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是不是男人
令狐老梅20182019-03-19 14:482,611

  陈冬杨出门等了一根烟的时间,张小白才缓缓出来,她说了一句,走吧,率先往电梯的方向走。

  陈冬杨一动不动。

  傻啊,她说走就走,去哪?已经几点钟?困死了,没兴趣。

  张小白见陈冬杨没动,赶紧停住,回头问:“怎么不走?”

  陈冬杨说道:“我住对面呢,你让我去哪?”

  “我去个地方,见个人,你载我。”她从包里掏出车钥匙晃着,钥匙在晃,人也稍微发晃。

  “喝了那么多酒,赶紧睡吧,明天再去。”

  “必须今天去,说好的,你送我一下,我如果不是喝了那么多酒,不用你。”

  “你还嫌弃是吧?”

  “你去不去?”

  去,陈冬杨当然不乐意,但想到明天走的时候要坐她的车,得罪她要吃亏,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但陈冬杨很显然做了一个不那么正确的决定,或者甚至说是被骗了吧。他还以为去的不远,结果整整走了三十多公里,去到了下面的小镇。

  陈冬杨还连张小白去见的是什么人,说的是什么事,他都不知道。他把车子开到一个小区门口,张小白自己下车,从后尾箱拿了好几袋东西进大门。

  陈冬杨在外面等了半个多钟才看见她走出来,整个人摇摇晃晃的厉害,上了车就放低座椅半卧着死了一般。

  要开车了,陈冬杨让她扣安全带,她都要扭扭捏捏老半天。

  不过她就那么平躺着,线条优美,陈冬杨边开车边观察也是很写意。

  出了镇子,在国道上面跑了一大段以后,道路开始偏僻起来。其中一段连路灯都没有,路还很崎岖,不是上坡就是上弯,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开,免得出意外。

  但有句话说的就是经典,计划赶不上变化,他没有出问题,车子却出了问题,踩不上油,油门睡着了一般,完全没反应。

  这是,变速箱挂了么?

  陈冬杨利用车子的惯性,溜到路边停好,熄火,再打火,踩油门,依然没反应。

  再熄火,凉了几分钟,再试一次,还是相同的结果。

  张小白睁开眼看车子停在路边,四周一片漆黑,她不解的问陈冬杨:“怎么不走?走啊。”

  陈冬杨说道:“我倒想走,你这车子,不供油。”

  “怎么可能,我新车下地才几个月。”

  “你试试。”

  “我不试,你挂前进挡,踩油门。”

  真的不走,油门没反应,似乎变速箱都是没反应。张小白也是傻了,连忙给四儿子店打电话。可惜没用,三更半夜,没有专业技术人员帮忙解答车子的问题,就说了一句可以帮忙叫拖车。

  后来陈冬杨自己查了度娘,总算找到了问题的根源。

  这车是双离合变速箱,同款的车,很多车主开了一万几千公里之后,都遇上了相同的问题,叫做死亡闪烁,娘胎带出来的毛病,不进厂,无法解决。

  这下完蛋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路过的车辆都少之又少,就这样晾这儿了……

  张小白竟然还怪陈冬杨,她不懂什么双离合什么死亡闪烁。她就觉得是陈冬杨开坏了她的车,陈冬杨给她看度娘搜的信息,她一眼都不看,横蛮得很。

  这女人,没公主的命,却有公主的病,陈冬杨受不了她了:“你讲不讲道理?我不乐意出来,你让我送你,现在出了问题又怪我,只有你不能走吗?老子也要在这里陪你。”

  “我要你陪吗?我如果知道你要开坏我的车,我不用你来,我找个代驾不行?”张小白很坚决的杠回去,并且气焰嚣张。

  “我再说一遍,我没开坏你的车。”陈冬杨忍耐着怒火说道。

  “就是你开怀的,你给我滚蛋。”张小白自己开了中控锁,下了逐客令。

  面对这么个毫无道理可讲的女人,陈冬杨的脾气总归没忍住,他下了车就走。

  荒郊野岭,走了五六百米,气消了,他停下来,回头看。

  张小白半醉的人,要是路过的车辆看见她起了什么歹心,出了事,自己也是要担责的对吧?他有点不太敢走了,但是让他径直回去,面子上也挂不住,所以回到距离车子一百米左右,他停了下来,坐在路边的护栏上面歇脚。

  给自己点一根烟,抽了几口,掏手机看时间,凌晨三点钟。

  这个夜晚,看来要过得很有回忆了……

  摇摇头,正要放好手机,忽然有一个添加信息来自附近的人,点开看看,那头像明显是张小白。

  通过吗?思索了片刻,陈冬杨才做出决定,通过。

  这女人也是聪明,不知道自己的电话号码,也没有微信,但知道搜索附近的人,最近的距离就是自己了,陈冬杨还真有点儿佩服她。

  张小白发了一串问号,然后才是一句话:刚我有点冲动,你回来吧!

  陈冬杨:你让我回我就回,我不是很没面子?

  张小白:那你想怎样?

  陈冬杨:回酒店睡觉。

  张小白:你走路回去吗?三十公里。

  陈冬杨:我就不能走着走着碰见路过车愿意载我一程?

  张小白:我一个人害怕。

  陈冬杨:跟我没关系,你爱怎么地怎么地。

  张小白:你是男人,你能不要那么小气吗?

  陈冬杨:我有小气?是你骂我,你自己错,你还跟我蛮不讲理,你当你是人民币,人人都得宠着你?

  张小白:我喝了酒,脑袋不清醒,我真的怕,你回来。

  陈冬杨:你真麻烦。

  张小白没回复。

  烟抽完了陈冬杨才往回走,拉门上车。

  车门被张小白上了中控锁,拉不动,他拍了两下车窗,张小白才反应过来,连忙伸手打开。

  陈冬杨上了车也没说话,就枯燥的坐着。

  张小白没再睡觉,眼睛一直睁着,也没主动说话。

  直到沉默了超过半个钟,她才来了一句,你熄火再发动试试。陈冬杨照做了以后,结果没有变化,她又加了一句,有没有别的办法?

  陈冬杨说道:“我又不是修车的。”

  张小白委屈的说道:“那我还是打电话问吧!”

  电话她打了,开始说话还算客气,毕竟是求人嘛。对方说拖车要明天早上才来,她听了发飙了破口大骂,骂的特别激动,陈冬杨在边上听着都替电话另一端的接线员感到尴尬。

  后来她还联系了保险,得到的答案还是一样,三更半夜,不在市区范围,需要明天早上才能解决。

  她不死心,让保险接线员给她拖车司机的电话号码,她打过去,人家压根就不接。

  前后闹腾了半个多钟,她死心了,再度死了一般卧在座椅上面一动不动。

  陈冬杨对她说道:“快四点钟了,别折腾了,等几个钟,最多我们晚上再回港海城。”

  张小白说道:“说的废话吗?不然还能怎么办?”

  你妹,乱发脾气。

  陈冬杨懒得再理睬她,打开窗户抽烟,可是不行,人家介意。

  “你能不抽烟吗?”态度特别差,似乎就忘了是自己求陈冬杨回来的。

  陈冬杨直接下车,但就想下车抽而已!

  她竟然激动了大声吼叫起来:“又走是吗?一个男人这么小气,你不觉得很窝囊?还是你根本就不是男人?”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遇上抢劫的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娘的超级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