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昔日故人
云姣2018-01-17 16:142,256

  这些日子以来,溪音带着我在人间游历数日,好不逍遥。

  而他这些天以来,也鲜少再骂我蠢,整个人看起来和颜悦色的,实在教人很是不习惯。

  我时常这般想着,又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窝囊,他好容易不再损我,我却还觉得不大习惯?

  那一瞬我觉得自己大抵是完了,心头难免有些不大舒服,可我一见他总带我去吃些好吃的,便也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情绪抛之脑后。

  只是这般舒心的日子终究是太过短暂,在我仍沉醉于这人间繁华时,溪音却说要带着我回蓬莱了。

  只是当他与我还未起身时,却来了不速之客。

  彼时,月色如水映满庭,松柏疏影嵌风声。

  那身穿青衣的陌生男子忽然而至,身披星月光辉,就那么立在溪音身前。

  “溪音神君倒真是好兴致。”他开了口,嗓音温润,明明一丝记忆也无,我却觉得,他的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而溪音忽的放下手,广袖遮下,将我掩在他雪白的衣袖间。

  我眼前一片漆黑,偶尔透进来几分月辉,却仍无法让我看清眼前的一切。

  鼻翼间,满是他身上疏淡的莲香,耳畔蓦地响起他清冽的嗓音:“攸宁仙君不也闲得很?”

  两人语气皆是淡淡的,听不出一丝波澜,可却似乎又在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神君救了楚璎,攸宁在此谢过。”我又听见那名为攸宁的男子开口说道。

  而我听了他这句话,却是疑惑得很。

  他唤我楚璎,听着这语气也似乎颇为熟稔,莫非……他是我曾认识的人?

  这么想着,我便挣扎着想要摆脱溪音的衣袖,去好好打量一番那昔日的故人。

  可溪音却指节一屈,捏了我一把,似是警告一般,教我顿时萎靡下来,待在他手中不敢动弹。

  只听他对那攸宁道:“攸宁仙君这般费尽心思的找来,便只是为了谢我?”

  “神君应当知晓,楚璎是长明山的神女,理应回到长明山去……攸宁此番前来,便是要带楚璎回去,还望神君能恩准。”

  攸宁的声音再次传来,我也是此时才知道,原来这人,竟是来带我回去的。

  他口中的长明山,我仔细想了想,却仍是没有半点记忆。

  于是我泄气似的趴在溪音手中,心头有些烦躁。

  我其实极为不喜欢如今这种感觉,我想不起任何一点关于曾经的记忆,更无法想起任何以前的故人,可我分明是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丢了太多的东西,可纵是我费尽心思去寻,也还是没有半点线索。

  我不晓得曾经于我而言究竟算不算重要,但我确乎是不喜欢如今这脑中一片空白的自己。

  我正陷在自己的思绪里,恍恍惚惚的,却又听溪音说道:“攸宁仙君还是请回罢。”

  “神君!楚璎终究不是你蓬莱之人,你这般留着她,不放她走,究竟是何缘故?”攸宁的声音中透着几丝焦急。

  彼时,溪音冷笑一声,道:“自我救她那日始,她便是我蓬莱的人了。”

  他的声音轻轻浅浅的,却是那么的不容置疑。

  我却想着这厮好生不讲理,也不问过我的意愿,便兀自决定我便是他蓬莱的人了!

  于是我扯了扯他的衣袖,表示不赞同。

  而他则又曲起指节,捏了我一把,顿时教我再不敢反抗半分。

  我心想着,这厮到底是经不得夸赞,方才说他转了性,这会子便又这般恶劣。

  “神君,楚璎她是长明山的主人,不可能一直待在蓬莱,你难道不清楚?”

  “长明山对于楚璎有多么重要,神君你或许不清楚,她是决计不会抛下长明山,从此待在蓬莱的。”

  “还请神君……让我带楚璎回家。”

  攸宁说了许多,我也认认真真听了许久。

  当他说到‘回家’二字时,我也不知是怎的,心头微颤,鼻间竟有些发酸。

  热泪忽然自眼眶滑下,正滴落在溪音的手掌。

  溪音似乎已有所感,他蓦地抬起手,而我抬眼,便正好对上他微沉的双瞳。

  我愣愣的望着他,眼中仍有湿意,一时间只觉有些不知所措。

  而他的一双墨瞳紧紧盯着我,嗓音也染上几分寒凉:“为何要哭?”

  或是见我久久不答,他的声音便陡然又冷了几分:“告诉我,为何要哭?”

  他似乎很是生气,而我却是有些发懵,不知他何故忽然这般生气。

  只是他逼问我,我迫于他的眼神,只得如实答:“我也不晓得,或许……是想家了?”

  我这眼泪来得突然,连我自己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大抵,我是真的想家了罢。

  长明山,那似乎,正是我的家,我也的确,想回去看看。

  我是个没有记忆的人,连自己是谁都忘得一干二净,我虽常说着无所谓,不在意,但是偶尔于午夜梦回之间,甚至在某些睡不着的夜晚,我才会清楚的感觉到,作为一个想不起任何有关于自己的过去的人,我似乎什么也没有。

  除去他偶尔会捏着我的尾巴尖儿将我晃得七荤八素,再嘲笑我一句蠢东西之外,溪音对我,还是极好的。

  但我到底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不安,或许是因为我是溪音口中欠了他一笔旧债的人,或许是因为,我是那个被他怨恨了三万年的人,我不晓得他为何要这般耗费心力救我,这其中,是否还有别的隐情。

  我不知道,也想不清楚。

  而溪音听了我这话后,却是瞳孔一缩,眼神复杂。

  半晌后,我方才听见他说:“果然,我便是将你养在身边这么些时日,也抵不过你的那些曾经,是么?”

  他的嗓音冰凉,听在我耳中,却隐隐透着一丝黯然。

  我何时见过他这般模样?当下便有些慌乱无措,我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究竟该说什么才好。

  也是此时,我忽的听见身后一抹温润清朗的嗓音传来:“楚璎?”

  我回头,便见那青衣男子立在不远处,临着夜风,衣袖飘飞,眉眼柔和,面带笑意。

  那一瞬,我脑中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我仿佛透过朦胧的烟云,模糊的望见一个青衣身影。

  时隐时现,忽近忽远,却终究,是我怎样都抓不住的虚幻泡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断莲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断莲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