己的便宜。

  微笑的看着他,只见他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戏觑,几分得意,甚至还有几分不怀好意。

  方宓语心底顿时一颤,有种不祥之感,李盟不会发现了这酒有问题吧??

  再仔细的看了看他的眼睛,发现他依旧是那番色迷迷的嘴脸,方宓语稍微疑惑后,不着痕迹的把自己的手抽离。

  “那好,不过这酒,我可不能多喝了。刚喝了白酒,如果红酒再多喝,一定会醉的。”方宓语有些心虚。

  她的酒量可不怎么样,要是醉酒就麻烦了。不由得想起那个人也可能在,偷偷地吩咐助理李倩去寻找。

  李倩回来告诉她,王方华确实也来了,但是因有事就先走了。

  方宓语心底苦不堪言,真是自作聪明,为了不尴尬,没去找他,现在想找人家救命,人家却不在了。

  方宓语不得已,只能喝,不过这次可是货真价实的酒!

  很快,她的头就晕眩起来,就连思想也不受控制了。方宓语心底很难受,像火燎了一般,仿佛是想吐,又仿佛是想小便,总之弄得她很是不舒服。方宓语忍着难受说:“我去下洗手间。”

  说完,不等李倩去扶,自己已经站了起来,向洗手间冲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吃定男神这棵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吃定男神这棵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