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幕:宽恕之音,机遇再临(三)
七月白鹿2018-01-31 15:524,039

  “奇怪,我记得地址上写的就是这里。”顾沙未一边嘟囔着,一边参照着手中的地址在市中心的某个公寓小区里打转。

  天色已经黑下来,小区里的路灯亮起了昏黄的光点,拉长了女生显得有些孤单的身影。没错,她现在正在寻找着外公通过房产中介公司为她联系好的出租公寓。听外公说租下的公寓设施非常良好,将近六十平方米的房子,高层有电梯,务业管理一流,又有猫脚浴缸,而且每个月的租金只需要八百元。真是奇怪,条件这么好的公寓居然租得这么便宜,难道是中介公司在办打折出租的活动吗?

  顾沙未觉得难以理解的耸耸肩膀,又转了一个弯,接着按照地址的路标向右走,她终于找到了地址中的公寓。

  总算是找到了。对了,要刷卡才能进去的。

  顾沙未正准备翻出包包里的密码卡,无意间却瞥到了一个男生正站在公寓大门前的喷水池台上。男生只穿着一件黑色单衣和一条蓝色运动裤,脚上的竟然是人字拖。这么冷的天里他这副打扮站在水光粼粼的喷水池边上,顾沙未的心咯噔一下,背脊窜出一阵冷汗。

  他打算自行了断?那不就是自杀?

  想到这里,顾沙未吞下一口唾沫。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俗话又说,绝对不可以去刺激想不开的人。所以在这种时候她只能小心翼翼的走向他,首先要用语言进攻来分散他的注意力。

  “这位先生,您站在上面很危险……”

  水那么深,又那么凉。

  男生没有理会她,双脚反而更向前迈了一小步。

  “不要!”顾沙未尖叫一声,来不及再考虑那么多,她一个箭步跳到喷水池上,抓住男生的手臂试图将他拉回地面。遗憾的是对方显然被她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的用力甩开她的手,顾沙未脚下一滑,她“扑通”一声摔进了冰冷的喷水池里。

  巨大的水花四溅。

  “咳咳!”喝了好几口凉水之后,顾沙未冻得从水池里伸出头来,一边哆嗦着一边游,试图让自己的身体漂浮到水面之上,千万不能够沉下去。

  好冷,秋末的池水冷得入骨,简直就像无数把锋利的刀子在戳她的心窝。

  然而男生却一脸狐疑的望着在水中不停游泳的女生,那眼神就像是在看神经病长什么模样一样,他皱着眉头问:“你喜欢在十一月里室外露天游泳?”

  顾沙未这才想到自己是为了救人却反倒先落水,不过幸好她会游泳。转头看向男生,“不是的!我看到你站在这里打算寻短见,我是想要救你……阿……阿嚏!”

  男生的表情更扭曲了,眉头几乎拧成了一个“川”字。

  “你脑子坏掉了吧?”

  顾沙未打量着眼前的男生,一双比黑夜还要深邃的双眸,路灯晕黄的光线打照在他的脸上,勾勒出了他线条优美的脸部轮廓,像艺人一般小巧的尖下巴,藏在灰色针织帽下的略显凌乱却又有型的亚麻色短发。仔细听他的声音,似乎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难道,你没有打算自杀?”顾沙未终于意识到这点。

  “有病!”这两个恶狠狠的字算是回答。

  “可是你穿的那么少,还站在喷水池上发呆那么久,不是想要自杀是什么?”

  “关你什么事。”尽管语气异常不屑冷漠,男生却仰起下巴说出了另一句奇怪的话,“喂,既然你已经在水里了,就用你的脚碰碰水底,有没有什么硬硬的东西?”

  虽然非常不喜欢他说话那种盛气凌人的口吻,更不喜欢他那种居高临下的眼神,可是当顾沙未意识到自己不该听他的“命令”时,她已经在用脚尖搜寻起水底中的“硬硬的东西”。

  “这么多石头……全部都是硬硬的东西。”顾沙未不满的扁着嘴,该水的冷水让她的身体都快要麻木了。

  “谁要你碰石头了?用你的耳朵去听,在你的脚尖触碰水底时,一定会有个东西随着水波发出类似金属摩擦的声音。”男生蹲下身来,靠近水中的顾沙未“指点”。

  金属的摩擦声音……顾沙未闭上眼睛,屏息,继续用脚尖搜寻水底。

  流水的“哗哗”声。

  石头翻倒时的“砰砰”声。

  还有……一个奇妙的,极其轻微的“嘶——啦——”声,被水波拉成的尾音。

  是这个声音了!

  顾沙未睁开眼,迅速潜入水底,将用脚尖固定住的发出那种奇妙声的东西抓住,然后“呼”的一下浮上水面。

  她眨巴着睫毛上的水珠,将拿在手中的东西举起来,问男生:“你要找的,是不是这个?”

  男生露出淡淡的笑意,不由分说的夺过女生手中攥着的项链,转身跳下喷水池,转头瞥一眼女生:“谢啦。”

  没有诚意的道谢。不过就是一条项链嘛,坠子上有几个英文字母缩写的,她也有一条类似的啊,有什么了不起的。顾沙未望着男生的背影不满的在内心吐糟,突然发现他是打算拍拍屁股走人,她急了,大声喊住他:“喂!你这样就想走?我还在水里!”

  男生背对着她挥挥手,仿佛在说那与他无关。

  实在是太过分了!

  没办法了,顾沙未决定要以不义来回报他的不仁,反正她没必要为他隐瞒他的“神秘感”,于是她叫道:“百里绯夏!在我还没有生气之前,快点把我拉出喷水池!”

  果然,此话一出,男生不止停下了脚步,连整个身形都僵住了。他机械的转回头来,难以置信的瞪着女生:“你,叫我什么?”

  “百里绯夏!我在叫你的名字,百里绯夏!百里绯夏!”顾沙未叫得更加大声了。

  “嘘——给我闭嘴!”名为百里绯夏的男生飞速冲回喷水池,一把捂住女生的嘴神经兮兮的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听见之后才吹胡子瞪眼睛的威胁顾沙未:“我松开你,不准再叫,明白?”

  点头点头。顾沙未连连点头。

  百里绯夏充满疑虑的松开双手,哪知道顾沙未获得自由后立即毁约:“大家快来呀!百里绯夏在这……呃,好痛!”

  话还没喊完,顾沙未就捂着脑袋欲哭无泪。因为恶毒的男生懒得再和她好言相劝,而是采取非常效率又省事的“暴力”方法——一个拳头砸下去,以此来制止女生的毁约。

  “如果你敢再叫,你就别想见到明天的太阳。”百里绯夏一把揪过顾沙未的衣领双眼充血,“假如你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揍你,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好,我不会再喊了。”顾沙未扯掉他的手,坚定的继续说下去,“但是你要把我拉出水池,我帮你找回了掉到水里的项链,这是最起码的感谢方式!”

  “倒霉!”百里绯夏咒骂一句,随后不情不愿的拉过她湿淋淋的双手,将她整个人向上一拉,“砰”的一声拖进了怀里,轻巧的便把她抱回到了起来。

  讨厌,为什么要用这种方法来拉她出水。这分明就是在占她便宜吃她豆腐。

  如果是普通的女生在被一个极品级的帅哥公主抱的时候,一定会满脸羞涩心跳加速外加小鸟依人。但是很不幸,一向缺乏浪漫细胞与少女情怀的顾沙未却在此刻满脸的不满与气愤,所以,当百里绯夏将她放回到地面时,她扭着眉说道:“早知道应该用手机把你拍下来,然后卖给狗仔队,说不定可以赚一笔。”

  一个表示不满的叉叉符号在百里绯夏的额头闪亮登场。

  “我已经把你从水里捞出来你,所以你要是敢把我的相片泄露出去,我追到地狱也要把你揪出来。”这么一句“情话”被他说的咬牙切齿。

  “手机都泡到水里那么久,还拿什么照你啊。”顾沙未泪流满面的望着泡汤的包包郁闷不已。

  就算她这么说,百里绯夏还是不能够相信她。毕竟他为了保持神秘感费尽苦心,不仅不正面出席媒体采访,就连拍摄MV都会带着面具。录音棚里的导演与工作人员都是自家人,所以不会爆料他,他比较奇怪的是,从来都没有公开过真实相貌的他怎么会被眼前这种傻啦吧唧的白痴女认出来呢?如果说是女朋友的话……可他不记得自己的品位差到会和这种女生交往过!

  “说!你为什么会认出我?”百里绯夏沉着一张黑脸追问,“你有什么目的?是爱美派你来的?她想要复合?还是真惠?到底是谁?”

  “你说的那些人我一个都不知道。”顾沙未露出无辜的眼神,“我是听到你的声音,在MV中,还有橙子,你记得吗?我上午曾经早公园你向你打听路。”

  打听路?啊!就是那个叫他“大叔”还唧唧喳喳烦个不停的家伙!

  百里绯夏顿时有种想要掐死她的冲动。

  “只凭声音?你没毛病吧,你怎么就能肯定我是百里绯夏,不过是声音而已,十个人中总会有两个相象。”他开始蛮不讲理的否认起来。

  “你骗不了我。”顾沙未摇摇食指,“在MV里你声音的低音部总是惯性拉长,这种声音很特别,音质清晰,雍容华贵,还有刻意转弯的尾音,虽然我不能解释的很专业,可是当你在公园里说话时,我一下子就听出来了。”

  百里绯夏维持着狐疑的哑然表情已经超过了五秒以上。他现在的心情很糟糕,懒得再和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什么“我不是百里绯夏”,于是干脆转身朝居住的公寓走去。拿出密码卡,刷门,乘上电梯,闭上眼睛拼命默念着今天是他的倒霉日,回家要在日历上画上记号,下次一定要在这一天小心为妙。

  到了十七楼。

  百里绯夏阴着风雨欲来的脸拿出钥匙,打开“1703”的房间。走进去,转身要关上门,却发现怎么也关不上,莫非是卡住了?他转回头,顿时就看到那张令他倒霉了一天的脸正在往屋子里面挤。

  他的瞳孔瞬间放大数倍,条件反射的一边用力关门一边吼叫:“开什么玩笑!你干吗跟着上来?我懂了!你是跟踪狂!给我立刻离开,小心我报警!”

  “好痛!你开门让我进去!”顾沙未奋力的卡住门,想要挤进屋子里。

  “神经病!我真的会报警!”

  “那是我要说的话才对!你为什么会在我租下的屋子里?1703是我租下来的!不要以为你就名人就可以非法入侵!”顾沙未理直气壮的反驳。

  “非法入侵?我已经在这里住三年了!去死吧你!”

  “百里绯夏!你不要太过分了!”

  “闭嘴!不准叫我的名字!”

  这两个人足足在走廊里面争吵了十五分钟,内容全部都是一些没有意义与营养外加语言暴力倾向的废话。直到最后邻居被吓得打电话叫来了物业人员,经过一系列的电话联系,包括打给房产中介公司以及地方手续办理处还有银行之类的地方,真相才终于大白。

  那就是——

  中介公司一时疏忽,将原本已经出租三年的公寓又出租给了顾沙未。事后他们才发现,可是已经收了合约金,又来不及和顾沙未讲清楚,所以才会出现一间屋子同时出租给两个主人的乌龙事件。

  顾沙未这才明白,原来那八百元根本就不是月租费用,而是合约金。

继续阅读:第一幕:宽恕之音,机遇再临(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声优恋习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