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幕:谦虚之音,天国的吻(一)
七月白鹿2018-02-02 08:403,646

  This leaf from a tree in the East,

  Has been given to my garden.

  It reveals a certain secret,

  Which pleases me and thoughtful people.

  Does it represent One living creature,

  Which has divided itself?

  Or are these Two, which have decided,

  That they should be as One?

  To reply to such a Question,

  I found the right answer.

  Do you notice in my songs and verses,

  That I am One and Two?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Ginkgo biloba》

  第二幕:谦虚之音,天国的吻•The humbleness voice

  ——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要有赞歌,于是就有了天堂。

  ——伯爵优雅。萤火在乐园中纷飞。摘下你那镶满二十颗红色钻石与七种珍珠的面具,请来吻我,赐我希望。

  本名为百里绯夏的十七岁少年,作为Gottes Gnade事务所的当红偶像与实力并存的人气声优,有着“神之音”教主的美誉。因为无论是在为少年还是青年塑造角色,或是偶尔还出现的反串配音都活灵活现,共鸣性极高,再加上平时表现出的神秘感,以及从不正面出席记者会与媒体采访的个性作风,吸引了广大恋声粉丝的狂热追捧,并且成功的开辟出了为新人类所追求的“声之领域”。

  流行不仅仅局限于外貌,身材,服装,造型,这些都只是附属品。而真正可以令人记忆深刻的,惟独是——具备特质的声音。

  当你听到真情流露的歌声时,是否会停下匆忙的脚步?

  当你听到轻柔优雅的呼唤时,是否会感到心情愉悦?

  这就是声音的魔力。

  而多栖发展的百里绯夏最近亲唱亲演的MV歌曲《Rainbow moon》成功打进排行榜前五位就证明了这一点。

  只靠声音,就可以征服观众。

  此刻,百里绯夏的经纪人安北伦看着杂志上的这些报道不禁微笑,静静的念出最后一句话:“只靠声音,就可以征服观众——嗯哼,这句够正点。”

  “北伦,今天又从学校请假溜过来啦?”路过走廊的录音师Kimmy笑着打趣,“可别为了你可爱的‘恋人’荒废学业啊!”

  安北伦笑着耸耸肩膀,同样以玩笑话来回复:“OK,OK,我会考虑Kimmy老师您的建议。”

  说到“恋人”,安北伦看了一眼手表,已经清晨七点半,差不多该开车去接他的“恋人”到录音棚开展工作了。

  而另一边,也就是身为“恋人”的百里绯夏这一边。之所以会说他是“恋人”,完全是因为他自理生活能力很差,总是要靠安北伦的照顾才能正常活下去。因此才会得来事务所众工作人员,并且包括社长在内的一致恶作剧配对。而此时,百里绯夏正蒙着被子倒在床上,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原因很简单,因为房间外的某个女生正一边大叫一边轰隆轰隆的满屋子跑,不停喊着:“糟糕,要迟到了!今天是我的转学日,为什么洗手间里没有卫生纸?对了对了,要先洗脸!”

  哗啦哗啦的水声。

  唧唧喳喳的叫声。

  吵得百里绯夏从刚刚开始就郁闷得想要吐血。昨晚他因烦躁而失眠,好不容易睡着了不一会儿就被顾沙未吵醒,这是导致他一大早就心情糟糕的重要原因。

  就在他在心里祈祷那个吵人的倒霉鬼快点离开的时候,房门却突然被顾沙未打开。他吓了一跳,急忙盖着被子转过头,满脸水珠的顾沙未穿着男生的T恤和牛仔裤,笑眯眯的问:“百里,不好意思,你有没有备用的牙刷?我的行李要下午才能寄到,可不可以先借给我一支?”

  她当他是慈善家啊!

  百里绯夏顶着严重睡眠不足的黑眼圈,张牙舞爪的冲她吼:“客厅的茶几下面有!拜托你拿了牙刷就快消失,你知不知道你很吵!”

  他真是后悔自己的同情心泛滥,会让这么一个讨厌的女生住进来。他更后悔为什么在租房子前没有要中介公司给房间安个门锁,起码可以防止她突然闯入。

  “好的,等我的行李送到后就会把牙刷还给你。”

  “不需要,你用完就可以扔了。”百里绯夏重新躺回到柔软的床铺上,打算补眠。

  谁知道顾沙未又问道:“百里,你不起来?不去上学吗?”

  “闭嘴!你别来烦我!”终于忍无可忍的爆发。

  “不过现在……”顾沙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门外响起了一阵“丁冬丁冬”的门铃声。

  这么早会是谁啊?

  出于条件发射,顾沙未完全忘记了这里并不是她的家,反而是非常欢快的一边朝门口跑着一边叫:“马上就来,请稍等!”

  上帝保佑,她总算是走了。百里绯夏感叹道,可是他一愣,立刻察觉到事情不好,这种时间会来按他家门铃的人……而且会被看到有一个女生穿着他的衣服在他家晃来晃去……

  警报响起!

  百里绯夏扔下被子跳下床,迅速的跑出房间大喊着制止:“不要开门!喂!先不要……”

  完全没有把话喊完的必要了,因为他看到房门已经被打开,而安北伦正一脸狐疑的站在门口。

  “该死!”百里绯夏痛苦的抓头。

  “啊,是昨天的星探!”顾沙未终于认出门口的男生,脸上露出既惊奇又惊喜的表情。

  “不是星探,是经纪人哦。”安北伦笑着纠正,随后又打量着顾沙未身上的衣服,又看了看沙发上的被单,歪过头问道:“虽然能再见到高音女神让我很高兴,可是……Why?你们两个昨天晚上在一起吗?百里,你的喜好什么时候变了?而且,我看到的,和我现在想象着的事情是一样的吗?”

  百里绯夏嘴角抽搐的打断他的话:“安北伦!给我立刻停止你的想象!”

  清晨的阳光绽放出晃眼的柠檬黄,成群的白鸽从高空中结伴飞过。

  牵着名贵宠物犬散步的年轻夫妇开始了全民健身,站在小区大门旁的保安忍不住打了一个又长又大的哈欠。

  有一名叼着土司面包的元气少女正飞速的朝公交车站跑着。她穿着已经晒干的白色毛绒外套,从背影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娇小的北极熊在蹦蹦跳跳。

  站在落地窗旁看到这一幕的安北伦忍不住笑出来,直到女生的背影消失,他才放下手指夹住的窗帘,转头看向倒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百里绯夏,问道:“So……You are living together,now?”

  百里绯夏懒懒的白他一眼,表示对他问题的不满,“别开玩笑了,谁会和那种女人住在一起啊。”

  “可是事实就是这样,你们租下的是同一间公寓,当然是住在一起啊。”安北伦摸着下巴点头。“而且事务所是禁止男性声优谈恋爱的,万一被社长发现你在和一个女孩子同居,这可就不太妙了,会不会传出绯闻呢?”

  “如果和她传绯闻,那我宁愿跳尼罗河去死。”

  “话可不要说的这么绝。”安北伦无奈的看着沉着雷公脸的百里绯夏,“中国不是有句话叫做日久生情吗,比喻的是长期共处的男女之间——”

  “停止!”百里绯夏在一个小时之内第二次打断安北伦的话,“你这个冒牌的中国人不要来对我长篇大论。还有,我问你,她刚刚叫你‘啊,是昨天的星探’是怎么回事?我昨天还在她的包包里发现了你的名片,你该不会是在街上随便搭讪她,想要把她拉到事务所里做声优吧?”

  “Bingo!你全部都说对了!”安北伦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啪啪”地拍起手来,“百里,你该不会有超能力吧?猜都可以猜得这么准确。”

  “原来你真的想要她做声优?北伦,事务所不是垃圾场。”

  看着百里绯夏暴跳如雷的可怕表情,安北伦扯动嘴角缓缓地笑出来,饶有兴致的说下去:“我从刚才就觉得,‘原来一向冷静圆滑的百里也有控制不住发怒的时候啊’,你好像对我的高音女神很不满,或者说,你其实很喜欢她?”

  “哼,开玩笑。”百里绯夏一口否决后者。

  “不然你为什么一提起她就气得手舞足蹈的,你那完美的声音可不是用来发火吼叫的,生气容易倒嗓,大叫也会倒嗓。”

  “不知道。”百里绯夏皱着眉头抓过茶几上的苹果开始用刀子削起来,“反正只要一看到她,我就莫名的火大。”

  火大?

  这可怎么办。安北伦沉思起来,他可是想方设法的想要把顾沙未弄到事务所里来呢,要是百里每天看到他的高音女神都会气鼓鼓的像只青蛙,那事务所不就成了第三战场的集中营了?Oh No……

  安北伦眨眨眼,拍拍这个大男孩的肩膀,“百里,其实只要你听过高音女神的高音尖叫,你对她的看法一定会对她改观的。”

  百里绯夏咬一大口苹果,吐字含糊不清起来,“少肉麻了,叫她高音傻蛋还差不多。”

  “我知道,她外表看上去的确有些呆呆的,还很迷糊。可是你不觉得很可爱吗?像小狗一样,总有一天你会欣赏她的,Trust me。”

  百里绯夏没有再说话,他只是若有所思的吃着苹果,手指不停的转动着红色的水果刀,银色的刀尖闪烁出一道犀利的光线,明亮落拓,仿佛可以刺伤眼。

继续阅读:第二幕:谦虚之音,天国的吻(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声优恋习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