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叹号恐怖
宫秋寒2019-10-20 14:31763

  作为作家,此刻她举起的,不是笔杆子,而是一把渗人的尖刀。从手腕延伸至手臂间暴起的根根青筋,皆被她用来暴力对抗一个从由她在夕阳时分创作的一篇名叫《感叹号夫人》微型恐怖故事里逃离而出的感叹号女鬼。身为一位母亲,她已泪痕斑驳,滴落在一具骨格类似小孩粗细,连接稀散的骨堆上的泪水的颜色,早已沦为充满怨恨的猩红色。只因她亲眼目睹儿子被自己创造出来的毁灭力量吞食,摧毁殆尽,却束手无策。看,此时它的鬼魂正附身在故事的最后一个感叹号身体里,刚饱食一餐而臃肿肥胖的身型似乎因加塞着这密集,拥挤,逼仄的字句空间而感到难受不堪,于是它撕开纸张世界的二维束缚,降临于此。它饱得如同一只劳累的狗吐出粘稠舌头,不觉滴出一滴血腥的血滴。女作家知道,血滴来自她亲爱的儿子。她悲愤地挥出手里的屠刀,夹杂着狂风的暴戾天性,雷电的果决杀伐,宛如死神的镰刀一般朝感叹号夫人头颅横削而去,生死不顾。

  作为作家,此刻她举起的,不是笔杆子,而是一把渗人的尖刀。从手腕延伸至手臂间暴起的根根青筋,皆被她用来暴力对抗一个从由她在夕阳时分创作的一篇名叫《感叹号夫人》微型恐怖故事里逃离而出的感叹号女鬼。身为一位母亲,她已泪痕斑驳,滴落在一具骨格类似小孩粗细,连接稀散的骨堆上的泪水的颜色,早已沦为充满怨恨的猩红色。只因她亲眼目睹儿子被自己创造出来的毁灭力量吞食,摧毁殆尽,却束手无策。看,此时它的鬼魂正附身在故事的最后一个感叹号身体里,刚饱食一餐而臃肿肥胖的身型似乎因加塞着这密集,拥挤,逼仄的字句空间而感到难受不堪,于是它撕开纸张世界的二维束缚,降临于此。它饱得如同一只劳累的狗吐出粘稠舌头,不觉滴出一滴血腥的血滴。女作家知道,血滴来自她亲爱的儿子。她悲愤地挥出手里的屠刀,夹杂着狂风的暴戾天性,雷电的果决杀伐,宛如死神的镰刀一般朝感叹号夫人头颅横削而去,生死不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秋寒短篇小说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