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一样的兵营梦
i无风2018-02-07 00:204,757

  团结就是力量,从那次事件后,通信连一排一班的战友们比以前团结了很多。这让高分的心里觉得说不出的舒服,然而这种舒服感也让他彻底的陷入了这种安逸的生活中,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军营梦。

  “高分!忙啥呢?”夏天从外面回来,看到高分便随口问了一句,但是高分并没有回答他,也没有理他,于是他好奇的走过来,一看便嘲笑起来:“你缺呀,整天抱着根擀面杖,拆了装,装了拆的,你有意思吗?”

  高分抬起头,举起手中的八一杠在夏天眼前晃了晃,一本正经的说:“看清楚了,这是枪!”

  “哎哟,傻子哥!”夏天一脸不屑的问:“你说你连颗子弹都没有,如果敌人来了,你这宝贝枪能打倒敌人吗?”

  “能啊!”高分瞪大了眼睛说:“用枪栓砸呀!”

  夏天看着高分那认真的模样便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拍拍高分的脑袋问:“那你自己说,这跟擀面杖有什么区别呀?”

  高分也笑了,觉得自己好像钻进了套里,他拍拍手中的枪,笑着说:“区别啊,这枪比擀面杖要贵!”

  “嗯!这可贵多了!”夏天故意拉着长声说,说完俩人都笑了。等高分把枪装完,夏天便拉起他说:“你这就纯属闲的,走,咱们打球去!”

  “嗯,这个可以有!”高分也是一个十足的球迷,打篮球对他的吸引力从来也没有减弱过。

  来到篮球场,高分撸了撸袖子刚要开战,却听到身后有人喊他。他回头一看,是新兵连的战友,于是兴奋的迎了上去:“孔凡林!怎么在这儿也能碰上你,你去哪个连队了?”

  还没等孔凡林回答,夏天却像见了明星似的跑上前去,惊讶的问道:“你是孔凡林?侦察连的孔凡林?哎呦喂,终于见到活的了…”然后他在高分面前手舞足蹈,语无伦次的说:“孔凡林!大作家!你们认识啊?”

  “侦察连?”高分似乎没有听见夏天对这个作家的描述,却对侦察连这三个字特别敏感,于是非常羡慕又有点嫉妒的问道:“怎么,你被分到侦察连去了?”

  “别提了,人人都羡慕的侦察连,而我去了却只能做个文书…”孔凡林明显的闪过一丝失落,又接着问道:“你呢?去哪个连队了?”

  “我?”高分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说。倒是夏天快人快语,说:“我们是通信连的!跟你们侦察连离得挺近的!”

  “哦,你们是通信连呀!”孔凡林笑着说:“挺好的!最起码…生活挺安逸的,号称是部队里的养生堂嘛…”

  孔凡林的这些话让高分觉得无地自容,他很无奈的说:“有什么办法呢?好在我们是有线通信,还能时不时地背个电台、线圈什么的满山跑,要是搞无线通信,那可真就是养生堂了…”

  “你不是计算机系的吗,干嘛让你搞有线啊?”孔凡林打抱不平的说:“其实,以你的身体素质,完全应该让你来我们侦察连的,可为什么会调你去通信连呢?”

  “这不是很正常嘛!”高分坦然的说:“你学文的去当文书,我学理的去通信连,合理分配,这都是咱们的命呀!”

  孔凡林听了摇摇头,笑着问:“你还信命呐?”

  “以前可以不信,说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没错!可现在,命令就是我们的一切!你得信还得听!”高分说:“我们是军人,服从命令就是我们的天职!所以我们就只能服命认命!”

  “呵呵,你这都是什么脑子…”孔凡林不以为然的说:“人家命令就是给你指了个地,又没有绑住你的手和脚,你自己还能饿死了?再说了,你这一生也不能只为这一个命令活着吧,以后还会有很多命令等着你,你得自己站起来,去改变未来!自己要走的路不是命令安排而是能力使然!”

  “哎哟喂,真不愧是大作家,说出来的话就是不一样哈…”夏天恭维的说。

  孔凡林听了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哪有啊,跟着首长时间长了,耳熏目染的,总会记住一些…”

  这时,团部的大楼下有人远远的喊:“小孔!在那干嘛呢?”

  “是我们连长,我先走了高分!咱们有时间再聊!”孔凡林说完便朝远处跑去。

  孔凡林走后,高分再也没有心思去打球了,他坐在石阶上,默默地注视着远处的体能训练场。夏天一看便急的大喊:“嗨,你怎么坐下了,咱们不是去打球嘛!”

  高分无精打采的说:“不打了!你去打吧,我想静静!”

  夏天听了眼睛瞪的更大了,问道:“静静?你女朋友啊?”

  “你个缺货!还能不能有点新鲜的?”高分笑了起来,说:“我女朋友不叫静静,叫袁袁!”

  “管他是静静还是圆圆,咱们先打球去,这球不就是圆圆的嘛!”夏天还是一个劲的催促着。高分默默地站起来,说:“你去吧,我先回去了!”

  “你回去干嘛呀?”夏天无奈的冲高分嚷道:“去想静静?还是想圆圆?还是回去继续拆你那把破枪啊?”

  高分突然笑了起来,是自嘲的笑。他忽然不知道自己将要干什么,就好像自己一无是处。想想当初,他为了冯袁,为了自己的梦想来当兵,曾经承诺过冯袁的话,好像都成了泡影。而如今,自己却只能在这个陌生的军营里迷茫的徘徊着。

  在团部的例行会议上,各个连队做完工作汇报,团长又问道:“今年的新兵工作都做的怎么样了?要从心理和生活上给他们断奶,让他们尽快的融入到我们这个大集体中,不能有一个同志掉队。工作要做全面,更要上心,要充分利用和发掘身边的资源,将他们的优势充分的发挥出来。在这里,我代表团部,对侦察连的孔凡林同志作出口头表扬。在下到连队的这一个多月来,他能很快的适应并投入的新的工作中去,各项工作都很到位,而且还在军报上发表了几篇文章,这不仅是新兵的楷模,也是我们每一个战士应该学习的榜样。对于这样的新兵,我们必须嘉奖,他在大学里就已经入党,那我们就给他优先提干的资格!”

  会议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阎团长着重点了那几个大学生新兵,就是对通信连的高分只字未提,这让钟凯心里忐忑不安。

  会后,待其他的连长都离开后,团长将团部直属的四个连队主官留了下来,又做了些细节方面的指示。临了,他问道:“钟连长,你们连的那个高分怎么样了?”

  “报告!”此时钟凯的心情从忐忑变成了紧张,他腾的站起来,把团长都吓了一跳,团长示意他坐下,说:“你干嘛?吓我一跳!家长里短,吹牛打屁,不会啦?”

  “团长,你也知道我们连在咱们团里那是最软的,你把他放我那儿,就不怕捂臭了?”钟凯有些抱怨的说。

  “那怎么也没见你捂臭了呀?”阎团长开玩笑似的说:“你就说他现在什么情况吧,情绪怎么样啊?”

  “好着呢,我看他倒是适应了我们那种安逸的生活了!”钟凯轻描淡写的说:“倒是不惹事了,也不闹情绪了,现在是团结战友,遵守纪律,跟其他的老兵没什么区别。倒是比老兵更沉默,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一点用都没有,就跟个摆设似的!”

  团长听了也沉默起来,旁边的张连长小声说:“老钟,要不我把你这吉祥物带走得了,这小子要是去了我们侦察连,那肯定就不一样了…”

  钟凯一听,点头说:“赶紧的!赶紧把他带走吧…”

  “想得美!”阎团长瞪着张连长说:“这要是到了你那里,还不得变成个机器人啊!行了,散会!”

  一连好几天,高分都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只是在玩弄他那支八一杠。夏天走过来调侃道:“幸亏这枪是铁的,这要是个活物还不被你玩死了?”

  高分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继续装他的枪。夏天见自己话没什么效果,便想了想又问:“高分,你跟那孔凡林是怎么认识的?”

  高分依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随口反问道:“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嗨!大作家谁不认识啊,只是他不认识我而已!”夏天见高分开始说话了,就手舞足蹈的说了起来:“他在咱们军报上发表过好几篇文章了,你没看过啊?噢,他是学文的对不对?这大学生就是不一样!”

  高分停下了手中的活,问:“军报?在哪儿呢?”

  “你想看啊?我去给你找…”夏天刚要离开又突然回过头来问:“你们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高分抬起头无奈的说:“真是个缺货,我们在新兵连是一个班的!”

  高分没有再去玩弄他那把老旧的步枪,他开始翻看着夏天找来的那几张报纸。上面有好几篇孔凡林的文章,其中一篇引起了高分的注意,因为他想起了自己。这篇文章就叫《我的兵营梦》

  在我还不知道什么是梦想的时候,他们就悄然的走进了我的生活。一群身着同样绿军装的年轻人驻扎在了我们的学校大院,他们一样的挺拔而魁梧,他们一样的沉稳而乐观,他们一样的勤劳而友善,他们就是我心中真正的男子汉,在我还不知道什么是解放军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长大后要成为他们那样的人!

  有人说这就是最初的梦想,可是这个梦想在我的脑海中渐渐淡化,那些魁梧挺拔的身影也变的越来越模糊,我以为自己会忘记儿时的那份幼稚和天真。

  慢慢的,我长大了。我认识了他们的名字:中国人民解放军;我也知道了他的名字:兵!可是,在我的梦中,却已看不清了他们的面孔…

  当冷风吹过十几年寒窗的苦读,青春热血的我走进了大学的校门。当我真正穿上那身迷彩站在阳光下的时候,当我再次见到那些依然挺拔的身影的时候,当我成为天地间绿色方队中渺小的一员的时候,我忽然间看清了,这就是我的梦。我再次告诉自己,我要成为他们那样的人!

  走过了那年的天真,走过了那年的任性,终于我又倔强的走进了自己梦想的兵营。穿上那身绿色的军装,瞬间觉得自己无比的高大,觉得自己的身影变得魁梧而挺拔。正步走在湛蓝的天空下,齐步走在绿色的兵营中,我可以自豪的告诉全世界:我们的名字叫中国人民解放军;我的名字就叫兵!

  我的梦想实现了,因为我就站在梦想的兵营中,成为了蓝天下的那一抹绿。我的梦想才刚刚开始,因为我是一个兵!

  无数次,在我的梦中看见,十三亿中国人的梦想编织成一面鲜红的国旗,而托起它的,就是那些在天地间毅然挺拔的绿色身影。无数次,我在梦中看见,那绿色迷彩下包裹着的是一样鲜红而火热的心,因为我们有着同样的梦想:保家卫国。无数次在梦中,我看见曙光映射着的都是同样的面孔,因为我们都是中国人民的一个兵。

  清晨的号角将我从梦中唤醒,我要带着自己的梦想,去守护我们的中国梦。当自己的身影在祖国的大地上变得越来越渺小,我骄傲的告诉自己:我是一个兵!

  这篇文章的署名是616团侦察连文书:孔凡林。高分静静地看着,他又一次想起了自己的梦想。他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篇文章,脑子里却浮现着自己经历的一幕幕。过了好久,他才恍然大悟般的自语道:“原来,我们的梦想都是一样的…”

  “诶,诶!高分,高分?…傻子?”夏天喊了半天高分都没反应,于是他用力在高分脑袋上拍了一巴掌,问道:“你个傻子,在想什么好事儿呢?”

  “啊!啊?我?”高分如梦中惊醒般,待他缓了一缓才笑着说:“我在想我是不是该干点什么了…”

  夏天兴奋的说:“对呀!走,咱们打球去!”

  “切,你个缺货!”高分甩开他的手说:“我是说我们该干点正事了!”

  “你个傻子能干什么正事呀!”夏天又拍了他一下说:“打球不就是正事嘛!”

  “你说我好不容易才来当这个兵,不能总在这吃干饭吧?总得给自己找点还活着的感觉吧!”高分笑着自言自语的说:“老孔说的没错,我们穿的都是一样的军装,脚下踩得是同一块地,头上顶的是同一片天,不管我们干什么,都是为人民服务!既然军营不想给我们留下深刻的记忆,那我们就给军营留下点难忘的东西!”

  夏天越听越糊涂,他用手摸着高分的额头问:“哎呦喂,这是傻子开窍了,还是傻子脑暴了,这样怎么就不深刻不难忘了?”

  “你个缺货!”高分将夏天的手打开,说:“当兵上战场,战友同生共死的浴血奋战,一起喊,一起叫,那样的军旅回忆才深刻嘛,像我们这样吃喝拉撒睡,有什么难忘的!”

  “噢…说的也是!”夏天好奇的问:“那你想干点什么?能让军营记住你啊?不会是要叛变吧?”

  “你个缺货!你才叛变呢!”高分说完突然变得像个十七八岁的花痴少女,他自我陶醉的说:“从现在开始,我要追梦…”

  夏天听了连连点头,并很肯定的说:“嗯!嗯!傻子追梦!确实挺难忘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特种兵之红盟怒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