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拾伍
月栖迟2019-10-26 17:242,271

  秦昭昭笃思了会儿,问夜萧:“夜公子怎么看?”

  “凶手,很有可能是挑战皇威。”他看向她道。

  说得不错,皇后娘娘请进宫的妆娘队伍,在当日出了篓子。

  遥想这几日南漠城里会发生的事情,必定会想到公主出嫁一事。

  难道,凶手真正的目的其实是公主。又或者,是针对皇家的?

  不管怎么样,那死去的妆娘的身家底细还未出来,但理应是个普通不过的女子,又怎会结下这么大的仇恨呢。

  也不至于在众人的面前,残忍的杀害。

  这样大费周折的,仅仅只是为了一颗头颅。

  还是,想要利用此事,来表达什么?

  疑点重重,不知从何开始缕起。

  夜萧道:“既然是与王公子有关的,也就有了一条可靠的线索。”

  “可是,没有实在的证据,也不能证明什么。”

  “今日夜里,夜某会让阿瑶守在王府外头探探。看看那王公子会否将今日寻铁器一事,告知凶手。”

  秦昭昭明白了过来,说道:“引蛇出洞。”

  沈卿远则是一副鄙夷道:“哪那么容易,当人家是傻子啊。那么敏感的关头,凶手怎么可能会轻易出现,那王湛不就不打自招了么。”

  “试试呗,也不坏啊。”她以手肘撞了撞他。

  他嘴里叨叨了几句也不作声了。

  “谢谢你啊夜公子,今日帮了我不少忙。等到夜里,我会想法子出来的,到时候我们就在此处汇合。”秦昭昭笑道。

  夜萧点头。

  “那我也来,这种事情,可不能少了我啊。”沈卿远强调道。

  二人相视笑笑。

  一路走回距离衙门的不远处,停下了一辆马车,秦简从里头下来,面上阴沉沉的。

  “糟了,我爹不是说晚些回来么,怎么现在天色还尚早他就回衙门了。”秦昭昭在一旁石狮子处捉急道。

  沈卿远啧啧了两声,看向她道:“看来你又得挨你爹训了。”

  “你是不是很想看我的笑话啊?”她瞪了他一眼。

  “不不,怎么会呢,昭昭,我可是最疼你的。”他似笑非笑道。

  夜萧沉吟了会儿,说道:“要夜某帮秦姑娘一把么?”

  秦昭昭回头瞧了他一眼,复杂道:“怎么帮?”

  衙门后墙处。

  在经过沈卿远一番神神叨叨但无用的抗议后,夜萧最终还是单手搂了秦昭昭的腰,一个轻功便跃了进去。

  熟悉的天旋地转,定了定神。

  会武功就是厉害啊,会轻功更了不起。

  她拂了拂身上的尘土,而后笑说道:“谢谢。”

  “好了没啊?好了就赶快翻出来啊。别让昭昭他爹瞧见了,还以为你们俩私会呢,传出去多不好听。”沈卿远嘀咕着。

  夜萧看着面前人儿的脸,而后略一欠身,便又跃了出去,稳稳落地。

  “会轻功有什么了不起的,切。本公子也可以学嘛,等本公子学会了,也可以飞来飞去。”他醋道。

  阿瑶不知不觉来到了他的身后。

  沈卿远没给吓死,道:“你这女的,怎么总喜欢吓人啊!”

  她冲动欲言,却被夜萧阻止。

  “沈公子,夜某告辞。”他言完,便与暗卫阿瑶离去了。

  秦昭昭也回到了自己的房内,叹了口气,伸了个腰。

  这时,她的脑中忽然浮现出夜萧方才搂着她跃进来时的情形。

  她连忙摇了摇脑袋,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茶水。

  奇怪,为什么心跳得有些厉害?

  沈卿远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也回自己府里去了。

  秦简回到了衙门里,询问张捕头今日概况。

  “大人,一切都好。”

  “昭昭呢,没趁着我出门,又偷跑出去了吧。”他昂首负手,十分威严。

  张捕头笑着佝身道:“哪能呢,大小姐今日特别听话,在房里头好好待着呢。”

  秦简定了定,从袖口摸出一张折叠好的宣纸,递给了他,吩咐道:“去查。”

  接过宣纸,摊开来看了看,张捕头立刻道:“是大人,马上去!”

  屋内,秦昭昭正发着神,一手撑着脑袋,一手喝着水。

  那王湛当真会同凶手取得联络吗?若他真的是帮凶的话……

  今夜,她无论如何都得去守株待兔。

  想着想着,秦昭昭便趴在桌上睡着了。

  醒来后打了个哈欠,抬头看了眼外头的天色,一晃便黑了。

  “大小姐,出来用晚膳了。”门外传来叩门声。

  “来了。”

  衙门大堂内,摆了一长桌,捕快们各自坐在两边,最中间乃是秦简。

  她坐在一旁,动了动筷子,食不知味。

  仵作老李说道:“咱们大小姐这今日可真是反常啊。”

  说完,夹了口菜扒了饭。

  秦昭昭抿嘴,以眼神剜了他一眼,道:“吃你的饭吧老李,你该感谢你现在吃的不是死人饭。”

  仵作单手捧着碗,右手执着木筷正色道:“我现在可不就吃的是死人饭呢吗。”

  几个捕快憋笑,一边笑一边埋头吞饭。

  张捕头捣了捣他,示意他看秦大人的脸色。

  仵作倒是不以为然,他们这都好几年的交情了,大家伙开开玩笑闹闹也没什么。

  张捕头倒是今年新来的,遂中规中矩的,不敢当着秦大人的面,跟大小姐玩笑。

  秦简放下了碗筷。

  “你今日在衙门里都做了些什么。”他一边拿出白巾擦嘴。

  秦昭昭也跟着放下了木筷,说道:“女儿一整日都待在房里头,听爹的话,没踏出去过半步,不信爹你问张捕头啊。”

  张捕头被点名,愣愣点头道:“是,是啊。”

  “最好是这样,城内近日不安生,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在衙门里头,哪也不许去。过几日公主殿下就要出嫁了,风声正紧,你莫要再给我惹出什么事端来,听见没有。”秦简威严道。

  秦昭昭拼命点头道:“我知道了爹,你放心吧,女儿绝对不会给爹惹出什么事儿来的。女儿会好好的待在衙门里头,乖乖的。”

  仵作老李夹了块肉,嘀咕了句:“每回可不都这么说得么。”

  “老李啊,我看你这块肉就别吃了吧。停尸房里有很多,你去吃那边的吧。”她笑眯眯道。

  捕快们又是一阵憋笑,面部都涨红,加速扒饭。

继续阅读:壹拾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