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帝妃算计
云姣2018-01-17 16:133,298

  自数月前攸宁离开长明山后,我这神殿果然就此清净了下来。

  每日也再无那兰枝帝妃派来的神仙旁敲侧击似的劝我,求着我去救一救那还续着最后一口气的景玉帝君。

  这般安宁的日子,我自当过得很是舒心。

  只是少不得偶尔忆起这些引人发笑的荒唐事,又摇头叹一声兰枝帝妃待那多情浪子似的景玉帝君,当真是情深义重。

  这世间,果然不是你一心付出,就能得到你所期望的回报的。

  想来,那兰枝帝妃,终归与我这追人不成的境况,是有些相像的。

  但到底,还是她要更傻一些。

  那景玉帝君本就已由我父君续过一次命,如今再受重创,伤及元神,气运衰竭,便是我真的动用了秘术,他怕是也只能堪堪活个两三百年罢了。

  这是八荒六合人尽皆知之事,兰枝帝妃自然也清楚得很,只是她却还是要我舍上自己的精元去救景玉。

  翻来覆去,死缠烂打这数次,她到底是不肯死心。

  叹了一声,我合上手中的书卷,一手撑着下颚,另一只手拿着笔蘸了墨,却又静静地盯着书案上那雪白的宣纸发呆。

  殿外忽的传来几声鸟儿的长鸣,其音如金玉碰撞发出,清脆泠然。

  凭这叫声,我便知道这分明是十二重天之人才有的坐骑——苍鸾鸟。

  “终于坐不住了?”我挑眉,搁了笔,想着免不了要闹上一番,便站起身来理了理衣衫,目光在书案上的银萝鞭与九靥伞间游移。

  最终,我还是将那九靥伞收到隐空袋中,手中拿了那银萝鞭。

  毕竟,我还是无法拿着一把品相花哨的伞去与人打架。

  虽然父君在世时,总告诉我这九靥伞是何种不可多得的神物,落在我的手上又是我多大的福气。

  但无法,我宁愿只偶尔拿它出来挡挡金乌之芒。

  毕竟拿一把花伞做法器,实在有损我长明山主,神女楚璎的威严。

  殿门缓缓打开,我抬眼,却见来人并非兰枝帝妃。

  却是四个素衣仙娥。

  此刻她们立在门外,见了我,便一齐弯腰,行跪拜大礼,齐声道:“拜见楚璎神女。”

  我微诧,堪堪一声道:“起来罢。”

  “小仙欺霜,奉舒窈帝姬之命,前来请神女去碧霄阁赴宴。”

  说话的便是立在最前方的这姿容出挑的仙娥,她低眉垂首,声似出谷黄莺。

  “舒窈帝姬?”我有些惊讶,又思索着这与我素未谋面的舒窈帝姬此番宴请于我,究竟是何意。

  只是还未待我细想,那名为欺霜的仙娥便又开了口:“舒窈帝姬说,想与您谈一谈攸宁仙君之事。”

  她说这话时,一双美目不着痕迹地望了望我,语气里平添几丝犹豫。

  听罢这话,我挑眉,倒是猜到了几分舒窈帝姬的心思。

  我与攸宁之前的旧事,这六界没人是不清楚的。

  便是她舒窈帝姬多年来养在帝阙不曾外出,只怕也是有所耳闻的。

  “带路罢。”我收了手中的银萝鞭,对那四个仙娥道。

  我想着这帝姬若是真是好奇我这个人,那么我便见见她就是。

  正好我前日与峚山山主——聂羽神君下棋时,赢了他一壶上好的灵脂玉膏。

  据说这玉膏美容养颜,金贵得很,我已这么凑合着活了四万年,再懒得用这些东西。

  可这舒窈帝姬如今才活了八千年,正是妍丽的年纪,此番曾给她倒也合适,就当是我补给她与攸宁之前定亲的贺礼了。

  至少我与攸宁,虽做不成仙侣,但儿时伙伴的情分也还在嘛。

  如此送他一份礼,便当是清了这段往事,还了他曾孤身潜入魔界救我的那份情。

  终至碧霄阁外,那欺霜领着她身后的三个仙娥便停了脚步,对着我恭敬道:“神女,帝姬嘱咐过,只能您一人进去。”

  我颔首,抬手挥散了眼前这一片缥缈的云雾,看着那长阶之上,一座朱红的楼阁安然矗立,那一方金匾上“碧霄阁”三字笔划张扬,看起来颇有些凌厉嚣张。

  我想着这景玉帝君虽从头至尾都是个不着调的,但他的字,还当真是有几分气势。

  我负手踏上长阶,终是走进了这阁楼之中。

  或是因这碧霄阁常只作设宴之用的缘故,阁中摆设简单,不过几张低案,几个蒲团,一些古董摆件罢了,看着倒是有些古朴素雅。

  我扫视一番,却并未看见那邀我来赴宴的舒窈帝姬。

  倒是内室中,那被人放下的青色纱幔领风微微拂动,如层层朦胧的青波,让人看不真切其中的境况。

  只是当我掀起那纱幔时,却发现内室亦空无一人。

  我心头一紧,暗道不妙,可一转身,那方才还经我之手掀起的青色纱幔便已在刹那间已将我整个人捆住。

  便是我用尽力气,也无法挣脱它分毫。

  只是不过片刻,这青纱便又不再束缚着我的手脚,转而于我周身,化作一泛着青芒的光罩,将我困在其中,无论我如何施法,都不得而出。

  “兰枝,我倒是小瞧了你,竟连蓬莱的神物摄元幡都能借了来。”看着那忽然而至,身着华裳的女子,我冷笑一声,收了手里的术法。

  “神女恕罪,兰枝深知此番算计神女,乃是大不敬……可神女,兰枝也是别无他法了,求您,救救帝君罢!”那兰枝帝妃忽的双膝跪地,一双美目望着我,眼里已是泪花点点。

  “如今我可还有选择的余地?你难道不清楚这摄元幡是何物?你,是铁了心要拿我一半的元神去救景玉罢?”我望着光罩外的她,冷声道。

  心中陡然生凉,我忽然想起了攸宁。

  这世间知我女娲一脉若要捏造骨肉,锻造魂灵,除了主动施以秘术之外,舍去一半元神,亦可达到此目的的,除了我,便只有攸宁。

  “神女,若您肯主动施术救人,我也不会出此下策……我已说过,我愿奉上仙界所有的天材地宝,供您疗伤之用。”这兰枝帝妃依旧跪在光罩外,眼中含泪,仿佛我若不应她,便是天大的不通情达理。

  “不必白费口舌。”我心中已一团乱麻,也愈加不耐。

  这摄元幡乃是大战时方能使用的神物,其威力自然是我无法与之抗衡的。

  只是我若真被这摄元幡夺了一半元神,那么我的元神便只能是永远残缺不全了。

  即便是她真把仙界所有的天材地宝都交于我,也是无用。

  更何况……儿时攸宁将我自魔域救回时,我便答应了父君,此生都不可动用秘术。

  “神女既还是不愿,那么兰枝便只好得罪了。”兰枝帝妃终是站起身来,她擦了面上的眼泪,双目中神色复杂,她动动唇,又道:“神女,我知道此事的确难为您,可我没有退路了……我早些年做尽糊涂事,这是我欠景玉的,亦是我欠晏儿的,我先还了他父子俩的债,再还神女您的债。”

  她口中的舒晏,我是听过的,据说是舒窈帝姬的孪生哥哥,是景玉帝君与兰枝帝妃唯一的儿子。

  只是这舒晏仙君,早些年便身患重疾,不治身亡了。

  她一口一笔债,我却已无暇去追究这其中的隐秘。

  兰枝帝妃已开始催动这摄元幡化成的光罩,青芒渐强,我浑身已痛得僵硬。

  这仿佛拆骨夺魂一般的疼痛刺入骨髓,我分明感觉到这强大的力量似乎正在将什么剥离我的身体。

  我再也无法支撑住身体,倒在地上,脑中一片轰鸣。

  颤抖间,我只得咬了咬舌尖,强迫自己保持清醒。

  我绝不能,绝不能就这么妥协……

  脑子已有些混沌,我却忽然想起父君曾对我说过,摄元幡虽看似坚不可破,却到底只是摄取元神的神物,说起来,竟是有些许惧血。

  只是这修为高深之人,只有赌上一身修为祭与鲜血,方才能破其毫厘。

  几乎是一瞬间,我便已下定了决心。

  即便只有那毫厘的希望,也总比如此任人宰割要好一些。

  于是,我掐了诀,划破自己的手臂,鲜血流出,顷刻浸染了那散着青芒的光罩。

  我大口的喘着气,在看见那一处被鲜血灼烧出的一点细小的缺口时,我使出最后的力气,魂魄离体,用力朝那缺口撞去。

  一阵白光乍现,我仿佛听见了兰枝帝妃的一声惊呼。

  我于一阵风声中,意识渐渐不清。

  恍惚间,我仿佛又回到了那虚度过的三万年时光里。

  父君在花影间饮酒,攸宁在神殿前练剑。

  小小的我穿着我最喜爱的石榴裙,笑嘻嘻地给父君捶肩,求他去人间替我买一支糖葫芦。

  父君把我抱在怀里,摸摸我的头,笑说一声,好。

  彼时天淡风清,长明山上仙雾缭绕,攸宁清秀的眉眼藏着淡淡的笑意,我从父君怀中钻出,跑向他。

  可是刹那间,天地间风云变幻,我身后的花林,以及花林中提着酒壶的父君,竟转瞬破碎,一切成灰。

  我回头,却见攸宁望着我的双目神色冰冷,他伸手,森冷的剑锋狠狠刺穿我的胸口。

  陡然间,画面尽碎,我在无边的黑暗中不断下坠,似乎永远也挣脱不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断莲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断莲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