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拾柒
月栖迟2019-10-26 17:242,174

  她有些不好意思,道:“那就麻烦夜公子了。”

  沈卿远听着,心里头很不是滋味,但出奇的没多说什么。

  一路回到了衙门,秦昭昭有了夜萧的帮忙,顺利的到了院中。

  她拍了拍灰尘,道:“多谢。”

  次日一早,她被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吵醒。

  沈卿远熬着个黑眼,不知哪折腾出来的,以鸟的羽翼为原形,做了个类似翅膀的玩意儿,架在了两个胳膊上。

  他想要尝试着飞进院子里,在外头练习了好多次,怎么使劲儿也飞不进去,一双脸都涨红。

  幸好这衙门后墙边没什么人,不然就糗大了。

  虽然很有想法,但还是失败了。

  他低低垂着个头。

  “沈卿远,是你吧?你又在外面捣腾什么呢?”秦昭昭穿好衣裳对着那面墙问道。

  “嘿嘿,昭昭,你怎么知道啊。我这不就昨天晚上睡不着嘛,就想着做了个可以飞的玩意儿,结果还是行不通啊。”他将东西从身上拿下来,放在地上,寻思着。

  她有些无奈,说道:“沈大公子,你这是第几回了,整日折腾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有什么好玩的。”

  沈卿远踢了一脚,拍了拍手,不管了。

  他四处望望,日头都出来了。

  “夜公子来了吗?”她看不到,只能问。

  “还没呢,你就这么希望他来啊?”

  秦昭昭结巴道:“我只是,只是巴望着他来,带我出去呢。我们不是昨夜定好了的,要去阿瑶姑娘说的那个方位探探么。”

  沈卿远以手遮掩在额上,挡着日头,而后便看到两个身形过来,说道:“来了。”

  夜萧看到了他身旁地上的东西。

  阿瑶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本公子的大杰作,只可惜还不完善,暂且不管它了。你,赶快把昭昭带出来吧。”沈卿远对着夜萧道。

  “你敢对我们公子无礼。”阿瑶上前几步。

  他扁了扁嘴,挑了挑眉,一副你能乃我如何的模样。

  她气得想动手,若不是怕公子会生气,她早就想解决他一顿了。

  在二人争吵间,秦昭昭已经出来了,稳稳的落住了脚跟。

  “沈卿远你多大人了,怎么还跟小孩一样。罢了不说这个了,阿瑶姑娘,烦请你给我们带路吧。”

  阿瑶看了自家公子一眼,得到准许后,她便去了前头。

  走在街市上,忽然见到京兆尹衙门的捕快,她立马遮掩在夜萧的身后,暗暗嘀咕道:“真不巧。”

  沈卿远一把将她扯到自己的身旁来,惹得她放手,问道:“干什么。”

  “你爹衙门的那些捕快朝着那边去了,跟我们要去的地方是相反的,有什么好挡的。”

  秦昭昭一看,果然是朝着另一个方向过去了。

  昨日爹爹去了一趟宫里头,她心里猜着约莫就是为了那无头妆娘一案,去跟皇后娘娘交待了。

  距离公主出嫁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她若没算错,就在三日过后了。

  爹爹他一定也有所察觉,纵观京城,也就属公主嫁人的事情最盛头。

  如果凶手趁着这个时候又做些什么,那么这个案子就是乱上加乱了。

  所以得尽快的抓到凶手,将这个案子在此之前破了,其他的慢慢再说。

  来到昨夜男子消失的地方,阿瑶解释说:“天太黑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就在这里,人没了的。”

  秦昭昭捏着下颔,低着头走动着,一面思索。

  好好的一个大活人,就在原地消失了?这周围也没有什么好躲的地方,她自来也不信什么鬼邪,那这人是去哪儿了?

  要说位置,这里也算是偏地,除了老旧的砖瓦房,是又寂寥空荡,基本无人走动。

  难不成还会钻地术?

  她抬脚在原地来回的走着,踏着。

  沈卿远与夜萧也没有停止探索,等人在周围开始摸摸探探。

  “昭昭,你说这里头有没有人住啊?”他敲了敲一个废弃的宅子木门,满是蜘蛛网与灰尘,门前还有许多杂草。

  “肯定没有啊,都这样了,草都长那么深。看来是废弃很多年了,有人就怪了。”她无心说道。

  夜萧凝着眉头,眼神四处扫视。

  “要不咱们还是早点离开这里吧,连日头都照不到,怪阴森可怕的。总觉得好像有人住一样。”他抹着两个胳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秦昭昭鄙夷的瞧了他一眼,道:“阿瑶姑娘说了,人就在这边消失的,这里肯定有什么端倪。”

  沈卿远吞咽了一口唾沫,越来越觉得森然,一股子的冷阴气。

  连这土壤都是湿润的。

  “还是快走吧,找了这么久了也没发现什么。我看估计就是那人的障眼法,还让我们锁定这里,其实根本就不在这。”他道。

  “沈公子说得,也有些道理。”夜萧启声道。

  “看看看看,我就说吧。昭昭,别找了,咱们还是走吧。你不觉得这儿越来越冷了吗,怪可怕的。”沈卿远缩着脑袋道。

  阿瑶悄无声息的站在他的身后,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他尖叫了一声,吓得连滚带爬到一旁,却无意间掉到了一个地洞,险些落下去,一双手扒拉着,十分吃力。

  “快!快拉我上去啊!”沈卿远的声音都有些哭腔,他不敢往下看,感觉自己的腿要被人拉下去一样,这地方太可怕了,搞不好有鬼啊。

  阿瑶瞬间将他拉了起来,感受到公子的眼神后,她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吓你的。”

  他大口的喘气,说道:“你这女人有病啊,还好没掉下去。”

  秦昭昭立即跑了过来,问道:“怎么样?”

  沈卿远费力的起身,望着那洞口,发现正是那些高高长着的杂草下所掩。

  她道:“这里果然有问题。”

  夜萧一个眼神示意,阿瑶便飞身进了旧宅里头,一片蜘蛛网缭绕,灰尘飞入口鼻。

  她将宅门拉开,从上头掉下来许多堆积的尘土。

  秦昭昭呛着咳嗽,以手挥着,见到了里头。

继续阅读:壹拾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