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捉弄月澜
云姣2018-01-17 16:142,233

  那日我拍马屁,终归是拍在了马蹄子上。

  溪音径直将我扔回了他的寝殿里,而后便又是没了踪影。

  明秀见我被溪音带出去时分明还是一尾小灰蛇,回来时却成了人首蛇身的模样,很是新奇。

  她说她活了四千年,还从未见过我这模样。

  于是,我便被她以好奇为由,戳了又戳,摸了又摸。

  我很生气,我觉得明秀已经不是之前的她了。

  但见她每日仍带我到殿外去晒太阳,还时不时给我做些好吃的,我便又原谅了她。

  只是数日过去,我便愈加无聊,明秀又忙着给那重明鸟绣荷包,有时根本无暇顾及我。

  也是此时,我方才想起那消失许久的溪音神君。

  也不知他整日究竟在忙些什么,这数日来,竟都不曾回过寝殿。

  他不回来,我自然是极为自在的,可如今明秀又无暇理会我,我大多时候,便只能耍着自己的尾巴玩儿。

  是日,明秀的荷包终于绣好了,她也顾不得带我去晒太阳,只是将一碟被她掰碎的糕点放在我面前,而后便蹦蹦跳跳的出去了。

  不用说,她定是去找那重明鸟谈天说地去了。

  可正在我百无聊赖的吃着糕点,晃着尾巴尖儿打发时间的时候,却见明秀哭着回来了。

  我来蓬莱这么久,还未曾见明秀哭过。

  于是我便开口问道:“明秀,你哭什么?”

  明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看起来很是伤心。

  过了许久,我方才见她啜泣着说道:“我的荷包被月澜大人扔了……”

  “月澜大人?”我一时不明。

  而后方才反应过来,那重明鸟似乎便唤作月澜。

  名字倒是个好名字,鸟却不是什么好鸟。

  明秀本就不善女红,她做这荷包便做了这许多的时日,如今好不容易做好了,却被那只鸟给扔了?

  “他,他说……”明秀红着眼眶,一脸委屈。

  “他说了什么?”我问。

  “他说我的荷包难看,还说……”

  “还说什么?”

  “还说我没有羽毛,长得不好看!”明秀说着,便又哭了。

  而我听罢,不禁“啧”了一声。

  那只鸟果然脑子不好使,明秀是一株芍药花,如何会有羽毛?

  我倒是越发好奇他究竟长得是个模样,竟如此没脸没皮。

  明秀是个多好的姑娘,他不喜欢也就罢了,竟还这般口无遮拦。

  我想着这些日子,明秀待我不薄,当下便想要去见见那月澜,顺便给他些教训。

  于是我便对她道:“明秀!那月澜在何处?走!我替你报仇去!”

  明秀听我说这话,面上竟也开始愤愤不平:“你说得对!我们走!”

  当我被明秀捧在手里,踏出舒静殿门的时候,我还有些发懵。

  明秀这反应,我怎么有些看不懂?

  她掐了诀,飞身跃进忽浓忽淡的云雾里,来到当初我初初见到溪音时的瀛水河畔,便躲在那大树后,指着不远处一抹于仙雾中朦胧不清的身影,道:“那便是月澜。”

  我朝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好一会儿,才对明秀说:“明秀,我们过去罢?”

  当明秀带着我悄悄走过去,我方才看清那重明鸟究竟是何模样。

  传说中的重明鸟身为上古神鸟,自然是世间罕有。

  纵是传说,也只言其,声似凤鸣,一双重瞳,力大无穷,除此之外,便再无其它了。

  而我眼前的这只重明鸟,羽毛似雪,身披华光,重瞳湛蓝,额间一簇红色的火焰灼灼,双翅竟还有银色的纹路。

  的的确确是世间难寻的奇鸟。

  明秀或是见我看傻了眼,便用指尖戳了戳我,小声唤道:“楚璎?”

  我回过神来,看着明秀气鼓鼓的脸,忽的便觉得有些尴尬。

  于是我让她将我放在地上,她初时还不肯,说是溪音神君嘱咐了,不能将我放到地上,以免被人踩坏了去。

  我黑着脸,强硬的要明秀放我下来,她犹豫了半晌,才勉强将我放下来。

  我眼见着那名为月澜的重明鸟掐了诀,将一把檀木梳托起,一点一点的在瀛水河畔给自己梳理着羽毛,那梳子的确精致,却是大了些。

  我冷哼一声,想着这只鸟虽没个人样,却还这般臭美。

  于是我一点一点的挪过去,靠近他。

  因着他是背对着我的,我又是个不足一寸的身形,绝对惊动不了他,我便大摇大摆的挪到了他尾巴边儿上。

  或许是溪音那盏玄莲灯的功劳,这些日子,我已渐渐恢复了些法力,通晓了些简单的术法。

  我坏心的一笑,手指尖有一抹火光凝聚,我凑近他的尾巴,却半晌都没能点燃。

  我回头看了看不远处猫着腰,瞪大双眼看着我的明秀,见她嘴里无声的说着什么,我却是半分都没领会到她的意思。

  于是我转过头来,将手指凑近嘴边,用力的吹了吹。

  也是此时,我这动作大抵是让他察觉到了些什么,于是我便眼见着他扬起右翅,我浑身僵硬,却又见他竟只是用翅尖儿挠了挠屁股……

  随后便又收回翅膀,继续对着瀛水水面,顾影自怜。

  我松了一口气,随后便果断地将手指尖那一簇比方才又大了些的那团火焰凑到他尾巴上。

  见羽毛点燃,我转身便使劲往回挪。

  但我到底是高估了我自己,就凭着这么个蛇尾,我如何能跑掉?

  等在不远处的明秀似乎也急了,当即便小跑过来将我从地上重新捧在她的手掌里。

  只是当她方才要带着我逃之夭夭时,便听身后传来一抹高呼:“我的尾巴!”

  登时,明秀僵直了身子,我正想提醒她逃跑,却听得身后‘扑通’一声。

  于是我回头,便见那重明鸟竟跳进了瀛水里。

  也不知怎的,那一瞬,我忽然想起数月之前,被溪音丢到瀛水里的自己。

  他那时的冷漠神色,我如今想来,还依旧很是清晰。

  那时,他是那般毫不犹豫的将我扔到了那水中,却又在下一刻,将我救起。

  他要我永远记住这瀛水的凉,为的,正是我那于三万年前,不知何时欠下的旧债。

  而瀛水何其凉,旧恨何日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断莲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断莲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