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小乞丐
齐翙2018-01-31 17:332,206

  这天早上,月寒像往常一样醒来,阳光透过树枝和窗户,柔柔的照在被褥上。她转过头,看到烟灰色道服已经整整齐齐地摆在了柜头。穿戴整齐后,朝院子里走去,小优已经在扫地了。听见月寒的脚步声,小优回过头甜甜地道:“仙姑姐姐!您醒啦!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在屋里的桌子上,您快去吃了吧!”

  月寒噙着笑点了点头,说:“起这么早呀,辛苦你了,过来和我一起吃吧。”小优欢呼一声,放下笤帚跑向月寒,月寒摸了摸他圆鼓鼓的小发髻,携着他一同坐下。

  小优喝了口豆浆,拿起馒头大大地咬了下去,嘴里塞得鼓鼓囊囊的,咀嚼着,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似的皱着眉头看向月寒:“姐姐,这次师父的忌日你怎么又没喊我一起去。”

  月寒咽下嘴里的东西,说:“这次我有些事要和师父讲,不方便带你一块去,下次,下次一定带你。”

  小优撅了撅嘴,不情愿的嘟囔了一声,又狼吞虎咽的吃起来。月寒看着小优这样子,忍俊不禁,拿着手帕给他擦了擦嘴,直说:“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把帕子放在一边,低头捧起自己的碗,喝了口豆浆,想起小优的身世。

  那是两年前,父亲过世一年的忌日,她照例下山买祭拜要用的物什,不想路上看到一个小乞丐,约莫五六岁,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捡着面店老板用剩下的面糊糊吃。旁边还有一个乞丐和他推搡争抢,她赶忙走过去,把小乞丐拉到身后,斥道:“他只是个孩子,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这么欺负他。”

  乞丐抬头刚想扯皮发作,一看,愣住了。原来是个小姑子,十五六岁的年纪,长得清雅秀气,扎着白发带。咕噜了一下眼珠子,想起了什么,心里有了计较,赶忙起身装作恭敬地作了一揖,道:“原来是月寒仙姑,小人有眼无珠,冒犯了仙姑,还请您见谅。”

  说罢又换了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我也是没办法呀,饿了好几天了,这小崽子这么小的个子,胃还没长开,又用不着吃那么多东西,我就是从他手里拿了一点嘛……”他转了下眼睛,笑道:“早就听闻守静仙人乐善好施,经常布施给我们这些穷人们饭粥,想来守静仙人的高徒月寒仙姑肯定也是和他一般的心肠,您也救救我吧,您帮了我我肯定不会为难这个小崽子了。”

  月寒看着他这小人的嘴脸,厌恶地皱了皱眉头,拿出怀里揣着的钱袋,直接掷给了他,乞丐颠了颠,满足的作了个揖走了。

  一直在月寒背后瑟瑟发抖的小乞丐摇了摇她的衣角,月寒这才注意到这个小小的人儿。只见他脸上脏脏的,但是五官端正眉目清秀,他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月寒。月寒蹲下身,摸了摸他的头,掸了掸他身上的灰,小乞丐微微躲了躲,又觉得不妥,腼腆的笑了笑,羞涩的看着月寒,说:“脏。”

  月寒见他虽然脏兮兮的,但是透着一股灵气,又如此敏感,心中更是同情。道:“我正好缺个小厮,你愿不愿意跟着我上山,帮帮我的忙呀?但是山上没有什么好玩的哦,只怕你会觉得寂寞。”

  小乞丐眼睛一亮,拼命点着头,稚气地拍着胸脯说:“好好!我可能干了,绝对不让姐姐失望,再说山上不有姐姐你嘛,我才不会觉得寂寞呢!”说罢牵起月寒的衣角,眯着眼露出灿烂的笑。

  月寒带着小乞丐买了几身合适的衣服,便领着他上山,把他安置在一间空屋子里。俯身摸了摸小乞丐的头道:“今天是我师父的忌日,我要去祭拜他,被褥应当在柜子里,你自己收拾一下。我先走了。”

  小乞丐懂事的点了点头,月寒便拿上祭祀之物离开了。

  过了晌午,月寒回到道观,只见院子里一地的落叶都消失了,屋子里也收拾的整整齐齐,她走到小乞丐的屋子前,敲了敲门。只闻屋子里传来哒哒的跑步声,房门打开了。

  一个小童探出脑袋,开心地笑着道:“仙姑姐姐你回来了!你看我收拾的干净不!”

  月寒端详着小童,他脸上的污渍已经消失不见,露出了带着婴儿肥的白嫩脸蛋,大大的眼睛黑白分明,像是单纯可爱的小鹿,红润的双唇泛着水润的光泽。穿着一身蓝布衣,扎着羊角辫,愈发显得可爱灵动。

  月寒心下喜爱,摸摸小童的脑袋,说:“辛苦你啦小不点,你也见着了,这是个道观,我也一心向道,你在这里给我帮忙,我不算你出家可好?这样你可以少些拘束。”

  小童挠着头笑道:“其实都没关系啦,我能有个遮风挡雨地方我就很满足啦,我不在乎这些的。”

  月寒领着小童坐下,问:“你唤什么名字,为什么会沦落到街头呢?双亲可还在?”

  小童垂着头:“都不记得了,我记事以来就一直在一个老乞丐身边,我们住在城西的破庙里,他也没有给我起名字,一直抚养我,把乞讨来的食物给我吃,我们相依为命,一直到四岁……他年纪太大了,去年冬天太冷了,没撑住走了……然后破庙也被其他乞丐占了,他们把我轰出来了,我就一直在城东那边沿着街翻翻别人家户后的杂物堆找找东西吃……”

  小童边说边抹眼泪,月寒也不免有些唏嘘,沉默了半晌拉起小童的手,说:“不要难过了,以后就跟着我罢,你就像现在这样唤我姐姐就好,只要姐姐有的吃一定不会让你饿着。那既然你没有名字,我就唤你……小优可好?”

  “小优……小优……”小童嘴里重复着,擦干净眼泪,雀跃道:“好诶!我有名字啦!”

  一只小手在眼前晃动,打散了刚刚在眼前的画面,月寒回过神来,看向手的主人,小优噘着嘴:“姐姐你在想什么?怎么吃着饭也能发呆。”

  月寒忙道:“噢,我就是愣神了,在想中午吃啥呢。”

  小优嘿嘿坏笑:“吃着这顿想着下顿,姐姐就该多吃点,想吃啥跟我说,小优一手包办!”

  说说笑笑中早餐就这么吃完了,月寒见今日天气大好,便收拾了一下行装,戴着斗笠背着药篓出门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弃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