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穿越六百年的记忆
黔妙梦2018-05-02 23:534,141

  穿越六百年的记忆,一半是繁华,一半是沧桑

  2017年9月29日,雨后的清晨,空气清新,阳光明媚。

  中山市报告文学学会第五组组员,在王屋村王文铎村长的带领下,走进中山南朗镇泮沙村王屋村村民组,进行采访写作实践活动。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王屋村位于孙中山先生的故乡中山,在中山获得联合国“人居奖”20周年之际,这里是珠三角发达地区之一,中山正迈入粤港澳大湾区时代。你忍不住会问,那里一定不错吧?

  王屋村村口有株古老的榕树,粗壮的夫妻枝条向两侧延伸,寓意子孙后代,生生不息,阳光照射着碧绿茂盛的枝叶。树的一侧,是修建于 80,90年代的一幢一幢三四层楼高的小别墅。平整的水泥马路,干净整洁,远处是宽阔的柏油马路,一排排厂房,拔地而起,工人们正在生产线上忙碌着。树的另一侧,几声狗叫从一座古村落传出来,这个建于元末明初的村落,有着六百年的历史,正诉说着王屋村的前世今生。

  六百年前,一位姓王的裁缝,从东莞厚街,来到泮沙村,王裁缝为当地的文人,达官贵人,农民,小孩子,也为年轻的姑娘们订做衣服,青年才俊,手艺人品俱佳的王裁缝,深深打动了许家姑娘的芳心,许姓大户人家,将女儿嫁给他,并划拨一片土地给王氏修建房屋。从此,王姓在这片土地上开枝散叶,王屋村就这样形成了。

  那时的王屋村,四面围着围墙。村口闸门,是进村的唯一入口。闸门旁,把守着更夫,他们负责警戒和报时,一人拿着锣,一人拿着梆,每隔一个时辰,便传出笃笃——硄硄的敲锣声,口中提醒村民:“鸣锣通知,关好门窗,小心火烛。……”

  王云五先生的故居位于村中央,占地三个单位,右侧为独立书房。

  中山出美国第一人,清朝派驻美国夏威夷的副总领事王贵,到美国后改名王谷香,他的故居也在王屋村,占地四个单位,建于一百多年前。当时,王贵亲自回来监督修建, 花了半年多时间。大门四周的青砖,经手工打磨,平整光滑。屋檐四周的浮雕俯瞰着我们,屋顶为琉璃瓦。朵朵白云在蓝天上飘浮,仿佛在讲述小主人王礼的故事。这位生于美国的幼童,6岁时,王贵将他送回王屋村读私塾,几年后,才把他接回美国。大门紧闭,不能进去一窥究竟,有些遗憾。

  步入王屋村起东祖祠,始建于公元一八九零年,即光绪庚寅年荔月,期间历经沧海桑田,凡一百二十一载。于2011年中秋重新修葺,使祖祠面貌再现当年初建风采。步入祠堂,两侧为欧式风格的拱型门洞,中央几棵漆黑的圆形木柱支撑着屋顶,右侧是独立的厨房,厨房门口是一口水井,名门旺族,举行家族会议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

  一间旧居里面,古代的祖宗神龛,在那个“破四旧”的岁月中幸存了下来,静静地等候房屋主人归来。

  王觀潔老先生捐赠的石凳悄然立在村口,诉说着对故乡浓浓的情谊。

  你会说,哦,这是一个渗透着浓浓文化气息的古村落,真不错。

  (二)

  这浓浓的文化气息,要追溯到 600 年前。

  广东在明代以前多是作为官员被贬谪的流放地,比如苏轼被谪岭南时,曾在诗中写道“九死南荒吾不悔,兹游奇绝冠平生”。唐宋时期,海洋贸易的发展,为整个岭南文化的勃兴带来了契机。广东人文教育兴盛崛起,到了明代,广东的文教水平已与中原及江南地区接近,作为人文鼎盛的“海滨邹鲁”,明代广东书院林立,文人成群,讲学风气兴盛,使广东这个商业之都同时散发出浓厚的文化气息,出现了大批在当时和后世都深有影响的学人。

  岭南文人具有较强烈的个性,更多地关注到个体的独立精神。比如“江门学派”论学讲求“自得”,提倡独立思考、大胆质疑。不仅可以质疑老师所传授的内容,哪怕是读先贤圣哲的著作,也一样是站在平等的立场上,通过自己的思考来消化和吸收。他们同时也有着刚直不阿的风骨,大都有着在朝为官不肯依附权贵,被削职还籍的经历。另一方面,在明末动荡的时局中,他们又萦怀于国事,投笔从戎,乃至以身殉国。

  请王裁缝缝制衣服的,不乏文人墨客,文人们如诗如画的艺术世界和精神风貌,随着时间的针脚,在王裁缝的心上,刻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印痕。

  王裁缝极为重视后代教育。

  但王家绵延十代,没有出过一个秀才。

  随着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声,王云五先生在上海出生了。他 4 岁时,也被送回王屋村读私塾。你不禁要问, 在上海读书不好吗,为什么要送他回乡下,让他成为留守儿童?这是王屋村的传统,不管走到哪里,子女到了 6 岁左右,都会送回村里上私塾,故土的感情,传统文化和礼仪,就这样一脉相承,代代相传。海外华侨,华裔,也会捐钱建华语学校,从中国选聘语文教师,教授华人后代中文。到王云五先生这一代,他们兄弟四人,王云五先生排行老四。其中老三早夭;老大十九岁参加童子试,高中秀才,不久却突然病逝。算命先生说,依王家风水,不宜出读书人,因此影响了王云五先生读书求学。后来他自学有成,本想出国留学,没想到在他二十岁时,二哥又病逝,家中男孩只剩他一个。目睹二老日渐衰老,他不忍离去,只有独守家园,选择自学之路。再者他从小体弱,最初连去学堂的力气都没有,后来也只有一百五十厘米身高。但他的头特别大,比如他八十二岁时,接受韩国建国大学授予的名誉法学博士,对方事先按照他身材尺寸做好衣服,没想到按照比例制作的帽子却小了,他根本戴不上。但是王云五先生天资极好,又极其努力,自学成长,将自己训练成一位百科全书式的人物。后来他也曾经叹息,早年读书单靠自己摸索,不得专业要领,没能成为某一学科专家。不过这样的知识结构,却使他成为一位无所不通的杂家,学知识没有专业壁垒,尤其擅长跨界学习做事,无师自通,被胡适称赞为“有脚的百科全书”。而这样的通才,最适合从事出版工作,也是后来王云五成为大出版家的基础。

  他受聘中国新公学做英文教师,与宋耀如同事,学生中有胡适、朱经农;他通读原版《大英百科全书》,三年读毕;他做孙中山临时大总统府秘书,同时被蔡元培聘为教育部专门教育司一科科长;出任商务印书馆编译所所长;发明“四角号码检字法”和“中外图书统一分类法”;出任商务印书馆总经理,首先推行“科学管理方法”,被誉为“中国科学管理之父”;先后出任民国政府经济部长、行政院副院长、财政部长等要职;因“金圆券事件”引咎辞职,避走香港;他六十多岁去台湾,曾任台湾故宫和博物院共同理事会理事长、考试院副院长、行政院副院长;兼任台湾政治大学教授,培养出第一位中国本土博士,被誉为“中国博士之父”,到台湾商务印书馆出任董事长,重操出版旧业;他八十多岁还能一天写四千字文章,直到去世前二十天,还在为张菊生《涉园序跋集录》撰跋……

  王文铎村长的叔公王觀潔先生的父亲与王云五先生是堂兄弟关系,王云五先生与王觀潔先生私交甚好,常有书信往来,王云五先生写了新书,也会赠送给他。王文铎村长从王觀潔先生那里了解到,生活中的王云五先生穿着长衫马褂,布鞋,生活极为简朴。王云五先生去世后,将自己在台北的房屋和贰万多册藏书,捐给台北市,用于建设图书馆。

  在岭南文化的哺育下,南朗镇王屋村出了王云五,王谷香等在当时和后世都深有影响的名人,南朗的翠亨村出了国父孙中山等名人。

  王屋村的古建筑,诉说着那段峥嵘岁月,仿佛在为传统文化,因战火纷飞,烽火狼烟等原因,被生生割裂而叹息。

  (三)

  王文铎村长生于上世纪 60年代,在王屋村古村落里度过童年及青少年时光,这里的村民,世代种田为生,稻谷自己种,自己种植蔬菜,要改善生活,就出海抓鱼,一千年前都是这种生活模式。

  他读书时,拿着水桶,锄头去上学,上午上学,下午参加劳动:兴修水利,种水稻,红薯,玉米,养猪,种甘蔗。到丰收时,每人发两条玉米,开开心心带回家,甘蔗压榨出糖,每人分几两糖回家。

  那个年代的体育课,没有运动鞋也没有场地,脱下草鞋,光着脚跑山头。丢木制的手榴弹,自己挖两个坑,用于跳远,再把沙子垒高,上面放一条竹竿,就可以跳高了。身材匀称,精明干练的王文铎村长,体育成绩应该是不错的,他点了点头,笑得好开心,自豪地予以证实。

  他前额天庭饱满,聪明机灵,如果学习环境好一点的话,他的学习成绩应该是不错的。他说,当年读书时,在学校要参加劳动,晚上回家继续劳动,南朗镇当年只有一所初中,升高中时,数学问题不懂,去问老师,老师也不懂,老师去问教导主任,才能给他解答,那时,整个南朗镇,一个大学生都没有,他是农村户口,又不能去考技术学校。

  王文铎村长经历过上世纪 60年代,也经历了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他笑称自己有“一千年的经历”。

  王屋村的村志,由于上一辈人主要以种田为生,读书人少,没有整理,尽管大多数老人活到了 90多岁,但都相继去世,还在世的,可以参与村志整理的,也已经不多了。伴随着这些老人的离去,泮沙村风筝手艺已经失传,昔日的“风筝之乡”正成为传说,几个人抬着风筝去中山石歧比赛的盛大场面,业已远去。

  (四)

  采访归来,王屋村,这个沉淀历史记忆的古村落,走进了我的梦中,采访时的场景再次出现,土墙的黄泥裸露在外;围墙外满是青苔;部分房屋的门窗已被卸去,房内家具早已搬空;有的房屋,不见屋顶,只有三堵外墙,茅草从房屋中央长出来,太阳映照着东倒西歪的茅草,轻声叹息;路上四处可见狗屎,走路得格外小心;王云五的故居,在新中国刚解放时,政府没收后,分配给了贫下中农,昔日传出朗朗书声的书房,立刻被改造成厨房;王屋村起东祖祠,现在是南朗镇泮沙村农村幸福院,图书静静地躺在书架上,麻将声此起彼伏。

  仿佛听到了王云五先生的叹息,故乡一片瓦都没有,魂兮归来,何处安身。我不禁惊醒过来,眼泪顺着面颊流下,这繁华中的沧桑,日渐破旧的古村落,让人久久不能释怀。

  突然想起采访时,王文铎村长提到,现任南朗镇镇长有心振兴王屋村,计划把王云五故居收回来,改造成为图书馆。

  又安然睡去,梦中的王屋村,王云五故居已改造成图书馆,孩童们正在里面安安静静地阅读,四周的房屋,修缮完毕,恢复旧貌,成了书斋,画廊,文人墨客在这里聚居,一位长发飘逸的女子,半踏长裙宛约行, 伴随着悠扬的琴声,行走在干净整洁的石板路上,四周桂花飘香,月季花俏立枝头, 蝴蝶翻飞。

  游客们游览完孙中山故居后,异口同声地说,一定要去王屋村看看,那里也是中山的一张文化名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黔妙梦休闲小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