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重幻之眼
云姣2018-01-17 16:142,300

  “只怕是要让帝姬失望了。”我放下手里的书卷,又执起案前的一盏清茶,浅酌了一口。

  “神女!”舒窈帝姬见我这般,当时面上便有些挂不住了,但她仍是忍了下来,又道:“神女,我父君已殒命,母妃是暂定的仙界之主,她一失踪,这仙界又该如何是好?”

  “万望神女已大局为重!”她低首,在我面前,言辞恳切。

  而我听了却是颇觉好笑,大局为重?

  “这仙界不过是少了她兰枝帝妃一人罢了,帝姬你说得太过严重了。”我轻睨着眼前这娇花儿一般的美人,冷淡道。

  舒窈大抵从未如此求过旁的人,忍到此时,她已是极限。

  故而在我说完这句话后,她便猛地抬首,怒视着我,咄咄逼人道:“神女可别忘了,你不单单是这长明山的山主,你还是仙神二界的神女,我母妃失踪,是事关仙界的大事,你可万不能袖手旁观!”

  我何曾被一个小姑娘这般说教过?

  于是我放下手中的杯盏,站起身来,理了理有些发皱的袖袍,直视着她,道:“我的身份我自然记得,但我楚璎从来都是听不得这些说教的,旁人要我做什么,我便偏偏不做什么,更何况,你一个小辈,如何能管得了我的事?”

  “我以为舒窈帝姬若是聪敏,便应该一直避着我才是,毕竟我重伤初愈,此次归来,本是要寻你那母妃算些账的!”我走到她身前,缓缓说道。

  她或是也被我点醒,想起了之前的那些往事,一张娇美的面庞刹那便苍白如纸。

  半晌,我方才听她开口,声音却不似之前那般盛气凌人:“神女即便是要找我母妃算账,也要先找到她才是,不是么?”

  我听了她这话,当即摇了摇头,只觉她到底还是个小姑娘。

  于是我道:“帝姬可听说过,母债女还?”

  我这话一出,登时便教她浑身一颤,美目中犹带惊惶:“神女……”

  她忽然跪在我身前,放下了她此前的高傲姿态,垂首轻泣道:“此前我命欺霜前来,将您骗至碧霄阁,的确是我错了……”

  彼时,她身旁的那名仙娥也跪下来,道:“欺霜知错,请神女恕罪!”

  “神女,此前都是我一时迷了心窍,才会与母妃合谋,将您引至碧霄阁中,以摄元幡制住您……”

  “但我与母妃本来从未想过要伤您性命啊!只是当时我父君眼看着就要错过最后复活的机会,我母妃才会借来摄元幡,想要以神女您的神力,救回我父君。”

  “哪曾想,神女您竟宁愿舍了金身,拿元神去撞破摄元幡的禁制……我母妃其实从未想过,要害您性命啊神女!”

  她抽泣着,抬眼小心的看了我一眼,似是犹豫了片刻,才又道:“而我,我之所以会与母妃合谋,一时因为想救父君,二则是……因为攸宁。”

  我瞧着这舒窈帝姬在我面前哭得梨花带雨,我本就受不得美人在我面前垂泪,当下便有些心软,只是又听她提到了攸宁仙君,便有些诧异。

  于是我问:“这又与攸宁仙君有什么干系?”

  舒窈拿手帕抹了抹脸上的泪痕,这才说道:“神女虽失去了记忆,但想来这些日也听人说过罢?您与攸宁曾经,是有过婚约的。”

  我点了点头:“是有这么一回事。”

  “我晓得神女您与攸宁曾是青梅竹马,而后又有过婚约,我……我是想试探您在攸宁心中的地位。”舒窈犹犹豫豫的,到底还是说了出来。

  我一愣,竟是没想到,她原是因为此事。

  “那帝姬可试探出了什么?”我笑了笑,漫不经心的问。

  岂知舒窈帝姬听了我这话后,却是神色一滞,抿紧了樱桃似的唇,半晌才道:“攸宁他……到底还是念着与神女往日的情谊。”

  我一听这话,便知误会大了。

  于是我忙道:“帝姬这吃味的也太过了些?照你所说,我父君于攸宁有养育之恩,而我与他又是一同长大的,如今我父君过世,这长明山便只余下我一人,他念着我些,又有什么奇怪?”

  “再者说,我听人说,我与攸宁之前的婚约,不过是因为我的一厢情愿罢了,攸宁则是因为我父君的关系才会应下这婚事,只是后来我父君殒命,他于我仍无半点男女之情,故而我才与他双双捏碎姻缘玉,解除婚约的不是么?”

  舒窈听我这么说,略微想了想,便点了点头。

  我又道:“他若对我真有男女之情,又何必捏碎那姻缘玉?帝姬怕是多虑了。”

  聂羽神君与我细说过一些我的往事,也提过攸宁与我之间的荒唐婚事。

  说到底,都是我年少轻狂,硬是追着一个从来不曾喜欢过我的人数年,到最后,还是放手了。

  也是因为此事,我方才觉得自己此番失去记忆,也并非是一件坏事。

  我想,若是我未曾失忆,我又该如何面对攸宁?

  说到底,他对我好,也不过是为了还我父君的养育之恩罢了,只是曾经的我,怕是一直在逃避这个事实罢了。

  失忆自是有失忆的好处,忘记了曾经追人不成的丢脸事,如今说起话来,也颇为理直气壮,不觉气短。

  再说了,我楚璎要什么样的男人寻不到?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舒窈大抵是真的将我这一番掏心掏肺的话听进去了,故而她犹豫的看着我,也不好再求我去十二重天,在那重幻之眼中去找她母妃的踪迹了。

  她吸了吸鼻子,神色落寞的说了告退,由一旁的欺霜搀扶着站起身来,便想离开。

  而我却觉得有些过不去,便唤住了她:“这一趟,我便替你去了。”

  但见她欣喜的神色,又对着我弯腰行了几次大礼,我便有些不自在了。

  于是我偏过头去,轻咳了两声,道:“只是你那母妃终是要为她做过的事付出代价的,我不可能不追究。”

  舒窈眼神暗了暗,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舒窈明白了,多谢神女。”

  待舒窈踏出殿外,我立在殿中,听着殿外那几声鸟儿又传来一阵长鸣,久久不曾挪动过一步。

  我不晓得我这么做究竟对不对,只是我实在见不得那么一个小姑娘在我面前这般声泪俱下。

  索性便走这么一遭,也不算什么大事。

  毕竟,我也想晓得,那兰枝帝妃究竟是自己有意消失,还是真有人将她掳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断莲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断莲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