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师叔疯了
月上九梢2019-02-18 09:131,478

  “师傅,情况到底如何?”

  亓桢桡一听慕秋商的话,心头顿时一揪,如挂了七八个水桶一般,忐忑不已。

  “没什么。”慕秋商表情从头到尾均未变过,所以此刻亓桢桡是真的猜不到他的想法。

  可也就是因为如此,才让亓桢桡更加的紧张。

  “师傅,当真没什么吗?”

  “嗯,当真。”慕秋商低头仍摆弄着自己的药草,随口回道,半晌过后,他一抬头发现自己的这个徒弟居然还在,于是歪着头看向他,“你怎么还没走?”

  “有事?”

  “师傅,我就是心里没底。”亓桢桡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师傅,“那梅殊的情况确实是我此前没有遇到过的。”

  “师傅真的不是摄魂术吗?”

  “真的不是。”慕秋商已然失了耐心,“你也应该长点心了。”

  言罢,他意是长袖一甩,直接将亓桢桡推出门外。

  “没事就去休息。”而后右手一手,那竹屋的大门便被从里关上。

  亓桢桡倒在竹屋前的走廊之上,只听到他师傅凉凉的道。

  “要真睡不着,就打坐一宿。”

  “是,师傅。”亓桢桡只能站了起来,无奈的抖了抖自己的衣摆,“得,啥也没问到,还被师傅数落了一番。”

  “真亏本。”

  他抬眼看了看屋门紧闭的大门,哀叹一声,垂头丧气的回了自己的屋。

  而在亓桢桡离开之后,慕秋商亦跟着离开了竹屋。

  玉峰山

  躺在床上半天也睡不着的凌沐颜索性起了床,推开门,朝着后花园而去。

  夜风微凉,后花园里空无一人,安静至极。

  她走到湖心亭,靠坐在围栏之上,抬起头看着高挂在天际的玄月。

  不知为何,看着这轮玄月她竟想到了那个只在五年前见过一见的师叔慕秋商。

  这不是第一次想到他,所以她也没有了此前的惊讶。

  “月玄空,空玄月,虚虚幻幻,幻幻虚虚。”

  她轻声低喃。

  “月儿,是你回来了吗?”

  话音刚落,凌沐颜便落入了一个染着微凉触感的胸膛之中。

  “月儿我终于等到了你。”

  那人紧紧的拥抱着她,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之上,温热的气息喷散在她的耳衅,烧的她心头猛颤。

  因为她发现自己竟没有办法去拒绝这样一个怀抱。

  这样的发现让她心里猛的一惊。

  难道自己竟是轻浮之人?

  “你是谁?为何会出现在玉峰山?”

  这里笼着师傅的禁制,不可能如此容易便被人闯入的。

  那么,这人便是熟人,不,不单是熟人,还应该是师傅信任的人。

  那么这个人便只有一人。

  “师,师叔?”

  她控制着自己的心绪,轻声叫了一声。

  抱着她的人身子明显一怔。

  “你不是月儿?”

  那人音染轻颤,似在害怕,也似在失控的边缘。

  这一刻,她有些不忍心伤害他,虽然明知这是错的。

  于是她保持了沉默。

  而那人也似乎在做着什么强烈的挣扎,只是紧紧抱着她,也不再言语。

  一时静谧。

  “我竟不知你们二人居然已经如此亲密了。”

  凌宵突的凭空出现在他们的身侧,他的视线在二人身上来回的轻扫,眸底似蕴着狂风暴雨,一向冷清的心更是汹涌澎湃。

  虽然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在意这二人的亲密,但他知道自己不喜欢看到他二人的亲密行为。

  “你误会了师傅。”凌沐颜心头一慌,直接将仍抱着她的人一把推开,心里竟有种被抓包的窘迫以及尴尬,“并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是一场误会。”

  “你竟然不是月儿,为何会那首词的!”慕秋商清冷的外表完全崩裂,双手直接抓着凌沐颜的双肩,双目赤红。

  “告诉我,月儿在哪里?”

  “告诉我!”

  只凌沐颜还未来得及说话,慕秋商便被凌宵一掌直接震出湖心亭外,‘嘭’的一声狠狠的砸进冰冷的湖水之中。

  “师弟,动我的弟子,是不是也应该先问问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在仙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在仙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