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拾叁
月栖迟2019-10-26 17:232,208

  公子哥迟疑了一下,说:“那行,我这就去给沈公子叫来。”

  秦昭昭三步作两步的来到他面前,问道:“你觉得很有可能在这里?”

  沈卿远点头道:“这王氏铁匠可是京城里最有名的了。过会我就试探试探问问,反正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就再去别的地方碰碰运气。”

  她折回。

  夜萧忍不住问道:“秦姑娘打算做什么?”

  秦昭昭解释道:“上回夜公子在林间拾到的那枚铁器,我想在城中的铁匠铺子里问问,好得到些可靠的线索。”

  他默声。

  这时候,那王湛带着一名铁匠过来,介绍道:“这就是我们这边最出色的打铁师傅,沈公子你有什么要求就都可以跟他说。”

  沈卿远略一个作揖道:“幸会幸会。”

  铁匠师傅老李受不起,连忙回礼。

  “这个,那我们找个地好好说说?”他问。

  王湛左右看了看,道:“行行行,当然行了。那老李,你就好好听沈公子说的,他让你怎么打你就怎么打,我就先过去看看那帮人。”

  “那真是多谢王公子了。”沈卿远放慢语气道。

  “小事,小事。”他讨好的笑着。

  下去的时候,蓦然又换了副脸色,理了理自己的衣裳,轻哼了一声。

  铁匠老李黝黑的脸写满了疑问。

  沈卿远噢了一声,把图纸拿了出来递给他,说道:“在此之前,我想问问。有没有人来过这里,找你打过这枚铁器。”

  老李接过,瞅着上头的图纸,眯了眯眼凑近看。

  “未曾见过。”他摇头,递还给他。

  秦昭昭在不远处听着,听不太真切。

  夜萧说道:“说是没见过。”

  “你听得到?”她问。

  “习武之人耳力比较好。”他淡淡道。

  沈卿远有些失落。

  铁匠老李道:“那沈公子,要怎么打?”

  他瞅着图纸。

  “改日吧,我想起来还有点事情得去处理。”

  老李哦了一声道:“行,沈公子您慢走。”

  等沈卿远走了,秦昭昭与夜萧便也跟着出去。

  “怎么又是你,你怎么总是阴魂不散啊!”

  秦昭昭解释道:“是我让夜公子陪我一起来的。”

  这下沈卿远就更加委屈了,他这么尽心尽力的陪她找线索,可她呢,居然背着他跟别的男子在这里私会,哼!

  夜萧正了正色道:“如果夜某在此,对沈公子有诸多不便,这厢便告辞。”

  她连忙制止道:“你别管他,他就这样。”

  沈卿远来气了,什么叫他就这样?

  这时,王湛忽然走了出来,发现他人还没走,骇了一跳,忙定了定心神问道:“沈兄这是……”

  几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有些尴尬。

  “噢我倒是差点忘了,还没请你们上我府里头去吃顿赔罪膳呢。这刚好也到午时了,老张,备马车。”王湛自顾自说道。

  “王公子不用客气的。”秦昭昭急道。

  “既如此,那王兄的好意我也就心领了。”沈卿远一口答应。

  她干瞪了他一眼。

  皇宫内。

  秦简由婢女代传,面见皇后。

  “老臣,参见皇后娘娘。”他深深的叩拜行礼。

  “平身。你们都退下吧。”她遣散了殿内的下人。

  皇后淡淡饮了口茶水,不缓不慢道:“秦大人此番来面见本宫,可是本宫交待大人的事情,有着落了。”

  秦简迟疑一瞬,实话实说道:“回皇后娘娘,老臣暂未发现有关此事的线索。”

  “什么?”她放下杯茶,面上带着点点不悦道:“再过几日公主便要出嫁了,若此事不能够妥善的处理,介时公主的安危,将如何保证?”

  见到底下的人悻悻然,她便拢了拢袖,继续道:“将那日所发生的事情原委,皆一五一十的告知本宫。”

  一炷香过去。

  秦简皱着老眉道:“此案太过于蹊跷,那具焦尸的头颅至今未寻到。”

  皇后眼里透过一抹精光,道:“本宫已将此事的风头暂时压制了下去,无论如何,圣上都不能够得知此事。”

  最后一句,带着点点的威胁。

  “本宫命你,在公主出嫁之前,定要将此案速速了结。秦大人,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本宫的意思。在这个京城里,就没有你秦简办不成的案子。”她似有若无的暗示着。

  秦简沁着个头,道:“皇后娘娘的意思,老臣明白。”

  离开皇宫之前,他讨要了一份那死去的无头妆娘的底细。

  踏上了马车,脑中渐渐浮现起方才皇后所暗示他的话。

  自来办案都需要充足的时间。

  但此事太过突然蹊跷,又牵涉到皇家,距离公主出嫁也不过短短几日的光景。

  现下这些疑点重重,云里雾里的,半点案件的眉目都没有。

  他要如何在那之前快速的将案子了结?这无非就是让他寻个替罪羊,来瞒天过海罢了。

  “秦大人慢走。”婢女在一旁客气道。

  马车朝着宫外的方向离去。

  此间,王府。

  秦昭昭等人下了马车,受管家的招待一路去了正厅。

  王湛嘱咐下人去多备些好菜好酒来招待。

  “里面请。”管家伸出手,恭敬道。

  沈卿远踏进门槛,看着这周围的布置不由得感叹道:“这小子可真会过啊。”

  “哎,这府里头就他一人住?”他又问道。

  管家面带微笑,说道:“只有我家公子一人。”

  他点了点头,眼神扫视着,心下了然。

  秦昭昭与夜萧就座,有侍女过来奉茶。

  沈卿远两手插在腰际,眉头深锁问道:“他一人住那么一大府邸,不闷啊?”

  管家恭身陪笑着,也不语。

  王湛走了进来,命那些下人们赶紧将酒菜都端上来,好生伺候。

  除此之外,还将自己养在府里的几个陪酒美人唤了出来。

  “这位公子,我敬你。”一个来到夜萧身边,娇滴滴道。

  “不用。”他淡淡的推辞。

  沈卿远则是毫不避讳的左搂右抱,跟王湛一个浪荡德行。

  秦昭昭有些尴尬。

继续阅读:壹拾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京城诡案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