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神君打劫
云姣2018-01-17 16:142,207

  明秀终是欢欢喜喜的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去了戴月湖侍奉月澜。

  我真的无法理解,为何她前一刻明明还被那臭鸟的话弄得伤心欲绝,这会儿却又毫不犹豫的选择去侍奉他。

  而我这昔日的旧主,在她眼中,怕只能是昨日的黄花了。

  我实在不服气那月澜究竟有什么好,值得明秀这般倾心,可是这丫头,却到底辜负了我的一番苦心,硬是抛下我,蹦蹦跳跳的往月澜那儿去了。

  溪音或是见我因为明秀一事而闷闷不乐,竟大发慈悲,要带着我去凡间游历一遭。

  我自重伤后醒来,忘记了前尘所有,对于这世间都无甚记忆,如今脑中唯一的记忆,也仅仅只有在蓬莱的这些日子。

  只是这蓬莱虽是人人向往的仙境,但我总归是看得太多,到底是已经无甚趣味了。

  因而他说要带着我去人间,于我而言,便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于是我满心欢喜的跟着溪音去了凡世里,在最温柔的江南水乡,停驻数日。

  溪音带着我,缓缓的行走在最热闹的街市上,所见所闻,皆让我感到无比新奇。

  而此时的溪音,已经用幻术将自己的容貌隐藏起来,纵然我眼中的他仍是容颜未改,但在凡人眼中,他已不过是个生得高挑,相貌平凡无奇的普通男子。

  只是他这一身风姿却作不得假,故而他与我一路走来,仍旧有人时不时的看向他。

  这街市上,人来人往,摩肩接踵,溪音便是在此时一时不察,被人撞了一下。

  而我便是在此时,从他的手掌间,摔落到地上的。

  适时正逢一白白胖胖的男童迎面走来,手里握着一支糖葫芦,脸上带着笑容。

  当他的脚踩在我的尾巴尖儿上时,钻心的痛传来,我不禁蜷缩了身子,连呼吸都忘了。

  “嗯?这是什么?”那男童似乎感觉到自己踩了些什么,便一抬脚,正好看见痛得蜷缩紧身子的我。

  而此时,一只修长如玉的手将我小心的从地上捡起来,我抬眼,便正好望见溪音凝着含霜的墨瞳。

  他低眼看着我,抿紧了唇,终是什么也没有说。

  而后,我便见他偏头看向那拿着糖葫芦的男童,只是看了半晌,他也仍未有什么动作只是转过身,就要走。

  只是他方才走了几步,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便又停下来,回转过身,走到那男童面前,竟是将我放在那男童的衣襟处擦了擦,一点点的将我满身的尘土擦去。

  那男童呆愣在原地,竟一动不动。

  溪音好不容将我擦了个干净,这才直起身子来,正想转身离开,可他垂首略微一思索,便又伸手夺了那男童手中还未来得及吃的糖葫芦,这才带着我满意的转身离开。

  当身后传来那男童的哭声时,我还有些发懵。

  我何曾想到过,这名震六界的溪音神君,竟还干抢小孩子零嘴儿的勾当?

  当溪音带着我来到一酒楼中时,他将我放在桌上,又将那糖葫芦凑近我,道:“吃罢。”

  而我瞧着那比我还大的糖葫芦,只觉得这厮大抵又是在耍着我玩儿,于是我便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不喜欢吃?”他伸出纤长白皙的手指戳了戳我的后背。

  我仍秉持着一副冷漠的模样,坚决不肯给他半点反应。

  “这些日子倒是将你惯得脾气见长了?”他在我身后冷笑一声,登时便让我浑身一颤。

  于是最终,我还是没有骨气的回转过身来,却仍不肯说话。

  “为何生气?”他低眼睨着我。

  我动了动唇,却仍是没有说话。

  “行了,不喜欢吃便不吃罢。”

  我以为他又要好好耍我一番,却不曾想,他竟是轻叹一声,手指尖点了点我的发顶,语气平和。

  我不由细细的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可无论我如何细看,仍是看不出这厮究竟为何忽然转了性。

  适逢小二上菜,我闻着那勾人食欲的香味,不由咽了咽口水,瞬间将溪音的反常都抛之脑后。

  蓬莱的食物比起这人间的美食来讲,到底是少了些烟火气,而我,似乎正喜欢这烟火气。

  只是此刻的我已被溪音藏到了他的袖间,故而只能闻着味道,却吃不到那些美味。

  当门‘吱呀’一声被人关上,我便迫不及待的用双手抱了抱溪音的小指,示意他赶紧将我放到桌子上去。

  溪音这次竟也未曾为难于我,径直将我放到桌上,还专为我准备了一个小碗碟,又夹了些菜给我。

  我趴在那碗碟边,小口小口的吃着,眼睛却还望着那别的盘子里的菜。

  彼时,溪音一声轻笑:“馋嘴。”

  而我望向他,便正好撞见他的笑容。

  如白昙盛放,灼灼艳芳华。

  他右眼尾下的一点朱泪痣,总能让我看了,便忘记呼吸。

  那一瞬,我明明未曾饮酒,却隐隐的有些醉意,恍恍惚惚,一如踩在云端,不知身往何处。

  “看着我作甚?”

  他冰凉的指尖再次戳了戳我,嗓音清冽如泉。

  我也不知是怎的,愣愣的答:“我想吃肉。”

  登时,我便再一次见眼前这美人又是一笑,一双墨瞳隐隐含光,星河漫卷。

  我此时方才意识到之前说了些什么,当下便没由来的有些窘迫。

  于是我低下头去,不敢再看他。

  而他竟真的替我夹了一筷子肉,又用小刀替我切成细细碎碎的肉块。

  那时,他眉眼神色淡淡,纤长的睫羽宛如蝶翼,侧脸如玉,明艳无双。

  而我失神的望着他,心是一阵莫名的疾跳,连呼吸似乎都有些困难了。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也不晓得心头那些莫名的情绪究竟从何而来,但我此刻望着他,却觉得他是那么的顺眼。

  他于我而言,一直都是一个颇为神秘的人,他明明就立在我面前,而我却觉得,自己从未看懂过他。

  他说恨我,却又费尽心思救了我。

  他虽总骂我蠢,却从未亏待过我半分,细细想来,他除却毒舌的缺点,倒还算是一个良善之人。

  至少此刻,我的确是这么认为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断莲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断莲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