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家属闹上门
紫煜2020-01-13 18:003,295

  洗完澡,躺在床上,眼前全是孟良迪的身影,怎么挥都挥不去。

  手机响了,是王方华打来的。方宓语呆呆的看了很久,也没接。对于王方华,方宓语觉得,他只是表哥,没有任何想法。

  虽然王方华确实不错,可是她对他就是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更何况,如今她又与孟良迪见面了呢?

  无比烦躁的打开了电脑,刚登录了QQ,孟良迪就发了短信,问方宓语要Q号,说有事与她商讨。

  方宓语看着短信愣了几秒钟后,才回了短信。

  其实她当年与孟良迪就是在Q上认识的,只是后来由于他的拒绝,方宓语把他删了。

  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又和他相遇。

  打开邮件,方宓语看到了秦观的邮件,里面有他对策划的修改,方宓语认真的看了,觉得秦观果然厉害,经过他的指点,很多问题都迎刃而解。

  于是方宓语又给秦观发了一封感谢的邮件。

  没过几分钟秦观就回复了她,问了些无关紧要的话,让她不要想太多,好好工作什么的。

  其实方宓语想说,只要他不想多,自己就OK的,可是想了想,还发了微笑与谢谢。

  方宓语纠结的心,不知道是因为秦观修改的策划,还是因为秦观的安慰,居然有些好转。

  这一夜方宓语做了个很奇怪的梦,梦中自己居然嫁给了王方华,而孟良迪却突然出现阻止。

  醒了后,方宓语就抱着枕头狂笑不止。

  “方宓语啊方宓语,你一定是昏了头吧!五年前他不会喜欢你,五年后又怎么会喜欢你呢??真是白日做梦!”方宓语自言自语的责怪了自己后,收拾好心情去上班了。

  一天的心情,极其的好,做起事来也极其顺,就连视频的事都忘记了。

  直到半个月后,李倩神秘的问她,是不是请什么人帮忙处理视频的事了。

  方宓语这才想起来这事,只是被李倩那么一问,方宓语才知道,因为视频的事,李盟被宇达公司解聘了。

  “这事和李盟有关?”方宓语问李倩。

  “我也不是很清楚。”李倩摇头。过会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又说:“方姐,你还记得那晚么?”

  经李倩这么一提醒,方宓语顿时明了:“你是说李盟上次灌我酒不是偶然?”当天她为了能拿下鼎立的项目,又不被李盟占便宜,所以伙同李倩一起用白水代替白酒,难道被李盟发现了么?

  “那天你当着大家的面一口闷了‘白酒’后,他们都对你有些敬而远之的,而李盟那个色狼更是做起了缩头乌龟,都不敢和你碰杯,后来却突然要你喝红酒?我当时就觉得奇怪,但是又不明白哪出错了。现在想来,那色狼当时一定知道了你喝的是水,不是白酒,所以才灌你红酒。”李倩分析。

  方宓语点点头,深吸一口气道:“他既然已经被解雇了,这件事就算了,再说他也没占到什么便宜。”

  只是方宓语的事,并没有因为李盟被解雇而得到缓解,反而更加严重。

  具体事情是这样的,李盟被解雇三天不到,就出了人命。而矛头直指方宓语。

  本就一心只在工作上的方宓语,在事发后第二天才知道。

  这天家属闹到了方宓语的公司,抱着死者的遗像,非要和方宓语讨个说法。

  方宓语是到了公司才知道的。

  好在李倩早就在门口,让保安把方宓语保护住了,不然非被死者家属活剥了不可。

  方宓语怎么都想不通,这死人了又和她有什么关系?

  再加上这几天因为工作的事,与孟良迪的意见不合,方宓语简直烦透了。

  “方姐,听说死者是因为鼎立的项目被李盟给睡了,然后又没有接到项目被领导炒鱿鱼,而且还怀孕了,然后这个李盟又不承认,所以一气之下就自杀了。”李倩和方宓语分析道。

  “所以事情就牵扯到我了?”方宓语冷笑的摇头。“我说现在人的脑袋都秀逗了么?不会想问题么?这事和我有什么关系?还有,警察都是干什么吃的!让死者家属这么闹??”

  “方姐,确切的说,警察还没来。”李倩小声的道。

  “什么时候报警的。”方宓语无奈的摇摇头。

  “死者家属来了后就报警的。”

  李倩的话一落,方宓语的手机就响了,拿起来一看,方宓语有瞬间的错愕。

  因为电话是秦观打来的。

  “宓语,你那边怎么样了?”电话一接,对方就问。

  “谢谢您,没什么事。”方宓语客气的答道。

  “若是解决不了,我这边有朋友可以帮得上忙,你看需要不需要?”秦观问。

  “不用麻烦了,本来这件事就和我无关。”方宓语笑。她没想到秦观会知道此事,而且还是第一个打电话来的人。

  两人又聊了一会,方宓语又和他说了一些关于项目上的事,最后秦观再三嘱咐,若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尽管找他。

  方宓语答谢后,电话刚挂,王方华也来了电话。电话里的说辞和秦观的差不多,无非就是要她自己注意,最后还邀请她去王家吃饭,说姑奶奶很挂记她。

  方宓语看了看手腕上的血玉镯,笑着摇了摇头。

  在那晚父母把话都挑明后,她曾试图把这个玉镯取下来,可是无论怎么取,都没办法拿掉它。就算她用了肥皂也毫不管用,真邪气,她都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戴上去的。

  最后无奈,只能带着它,好在它不是很难看。

  见方宓语看着玉镯出神,李倩又敲门道:“方总,孟总来了,在茶室。”

  孟良迪?方宓语有些惊讶。

  “好,我这就去。”方宓语带上资料,去了茶室。

  其实自从与孟良迪合作后,他们经常见面,只要有问题孟良迪都会来找她。可是昨天他们不是刚刚因为意见不合而冷战了么?怎么这么快他就来找她了?他想通了?

  茶室里,孟良迪没有像以往一样在泡茶,而是有些不安的站在窗前。

  “孟总。”方宓语叫了句孟良迪。

  孟良迪的身形一愣,缓缓回过身:“你没事吧?”

  “没事啊。怎么,你也听说了?”方宓语见孟良迪那表情,就知道他为何而来了。

  心底莫名的一跳,说不出是讶异的还是感动的感觉。

  “没事就好,这事都是我考虑不周。”孟良迪点点头,说完,轻笑的坐下,又开始泡茶。

  方宓语看着孟良迪完全把茶室当作自己的家,心底没来由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他的随意,好似完全没把她当外人……

  打住打住,方宓语,你当年就是因为他约你看了电影,你就误以为人家对你有意思,他写了几个QQ签名,你就以为是他对你说的话。然后你就自作多情的以为,他喜欢你,然后你就拉下脸皮,放下尊严,毫无顾及的去表白了。最后还毫无尊严的打电话请他出来看电影,以及送礼物,名义说是告别,其实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你就是放不下他,希望他可以被你感动!

  可是当年你自作多情了,当年你也高估自己了,所以你一败涂地。

  怎么?如今好了伤疤忘了疼了?

  还是你觉得如今的你,比五年前的你更有魅力了?能让他心动了?

  醒醒吧!别白日做梦了!人家只是出于合作伙伴的原因,多关心了下你,你就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了??

  方宓语在心底否认了孟良迪的意图,缓缓地道:“这事怎么能怨你呢,要怪也只能怪那人自己不爱惜自己的生命!”。

  方宓语说这话,不是针对那死者,更不是没有同情心。

  这五年来,她早就明白一个道理,只会怨天尤人的人,是没办法成功的。别人帮你,是出于情分,别人不帮你,是出于本分。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对别人的帮与不帮做出任何的批判与计较。

  所以,她不同情那个女人为了项目,爬上男人的床,最后因为某种原因而自杀。

  这是她自己选择的道路,不是么?

  既然选择了,就要承担其后果。

  只是这些话,她自己知道就行,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给别人听的。

  以免别人又要说她冷血无情,没有人情味了。

  孟良迪愣了下,点点头,没再说话。

  一时间方宓语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诧诧的坐下,与他喝茶。

  孟良迪与五年前比起来更加成熟,更加迷人了,只是话却不如当年那么多了。

  方宓语记得,当年孟良迪见她第一面的时候,就毫不留情的说方宓语的普通话说的不标准。然后两人就开聊起来,那个欢快啊。

  只是时间到底是把杀猪刀,让人连说话都不会了。

  警察过了半个多小时才赶到,见没有出事,对死者家属‘好言相劝’后,只是草草了事。

  方宓语本以为这件事,死者的家属不会就此罢休。却没想到,一连三天,死者家属也没来闹过。

  弄得方宓语十分奇怪。

  按说,他们来闹,没有得到结果,是不会那么轻易的放弃的啊?

  可死者家属为什么就那么放弃了呢?方宓语怎么都想不明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吃定男神这棵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吃定男神这棵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