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无叶玄莲
云姣2018-01-17 16:142,183

  “怎么?秋明师兄的徒儿便是这般做派?今日我若是不将降雪丹交出来,你二人还想强抢不成?”我双手抱臂,看着眼前这二人,语带轻嘲。

  为了一瓶降雪丹,这两人倒真是费尽心思。

  “楚师叔,降雪丹在你手中,也发挥不了什么效用,倒不如给了其他人?”那颜芳或是听见我提起她师父,当下面上便有些挂不住了,但也仅仅只是一瞬,她还是扯着唇角对我笑着说道。

  而我听罢,则是轻哼一声,我实在不愿意与她二人立在这长阶上,说这些无谓的话。

  于是我便道:“既是我师父赐给我的东西,我便是不能用,也不会将其给了别人……若是我真给了旁的人,那岂不是辜负了师父的好意?”

  我说这话时,双眼一直盯着那颜芳,故而我自然也没错过她脸上一瞬的青白交错。

  她似乎被我这话气得不轻,但也实在找不出反驳的话,当下只好勉强讪笑:“师叔说的也是。”

  她似乎还算是个晓得些分寸的,然而那知敏却是个不知轻重的,故而当她听见颜芳这么说时,便诧异的看了颜芳一眼,随后便瞪向我:“楚璎!你可别拿秋明师叔来压我们!这降雪丹,你今日必须给我们!”

  而我一声闷笑,不禁摇摇头,盯着那知敏看了好一会儿,方才收敛了笑意,淡声道:“你们最好现在就离开此处,我还能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若是你们再敢无理纠缠,那便别怪我不给秋明师兄面子。”

  那知敏有一瞬怔愣,一时有些踌躇,但也仅仅只是一瞬,随后她便嗤笑道:“凭你这么点修为,便是连我都不如,不过是顶着个掌门弟子的身份罢了,你竟敢这般嚣张?”

  我却不言不语,只是上前两步,逼近知敏,见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我方才睨着她道:“我再不济,也终究还是顶着这么个身份,而你见了我,也总该唤我一声师叔。”

  “你若是实在不满……”我伸出右手去,扣着她的肩,轻笑道:“那也得憋着。”

  而后,我便随意的将她往后一推,正推到那颜芳身上,而颜芳一时不察,便被知敏撞倒,两人失去重心,一齐从阶梯上摔了下去。

  我见状,当下便‘啧’了一声,不禁低眼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随后便又将手背到身后去,缓步走下台阶。

  当我走到那趴在地上,狼狈不堪的两人身旁时,好容易忍住了笑,道:“实在对不住,你们也晓得,我虽修炼总无所成,但这一双手却天生神力。我方才不过是轻轻一推,谁知你们二人便……”

  我没有再说下去,无视了她们瞪着我的目光,弯唇一笑,抬步便往朝云殿方向去了。

  就这两人这么点道行,又如何能斗得过我这好歹活了几万年的人?

  小姑娘到底是年纪轻,从来沉不住气,我只不过是随意逗了逗,她们便毫无招架之力了。

  再说我这副躯体,虽说如何修炼都一无所成,但这双手却是天生神力,气力极大,这昆仑山上的弟子若要来招惹我,也还是要掂量掂量自己到底够不够格。

  在凡世里的这十多年,除却初时的颠肺流离,居无定所的那些日子,后来在这昆仑山上安定下来,却又觉得有些无聊。

  山中无岁月,世上已千年。

  我想既然已经被溪音踹下来,浑身灵力又被禁锢,我便想随遇而安,去看尽这人世繁华才是。

  可我如今,却待在这昆仑山上,出不得山门半步。

  我曾总是旁敲侧击的去问我那便宜师父究竟为何要收我为徒,将我带回这昆仑仙山来。

  可平日里疯疯癫癫,十分不着调的他,在听了我这些话后,总是借着从不离手的酒壶,装醉蒙混过去。

  其实,我一直隐隐觉得,他救我,将我带回昆仑山,并不是一种巧合。

  可我左思右想,却又找不出半分破绽来,仿佛我眼前所见,都是最真实的一切。

  偶尔我也会想起溪音,想起那些在蓬莱仙岛的日子,我亦会想起明秀,想起那只重明鸟月澜……

  或许是我之前失去的记忆还没有找回来的缘故,我的脑子里来来回回,值得我去细细回想的,便只有身在蓬莱的那些日子。

  溪音雪白的袖袍总在我的梦境中闪过,他眼角的朱泪痣仍是那般殷红灼眼。

  他是蓬莱神君,六界八荒无人不知。

  然而我却觉得,他身上似乎还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神秘得很。

  于重幻之眼混沌之中的那一眼,我似乎看见了他不断下坠,向我而来的身影,但又仿佛那一切,都不过只是我的幻觉。

  我摇了摇头,将这些纷乱的思绪尽数抛到脑后去。

  不论溪音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我楚璎,也无甚好怕的。

  他若真是恨我得紧,我便用这一世,来还欠他的旧债便是。

  回到朝云殿中,我推开门,便嗅到了浅浅淡淡,若有似无的莲香。

  我想起之前师父送我的那支断莲,便抬步往内室走去。

  待至那被我轻而易举搬进屋中的青玉缸前时,我便见那枝断莲竟已开了花。

  只是这莲花到底与普通的莲花不同。

  一根断茎,并无叶子,莲花瓣呈玄色,此刻正泛着点点的金色光芒。

  这,竟是一朵无叶玄莲。

  我愣愣的看着那一枝玄莲,于青玉缸微漾的水波中,它悄然盛放,灼灼其华。

  一刹恍惚,我竟觉得,这一枝断莲,于我而言,竟是那般熟悉。

  然而任凭我如何仔细回想,都没能想起,我究竟是在何处,也曾见过这样一枝玄莲。

  或许……是溪音那神殿里的玄莲灯?

  我想起之前,溪音带我去那无名神殿之中,看了满室的莲灯,又将我放在玄莲灯芯中,替我修复受损的元神。

  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那被我养在青玉缸中多日的断莲,竟会在今日绽放,且在我身前,于一阵大盛的金光之中,破碎成流沙一般的细碎荧光,而后,竟又渐渐凝成实体,逐渐显出一个男子的身形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断莲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断莲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