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成了狐狸精?
紫煜2020-01-13 18:002,382

  第二天。

  方宓语有些哭笑不得。

  明明是要好好休息的,因为一心想着设计方案,反而没休息好。

  顶着两个熊猫眼,精神抖擞的去工作了。

  李倩正好刚到公司,见到方宓语的车后,惊讶的多看了两眼。见她下车向她走来,她疑惑的问:“方姐,方案不是交给孟总了么??”

  不是说要休息几天么?怎么又跑公司来了?李倩的眼睛向方宓语的手上看去。

  感受到李倩的目光,方宓语微微一笑,抬起手:“没什么大事,就烫了一下。”李倩一向很细心,就算她什么都不说,只要一个眼神,方宓语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说完,就把手里的文件交给了李倩,然后朝一楼的洗手间奔去。

  还没进厕所,就听到有人说:“你说那个方宓语到底什么来头?这么大的事就莫名其妙的被解决了?”

  “呵,能有什么来头?”另一个轻嘲:“还不是潜规则,不然就凭她?也能做到总监的位置?”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一件事,上次我还看到她进了老板的车子呢。”刚才那个人说。

  “哼,狐狸精。”十分厌恶的语气:“最近还钓到了几个高富帅,真不知道那些人的眼睛是不是瞎了,居然喜欢她这样的人!”

  “我看她非一般的狐狸精,上能搞得定老板,下能搞得定员工,对外还能让人家乖乖的把钱投资过来,就连宇达投资公司的李盟都因她丢了饭碗。真是上下里外兼备,一样不失呀!”十足的讽刺,又带着尖酸刻薄的诋毁。

  “不然那个人命案又怎么会那么快就撤销了?还不是背后有人帮她搞定的!?”

  “你小声点。”

  本来方宓语对她们的话是不屑一顾的,却又因最后一句话,点中心脏,一时间愣在那了。

  所以当两个人走出洗手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在那发愣的方宓语。

  两人脸色一变,低头,匆忙从方宓语身边快步走过。

  方宓语一直是以员工的身份出现在公司里的,再加上她保密工作做的好,所以没有多少人知道她是公司老板的女儿。对于别人说她靠潜规则上位,她已经免疫了,可是话题又牵扯到了上次的命案,她的心脏猛地一跳,她差点把这事给忘了。

  明明记得要去弄清楚是谁帮了她,却时隔这么久都还稀里糊涂的。她呀,是工作傻了,还是因为孟良迪的出现变傻了?

  同事的话,让她连厕所都忘记上了,直接又折了回去。

  一抹阴影慢慢笼罩了过来,一双眼熟的鞋子出现在她的面前,大脑有些迟钝的她,茫然的抬起了头,一张帅气的脸正微微低着,黑白分明的眼睛认真的看着她。

  孟良迪一米八的身高,长得帅,又是背光而站,再加上“突然”出现在方宓语的面前,方宓语只觉得神思一晃,有种天外来客的感觉。

  她一惊,吓了一跳。怎么会出现了幻觉?而且还这般的真实?她好笑的垂眸,轻笑一声。可是抬眼的时候他依然在她眼前,这次她不再怀疑是自己幻觉了,半分讶异半分肯定的道:“孟良迪。”

  孟良迪点了下头,问:“你怎么没在家休息?”。

  “没什么大事,只是烫了一下而已,已经好了。”方宓语轻笑的回答。

  孟良迪的目光,落在了她的手上,然后眉头微蹩,抬眸看着她,那国宝级别的特征在她的脸上十分突兀,整个人看上去憔悴不少:“还说没事,昨晚都没休息好吧?”。

  “这么点小伤不算什么。”方宓语看了看自己的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见她那神情,他确信了她确实不是因为伤而没休息好的。他反问:“你对我不放心?”

  被孟良迪看穿了,方宓语有些尴尬。不过,她怎么能直接说,对他不放心呢?要说,也只能说,自己对方案负责!所以,她想了下后说:“我怕耽搁进程。”

  孟良迪嘴角微扬,好似笑了一般。方宓语更加尴尬了,第一次被看穿,第二次又被看穿,她有种想找个地洞专进去的冲动。

  “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关心我么?”孟良迪轻笑,丢下话,带头向电梯走去。

  方宓语心底咯噔一下,有种被小鹿撞了心脏的感觉。她这是被他撩了??

  见孟良迪已经走向电梯口,方宓语赶紧小跑过去。

  孟良迪让方宓语先进电梯,然后摁了开关和楼层,一时间电梯里安静极了。静谧的空间,方宓语的心跳声格外的清晰,她的脸颊也越来越热,有种火烧的感觉。

  其实孟良迪只是来取资料的,他没想到方宓语居然来上班了,心底有种说不上的感觉,像是担心,又像是讶异,还像是惊喜,总之,这莫名其妙的感觉,让他也变得有些迟钝了。

  虽然刚才他说话都一针见血,也能清楚的明白她的意思,可是现在他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话了。

  电梯里,这个暧昧,又发生过很多故事的地方,他是不是也要做点什么呢?

  侧眼,只见方宓语微垂眼帘,浓密的睫毛微微上扬,为她白净的脸上添加一抹生动。看她那样子,她是在看着自己的脚尖吧?据心理学上说,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对方要是垂眼看着自己的脚尖,不敢直视对方的时候,就说明她是想着自己的。

  不管这是真是假,孟良迪是不会去深究了。因为,他刚抬起手想去摸方宓语的头发,电梯就叮的一下开了。

  孟良迪蓦地惊醒,嘴角不自然的扯出一抹微笑,掩饰自己的尴尬。那只抬起来的手,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方宓语不知道孟良迪的想法,只以为他是礼貌的动作,对他微微一笑:“来者是客,你先吧。”

  这次孟良迪没有和她争,而是大方的出了电梯,然后进了办公室。

  李倩早就帮方宓语把资料准备好了,所以孟良迪一来,方宓语就和他开始讨论方案的事了。

  “昨天看了你近期的方案,我反复斟酌了下,觉得有问题的,我在附件里都有标注,你看下。”孟良迪说完,把随身带的文件递给方宓语。

  方宓语疑惑的打开,越看,眉头越蹩的紧。他所谓的不好,都是她最看中的亮点,比如说旋转型的带欧式特点的花坛,比如说现代化以植物为辅助的花架长廊,还有人工池边的秋千等等。这些都是按照女性审美标准设计的,而他居然完全否定。标注什么浮华不实用,而且容易出现危险,还耗费。

  “浪漫本身就是一个奢侈品,能住进我们小区的人,你觉得他们会在乎这点耗费么?”方宓语不满的提出反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吃定男神这棵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吃定男神这棵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