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幕
七月白鹿2019-07-31 10:292,885

  蒙蒙迷雾笼罩着整个灰色的天空。

  教堂圣洁的钟声萦绕耳边,白鸽拍打着翅膀成群飞过。被皑皑白雪覆盖的麦田连成片,又被一道一道的黑色石子路分割开来。瘦高的电线杆孤独的站在街道两旁,连接着沉重的电缆,像是迷路了的寂寞的小孩。

  葬礼是在当地的礼堂里举行的。来拜访的客人们并不算多,都是一些不熟悉的陌生面孔。整个礼堂里的人影稀薄,显得萧条而僻静。年仅七岁的顾沙未,当时只是目不转睛的望着摆放在礼堂中央的妈妈的遗照。

  照片背着光,却还是可以分辨出相框中的黑白笑容。

  一个星期前,妈妈因为意外的感冒而病故。大概是她没有认真看待普通的感冒,怎么也不会想到小小的感冒会夺去性命。虽然外公为了安慰年幼的外孙女,骗她说妈妈只是去了远方旅行,等到她长大就会回来的。

  小孩子并不是什么都不懂。

  顾沙未的心里很清楚,妈妈去世了,已经永远的离开她,再也不可能回来。

  “沙未。”外公招待完眼下的客人,从礼堂中央走向小女孩身边,伸出苍老的手抚摸着她的头,“马上还会有其他的客人来,外公一时之间照顾不了你,你可以一个人先回家里去吗?”

  外公是非常优秀的外科医生,他曾经救过无数病人的性命,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却连女儿的生命都无法挽回。

  窗外有轻柔的雪片落下,无声无息的融化在空中。

  “……好。”顾沙未乖巧的点了点头,尽量要自己的语气精神一些,“外公放心,沙未会在家等外公回来。”

  “乖孩子。”外公疲惫的笑容显得有些苦涩,他拍拍沙未的肩膀,转身重新走进宾客之中。

  顾沙未的表情恢复了原本的失落,她戴上外衣口袋里的手套,低下头,默默的推开门走出了礼堂。

  雪在眼前飘落,小小的女孩独自一人走在雪地之中,白色的呵气从口中呼出,仿佛可以被立刻冻结成冰。

  ——妈妈不在了。

  ——妈妈离开了。

  就算再怎么骗自己,妈妈都不可能再对她露出平日里温柔的笑意。

  这么想着,顾沙未的脚步就在小路的尽头缓缓的停了下来。她睁大眼睛望着雪地中的一点,只觉得内心有大片大片的悲伤与难过涌上了喉咙,却偏偏怎么都哭不出来。

  不知道是因内心的凄凉而产生的幻觉,或者是上帝听到她的遭遇而赐予怜悯,顾沙未似乎听到有歌声从拐角处的教堂里传出来。

  悠扬的歌声。

  似乎有着淡淡的,哀伤而又不安的音律。

  顾沙未循着歌声来到了教堂的大门前,她小心翼翼的推开雕花石门,教堂里昏黄的光线顿时探进了她的眼底。

  达•芬奇的巨幅油画下,一个年轻男子坐在长椅上望着上空悬挂着的十字架轻声吟唱。婉转的声调,像是天使的声音。

  他在唱教堂的合唱团每个周日都会合唱的歌曲——《Ave Maria》:

  “Ave Maria.

  Those who suffer hold out to you.

  Your arms embrace them all.

  For you have suffered too.

  Like any other.

  Oh Holy Mother.

  Ave Maria.

  Ave Maria.

  There are childern with their fears.

  You who once lost a child.

  You wash them with your tears.

  You glorify them.

  You beautify them.

  Ave Maria.

  Ave Maria.

  I'll hold on to you.

  Straight through the night.

  Ave Maria……”

  圣洁的教堂中,空灵的如同天籁般的歌声,整个世界仿佛都因此而变得宁静空旷,没有了喧嚣与烦躁,没有了不安与痛苦,就仿佛是妈妈温暖而柔软的双手在抚摸着她的头发与脸颊,接着还会俯下身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个轻轻的吻。

  “晚安,我的沙未,祝你有个美梦……”

  妈妈……

  顾沙未不知道站在这里多久,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泪流满面,伸出手摸了摸脸庞,全部都是湿润的水迹。

  原来她流下了泪。

  在妈妈去世以来,这是她第一次释放出了内心压抑已久的情绪。

  似乎是因为顾沙未这个小小的“不速之客”的到来,男子的歌声停下了。他转过头,望向满脸泪痕的小女孩,清秀细腻的脸庞先是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惊诧,随后温柔的眼底流露出清澈友好的笑意:“你为什么要流泪?”

  顾沙未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人,她怔怔的望着他如琉璃般的脸孔,轻声说出:“我以为时间静止了。叔叔,你的歌声有魔法吗?”

  男子勾动唇角笑了,他从长椅上站起身,走向小女孩,蹲下身子凝视着她哭花的小脸:“谢谢你,这是我多年以来听到过的最高的赞美了。”

  “赞美?”她并不懂他话里的含义,默默的问了一句:“为什么叔叔会在这里?你看上去,不像是这里的人……”她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么漂亮的脸。

  “来送某位天使最后一程。”他若有所思的回答,眼里有着一丝落寞,“只是天使的葬礼不会让我这样的凡人来参加,所以我就在这里为她弹奏赞歌,没有想到,会将你这个小天使吸引过来。”

  “天使的葬礼?”顾沙未仍然听不懂他说的话,而且,今天所举行的葬礼,只有她的妈妈一人,并不是天使……

  “你叫什么名字?可以告诉我吗?”男子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微笑着反问。

  虽然妈妈和外公总是叮嘱她不可以和陌生人随便讲话,但是她并不觉得眼前这个年轻漂亮的叔叔是坏人,他的身上有着熟悉的气息,她好像从很久以前就见过他一般,

  “沙未。”

  “……沙未?”

  “嗯!”她用力的点点头,“我叫做顾沙未。”

  男子似乎有些惊讶,很快又温柔地笑了,他摸了摸顾沙未如蝉翼一般白皙洁净的脸颊,目光变得深邃:“沙未,她给你起了一个好名字。但愿你长大以后,也可以用你所拥有的声音去拯救更多需要你帮助的人。”

  “我?”小女孩有些不太置信的皱起眉头。

  “是你。你不想成为吗,可以让时间都为你静止的人。”

  顾沙未想了想,“我不知道。”

  “当你长大,就会明白的。”男子伸出手,解开了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银制项链,系到顾沙未的脖颈上,“这是我们的约定,只要你一直戴着它,总一天我会找到你。”

  顾沙未看着那条项链,银闪闪的像是天空上的星星,形状非常特别的坠子,看上去像是四个英文单词的开头字母缩写,“P”,“S”,“V”,“I”,这几个字母相互连接在一起,形成了半圆形的坠链。

  正当她为此感到困惑时,教堂外面突然传来了一个小男孩的声音:“爸爸,你在哪里?爸爸……”

  那个小男孩的声音,非常好听……顾沙未这么想着,抬起头便看到面前的男子站起身来,绕过她向教堂门外走去。

  顾沙未望着男子的背影,眼角不自觉的流露出了淡淡的失落与寂寞。

  似乎是感应到她的不舍,男子重新转过头来,在门外照射进的阳光中露出微笑。

  他说:“沙未,我们会再见的。”

  这是约定。

  这是他要为他的天使,为他所在的世界,开始创造一个声之天国的约定。

继续阅读:第一幕:宽恕之音,机遇再临(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声优恋习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