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身份,不同
玖月雨2018-04-03 16:323,572

  如果此时慕辰又一次冲着顾弦思大吼起来的话,易笙敢保证,自己的做法依旧会和今天在食堂一样的。

  顾弦思不理会他们,回头看了一眼眼神里充满杀气的易笙,说:“走吧,站在这里做什么,浪费时间。”

  随后她便牵着易笙的手,走进了医务室,而门外的慕辰心里的怒火似乎依旧没有平息,但最后还是被言梓给强行带走了。

  医务室里,校医正帮着易笙处理伤口,而顾弦思站在窗边,看着此时已经走入操场的慕辰和言梓,失神了许久。

  虽然校医的动作已经很轻了,但是易笙还是吆喝个不停,而他也成功的引起了顾弦思的注意,顾弦思从窗边走了过来,眼里满是嫌弃,说:“你一个大男人,能不能安静一点啊,叫的声音比女生还大,你好意思吗?”

  易笙送了她一个白眼,说:“我的伤口本来是没什么事的,还不是你之前下狠手,现在你居然还敢说我。”

  顾弦思冷哼了一声,不说话,她似乎是不想否认易笙说的这些,又似乎是她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和易笙争论这些。

  见顾弦思走到自己面前,还和自己拌起嘴来,易笙心里很开心,他做这些无非就是让顾弦思不再继续想着那件事情而已,就算是现在他被顾弦思嫌弃,他也不觉得那有什么。

  随后的十分钟里,医务室充斥着的都是易笙的喊叫声,最后连校医自己都忍不住的问道:“我真的已经很轻了,你有那么痛吗?”

  易笙一个劲的点着头,说:“我很怕痛的,蚊子咬一下都很痛……”

  易笙一本正经的在那里胡说八道,而一旁的顾弦思听的很是无语,捂住了他的嘴巴,说:“就请你老人家安静一下吧,你那杀猪般的叫声已经响彻整个学校了,你不嫌丢脸,我还嫌呢。”

  闻着顾弦思手掌处传来的淡淡茉莉香味,易笙不再继续叫喊了,他看着顾弦思那既嫌弃又担心的表情,心里美滋滋的,就连嘴角都忍不住的微微上扬。

  那天易笙和慕辰在食堂的事情很快就被传开了,而他们几个人之间的关系也成为了同学们闲聊时的谈资,传言开始散步,似乎越来越离谱。

  有人说顾弦思虽然公开追慕辰,但是心里爱着的其实是易笙,这就是典型的脚踏两只船,但也有人说,言梓抢了顾弦思喜欢的人,而她们的友情也因此破裂,更有甚者,居然说易笙和言梓为了让顾弦思不喜欢慕辰,所以才演了闺蜜夺爱的戏码。

  传言终归是传言,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样的,也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最为清楚,那天之后,他们被全校通报批评,给予口头警告的处分,而那上千字的检讨,他们也是认认真真,一字不差的写完了的。

  关于学校的流言蜚语,当事人似乎并不在意,他们的日子过得还是和之前一样,因为那次的事情,教导主任还特意找易笙单独谈过话。

  “主任,你找我啊?”易笙站在教导处的门外,轻声的问着。

  而此时屋里的那个男人,在看见他之后,脸上的严肃消失了,立马换了另一副样子,“你进来吧。”

  “你找我是有什么要紧事吗?”易笙站在他的面前,继续自顾自的问着。

  教导主任指了指一旁的椅子,说:“你坐下吧,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不过还是想要和你谈谈。”

  如今教导主任的这副嘴脸,和之前他教训人时的样子,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易笙心里虽然不解,但还是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椅子,坐了下来。

  “主任,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易笙似乎有些不太耐烦了,在学校,他最厌恶的一件事情就是有老师要和他单独谈话。

  教导主任的脸上挂着笑容,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告诉你,如今马上就要高考了,你就多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其它的事情就不要去管了,尤其是顾弦思的事情,她就是个麻烦制造者,你最好还是离她远一点吧。”

  当说到顾弦思的时候,教导主任的样子讨厌极了,而当听见顾弦思的名字时,易笙脸上那礼貌性的微笑消失了,他猛地站起来,说:“谢谢主任的好意,不过顾弦思是我的好朋友,我和她之间的事情,就不麻烦您操心了,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你爸打电话过来问过你的情况……”教导主任忽然说起这话,让易笙原本要离开的步伐停住了。

  沉默了一会儿,易笙才缓缓的开口,说:“那是他的事情,他想要知道什么,用怎样的手段,都和我没有关系,以后你也不用特意告诉我这件事情。”

  “易笙,你不是普通人,你和顾弦思他们是不一样的,你的未来是一片光明的,你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人而牺牲那么多,那是不值得的。”教导主任很是认真的在劝说着易笙,他此时唯一的目的,就是希望易笙能够和顾弦思保持距离,不要再和她混在一起。

  易笙忽然笑了起来,转身看着教导主任,说:“我不否认我的身份和他们不同,可那也不是我所能决定的,但是我并不知道我的未来是怎样的,因为我根本就不会按照他们的安排去生活,如今我所做的一切,在我眼里都是值得的。”

  易笙说完这话之后就离开了,如今在他的心里所认定的事情,就是自己要为之努力一辈子的事情,哪怕最后的结果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美好,至少他不会后悔。

  那天之后,易笙就再也没有去过教导处了,他也没有再听见任何老师对他说过那样的话了,虽然这和他刻意躲避有最为直接的关系,不过里面多多少少还是因为,他父亲不再打电话来学校过问他的事情了。

  临近高考,高三的学生连周末时间都没有了,除了星期天下午的那半天时间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他们其余所有的时间,都献给了高考备战。

  刚得到学校这个通知的时候,高三大部分学生都是很平静的,他们似乎觉得这不是什么稀奇事,不过依旧有那么一些不爱好学习的人,比如说顾弦思,是有些不太接受的。

  下午,顾弦思因为学校从下周开始就只放半天假而感到郁闷,这也就是说,她几乎要每天,时时刻刻都要在学校待着,看见自己并不想看见的人。

  “想什么呢?大老远就在叫你,你也不知道答应一声?”易笙坐在顾弦思的身边,小声的抱怨着,他从踏入操场就在叫着顾弦思的名字,不过都走到她的身边坐下了,顾弦思都还没有发现自己,易笙心里似乎有些小小的不悦。

  顾弦思只是侧头看了他一眼,随后又恢复到了原状。

  见她那无精打采的样子,易笙微蹙了一下眉头,问道:“你干嘛呀?这是什么表情啊?我今天可没惹你啊?”

  “神经病啊……”顾弦思在嘴里很是不爽的说着。

  易笙眼睛瞪得大大的,有些接急了,说:“我又咋了?”

  “为什么只放半天假啊。”顾弦思接着说了起来,随后易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他以为自己又哪里得罪顾弦思了,原来此时她在为了放假的事情,满心抱怨。

  易笙无奈的笑着,平复了一下自己那如同坐过山车一般的心情,说:“反正马上就高考了,考完就解放了,现在放不放假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倒是很乐观啊……”顾弦思侧头看着易笙,说这话的时候脸色很是难看,她原本心里还在为了这件事情烦闷,而如今易笙居然还说这样的话,让她心里更是不爽。

  易笙似乎是感觉到了顾弦思语气里的愤怒,急忙解释,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再说了,学校放不放假对你来说好像也没什么影响吧……”

  “为什么呀?”顾弦思有些不解,微蹙着眉头问道。

  “因为你就算是在学校,你也没有复习,一直都是该吃吃,该睡睡,该逃课就逃课呀。”

  顾弦思听得很是无奈,猛地伸手推了他一掌,说:“我有那么不爱学习吗?我上课是很认真的好不好,不然怎么可能一直都保持在全年级前三之内啊?”

  易笙无奈的笑笑,不说话,不过脸上全是反驳的意思,易笙说的这些,确实不假,但是顾弦思也说的事实,所以有时候,易笙时常会在心里疑惑,顾弦思的大脑构造是不是和常人不同,为什么她每天都是一副不爱学习的样子,但是每次考试成绩出来的时候,她却又像是被考神俯体了一样。

  对于顾弦思如何自由的在学渣与学霸之间来回切换的事情,恐怕除了顾弦思自己,是没有人知道的。

  “我们回教室吧?”易笙忽然提议,随后便拉着顾弦思的手臂,准备起身离开了,因为他看见,距离他们不远处的慕辰和言梓,正说说笑笑的向他们这边走来。

  顾弦思有些懵圈,甩开易笙的手,重新坐在石阶上,有些不耐烦的说:“你干什么呀?我不想回教室,不想看书,不想做试卷,我现在看见那些都烦。”

  她冲着易笙抱怨个不停,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此时已经快要走到她面前的言梓。

  “我……我请你吃东西,走吧。”易笙现在只想着要带顾弦思离开这里,让她不要被那两个人所影响,所以不管是用什么方法,他都要带走顾弦思。

  听见吃东西三个字,顾弦思的眼睛都亮了,她看着易笙,脸上露出了笑容,说:“真的,请我吃东西?”

  “对,走吧。”

  “吃什么都行?”顾弦思继续问着,似乎有一种讨价还价的意思。

  易笙一个劲的点着头,说:“什么都行,多少都可以,你要是再不走,我可要反悔了。”

  随后顾弦思猛地站了起来,“走吧,走吧,这可是你说的,可别反悔哦。”

  “当然。”易笙拽着顾弦思的手,快步的走着,如今只要能够把她从这里带走,顾弦思就算是让易笙给她买了超市,易笙也是会答应的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笙笙慕思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笙笙慕思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