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简直是禽兽不如
令狐老梅20182018-01-14 10:002,405

  不过短暂的几秒钟,陈冬杨脑海里面闪过无数个儿童不宜的画面,只感觉下腹部一阵发烫。

  “你,没空?”见陈冬杨呆滞着不做答,柳烟离拿手在他眼前晃。

  “不是,我有空,我在想,我没准备礼物。”陈冬杨说,他怎可能没有,即便没有,这个约都是必须要赴的。

  “礼物不礼物的无所谓啦,你帮我把吕薇一个组挖过来,那就是最好的礼物了。”她笑,有酒窝,美不胜收,令人神魂颠倒,“我们启程了。”

  “嗯,好。”陈冬杨意乱情迷回了一句,他愣愣看着她的笑容,就那一秒,她让他去死,估计他都会心甘情愿,漂亮的女人就是有这种魔力。

  她挑的酒吧在江边的酒吧街,最高档幽静一家,坐二楼,能看见江面来来往往的船只,美景加酒,人最容易陶醉。

  她点了一瓶红酒,价格八百多,对陈冬杨而言,这个价格很贵,但对她而言,却是相当的便宜。

  红酒送一个果盘,外加两份小食,算是套餐。服务员刚把酒打开,柳烟离就说,她要上个洗手间。陈冬杨一个人坐着,品着红酒,望着江对面美轮美奂的船景灯景,心情无疑是很亢奋。

  旁边四周很多卡座,相距较远,互不干扰。

  忽然间,有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聊着电话经过,说着什么,你生日吗?没问题,肯定给你礼物。

  听了这话,陈冬杨脑子里突然一阵卡顿。

  柳烟离生日,自己什么都没准备,她说不用送,自己不能当真的来听对吧?

  他赶紧把服务员叫过来,问他这个时间点还能不能买来蛋糕?

  服务员说一百块,他能帮忙弄来,并且,保证十二点之前弄来。

  趁柳烟离还没回来,陈冬杨拿出一张钞票,五块钱,用这五块钱折了一个心形。他不知道这礼物是不是适合,送心,几乎等于表白吧?但当时就想送她一个这样的礼物,他身上什么都没有,也只能捡这种现成了。

  片刻以后,柳烟离脸带微笑走回来,坐下来就问陈冬杨:“有没有等的很闷?”

  “不闷,听听音乐,看看江景,蛮好。”陈冬杨怎可能闷,就算没有音乐,没有美景,没有没酒。就算这里是荒山野岭,让他等上一天两天,大概他都不觉得闷。谁让等的是柳烟离,他真的已经被她迷住,她的一颦一笑都能牵动他的一颗小心脏。

  “你喜欢听什么音乐?”她品了一口酒又问。

  “比较安静的类型吧!”陈冬杨想了想回答说。

  “比如呢?你可以说的细致点。”

  “歌剧算不算?当然流行音乐我也喜欢,但就是听,你让我有挑的条件,我会听歌剧。”

  她的眼神忽然变得古怪,不知是觉得陈冬杨一个小屌丝听歌剧,有点太过于附庸风雅,还是她自己也是喜欢听。陈冬杨不敢乱问,他选了一个更好的方式,等她自己说。偏偏她也没说,她端起酒杯,碰了一下陈冬杨的杯子,嘴里吐出三个字:陪我喝。

  她干了,陈冬杨也干。

  然后,第二轮,第三轮,双方边喝边聊,气氛也是很美妙。

  十二点之前的三分钟,服务员走来暗暗给陈冬杨做了一个手势,蛋糕已经弄回来的意思。

  陈冬杨对他点点头,让他去做准备。

  于是乎,整点十二点,他唱着生日歌把蛋糕端了上来。

  令陈冬杨哭笑不得的是,蛋糕很小,连半磅都没有。上面更没有生日快乐的字样,蜡烛都只有一根。

  你妹,这不是黑自己钱吗?

  好吧,陈冬杨也不能骂他,这个钟点,能弄来已经很不错。

  最关键的还是,柳烟离看见了这只小小的蛋糕,先是很惊喜,然后扑哧的笑了出来。

  陈冬杨硬着头皮对她说道:“经理,虽然不是很正式,但我觉得,还是能许个愿的,你看呢?”

  “嗯,好好,好的……”她还是忍不住笑,她的笑容,清纯圣洁,无比的迷人。

  下一秒钟,她双手扣在一起,闭上眼睛,陈冬杨则和服务员一起唱生日歌,旁边是围观的其他客人,他们却旁若无人。

  等她许完愿吹了蜡烛,服务员就走了,她带着笑意很好奇的问陈冬杨,蛋糕是从哪儿弄来的?

  陈冬杨说道:“我让服务员弄的。”

  “收你多少钱?”

  “一百。”

  “哈哈,一百,你被坑大了。这种蛋糕,外面卖十八块,这个时间还打五折,九块就能买来。”柳烟离说这话不是嫌弃,刚说完,忽然话锋一转说道,“不过,这份心意是无价的,陈冬杨,谢谢你!”

  “不谢。”陈冬杨心里暖暖的,当即掏了掏口袋,用五块钱折的心形也拿出来递过去,“买礼物来不及,这个……你不会介意吧?”他很紧张,手都在哆嗦。

  她望着陈冬杨手里的心形,呆了一秒,然后问:“你叠的吗?”

  陈冬杨不好意思的嗯了一声:“叠的不好。”

  “我觉得很好,我就不会叠。”

  “我教你。”

  “不用,你给我叠就好了。”她这话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伸手接过来,端详了好一会才小心翼翼放进包里,“再次谢谢。”

  “不谢,你喜欢就好。我给你切蛋糕。”

  “嗯,我也想吃了呢!”

  陈冬杨四处找刀子,没找到,只配了一只小叉子,用叉子切,好难看。

  不过柳烟离吃得很愉悦,他自己也有吃,其实很难吃,似乎已经变了味。

  她应该也有吃出来味不对,她不说,陈冬杨也不敢说,一人一半,她吃完,陈冬杨也吃完。然后,问题大了,她刚吃完喝了几杯酒,脸色就发青了起来,说肚子不舒服,想走了。

  刚出门口她就吐了,不是因为喝酒,他们才喝了大半瓶,她很能喝的,自己就能喝一瓶。

  关键还在于,吐完以后她没感觉舒服多了,反而除了脸色发青之外,还浑身冒冷汗。陈冬杨给吓死了,手忙脚乱拦了一辆车扶她上去。

  医院就在附近,五分钟车程,刚扶进急诊,医生稍微问了几个问题,就说她吃错了东西,要去洗胃。

  陈冬杨帮她去缴费,护士带着她走。

  等陈冬杨交完费去到洗胃室外面,能听见里面传出来很痛苦的声音。他的心揪着,因为他知道,可能是蛋糕的问题。他自己没事,那只是因为他是农村人,肠胃比较好,柳烟离城市人,比较娇贵。

  半个钟以后,柳烟离才躺在病床车上面被护士推了出来。看她挂着点滴,一张脸苍白无血色,陈冬杨都不敢和她说话。他心里很恨自己,更恨那个服务员,黑了钱就算了,竟然还害人,简直是禽兽不如。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吕薇的闺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板娘的超级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