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心有灵犀
其鹿2020-02-08 13:353,241

  夜幕降临,黑暗将整个万圣城笼罩,一团黑雾悄无声息地潜入青影的房里。

  曲念念躺在床上睡的安稳,屏风后氤氲弥漫,热气腾腾朦胧了青影的眼眸,她浸泡在木桶中,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南冥坐在屏风外的凳子上,修长的双腿慵懒交叠在一起,单手撑着如玉下巴,好整以暇地看着屏风……后的模糊画面。

  他的到来青影早有察觉,只是不曾理会。

  白雾和容画也先后觉察到这抹浓郁魔气,前者拳头攥紧,重重砸在躺在床上没有反应的云清轩身上,房内百合香弥漫,让人睡意更浓。后者勾起艳红的唇,涂满蔻丹的玉手嵌入掌心肉里,遥望远方,张扬笑容透出几分苦涩。青辰,南冥都出现了,你在哪里?

  房间静了半晌,屏风后哗哗流水声传来,南冥的目光太过灼热,青影语气淡漠却隐含威胁:“再看,把你眼睛给挖了!”

  沉闷如同从喉管里发出的笑声让青影一怔,手中木瓢掉落在水里。

  南冥欠揍的声音隔着屏风传到她耳中,听得她霍霍磨牙:“既然这么凶残,那不如我走过来看个遍,才不算亏本啊。”

  “呵!”青影冷笑,“有本事等我穿好衣服,我们堂堂正正比试一场!”

  只会耍嘴皮子算什么真本事!

  南冥摇摇头:“不来。”

  不管输赢都是他吃亏啊!

  他输了,她会更加讨厌他觉得他没有使出真本领,他赢了,她要是受伤,心疼的还不是他!

  这种吃亏的事,他才不做呢!

  青影被他的态度激怒,从木桶里出来,用火灵力弄干身上水珠,手臂一伸,眨眼睛衣裙就穿在她身上了。

  月光透过半遮半掩的窗户洒在地上,青影的宝剑靠在床边,剑身倒印着南冥的身影。青影从屏风后走出来,手一扬,御剑飞行的宝剑便飞到了她手里,月光打在剑身,折射出一道冷光。

  青影觉察到他又早已布下结界,便再也没什么顾忌,用剑指着南冥向他走去:“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你!”

  “宝贝儿,有话好好说啊!”南冥说着,紫色眼眸中柔情流露,潋滟无边。

  青影一个手抖,刺错了方向。

  南冥站起来往后退,面上是不变的嬉笑:“哎呀,我可以把这次失误理解成是不忍心对我下手吗?”

  “你看我忍不忍心对你下手!”青影一跃而起,在半空中挽开一个剑花,直直刺向南冥!白衣飘飘,裙摆绣花精致,那张精致细腻的脸上的冷酷表情让南冥心神荡漾,一个失神,躲避的动作慢了几秒,他的半截墨发便被削在地上。

  原本一头及地如黑绸般顺滑的墨发被削去一半,发丝纷纷扬扬掉在地上,南冥一怔,呆呆地看着青影。

  青影顿时心生后悔,她是知道的,这头发是南冥留了数千年的,别人碰一下就得死,他爱他的墨发如命,再怎么样,她也不能削去他的宝贵墨发。

  青影以为南冥会沉浸在伤心中很久,更以为他会为了这些头发大开杀戒……她心里虽然有些愧疚,但很快就被体内不停叫嚣着的好战因子都淹没,南冥,让我们痛痛快快打一场吧!

  青影抿唇,扔掉手中剑,破邪之剑在神识中蠢蠢欲动,它早就很想尝一尝魔王南冥的血了!

  青影屏住呼吸准备召唤出破邪之剑,却见南冥的眼神有了焦距,他盯着散落在地上的发丝好久,才抬头看青影。

  “南冥……”开始吧!

  “没想到你对我的头发敌意这么重!”南冥委屈地说,淡粉色薄唇却微微上扬,“可再怎么说,你也不能因为吃醋,就把我头发给削了啊!大不了,我以后,我以后最宝贝你!”说着朝青影眨了下勾魂摄影的潋滟紫眸。

  青影:“……”她被这一出戏气的说不出话来,该死的南冥!混账东西!

  神识里的破邪之剑像是被浇了盆冷水,由原先的蠢蠢欲动,变成无精打采,倒地不起像焉了的白菜。

  青影阴着脸:“你耍我!”

  “哪里有?”南冥无辜地说,“我打不过你,为什么要和你打?”

  “你说谎!”青影大声说,“你都没有和我打过,你怎么知道打不过我?”她的心胀胀的,有点酸涩,好像被在乎的人轻视了,很难过。

  可南冥不是她在乎的人啊。

  青影冷冷地看着南冥,“懦夫,给我滚!”

  南冥喃喃道:“你就这么想和我打一场吗?可我不想和你打,我动不了手。”他嬉皮笑脸,“那我明晚再来一探闺房!”转过身他再也装不下去,笑容苦涩,眼底黯然无光。

  晚晚,我很难受。

  因为你的冷漠,因为你的敌意,因为你的忘记……

  青影盯着他消失在黑雾里的背影,缓缓弯腰,捡起地上的剑,然后拖着身子,和衣睡在曲念念身边。

  ……

  第二天,天一亮青影就起床了。

  她起的很早,也可以说,她昨晚根本没有睡去。青影穿好鞋,直接往姚若水的房间走去。

  她一进去,盘腿坐在床上的容画就睁开了眼睛,她的脸色很苍白,但一双美目却格外明亮,看见是青影,她下床,走到青影面前,皱眉道:“你来干什么?”

  “这是你应有的态度吗?容画神侍。”

  “青影妹妹,再怎么说我也是你表姐啊,昨天,你下手也太重了。”容画指了指脖子上的一圈红勒痕,笑容艳丽,却有挑衅之意。

  南宫青影,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那个南宫青影吗?!

  这样的容画和以往的姚若水完全是两个人,青影冷冷说:“我没空和你扯这些有的没的。”顿了顿,她眸光锐利像一柄剑刺进人心间,“我且问你,你在万圣城待了多久,什么时候盯上姚若水的,万圣城中属于上界的东西是不是你弄出来的!”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容画勾唇,“是又如何?不是,又待如何?”

  “是,便杀之。”轻描淡写的三个字在门口响起,一身白布衣的白雾走了进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青影:“你怎么也来了?”

  白雾笑道:“许是我们心有灵犀。”

  青影无语,在凳子上坐下。

  想杀她,没那么容易!容画冷笑一声,“墨宣上神和青影殿下的感情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她的青辰殿下如今不知身在何处,南宫青影凭什么过的这么好?!

  青影是知道容画对她有怨气的,反正她也不喜欢她,两人也没有必要好好相处。她只想知道答案!青影捏住杯子,说:“你还没有回答我。”

  “我在万圣城飘荡了四年,万圣城城主的女儿体质太差完全不能承受我的神魂,别人的壳子我看不上,便一直依靠吸取万圣城人的精气存活于世。”容画冷冷说,“我会占卜,知道姚若水会来,她的身体适合我,哪怕很弱但能滋养我的神魂。”

  青影收紧五指,杯子杯身出现一道道裂痕。

  容画见状不屑道:“我会时不时依附在城主女儿身上,那些功法秘术都是我借她之口告诉万圣城城主的。只有他们强大,我才能吸食到更多的精气。”

  “咔嚓”清脆的破碎声音,青影手中的杯子被她用力捏碎,她忽的站起身,冷冷地看着容画。此刻她真的很想给容画一记耳光!

  “吸食精气,泄露功法……”难怪她的魂魄那么虚弱,那么浑浊!青影震怒,“你是想与妖魔为伍吗!你是想毁掉上界吗!”

  “你懂什么?我必须活下去!”容画挽唇一笑,秀气的五官也明艳起来,“我要努力活下去,我要去找青辰殿下!”

  青影眼睛微微睁大,似有期待:“你知道青辰在哪?”

  “不知道!”容画冷哼一声,不去看青影。如果她知道青辰在哪,现在就不会待在南宫青影身边了,因为她知道青辰总会来到南宫青影身边!怨恨和嫉妒如附骨之疽爬满全身,她用手扶着桌子,稳住自己虚弱的身体。

  青影失望地垂下眼帘,很快又重新振作起来。没关系,只要她在下界一天,总能找到青辰的!不仅青辰,她还要将其他神将找到!

  “我们先下去吧。”白雾温柔地说,又看了眼容画,“念她忠心耿耿,就先留着她吧。等青辰殿下回来,再让青辰殿下处罚,毕竟,她是青辰殿下的人。”

  虚伪!容画暗暗咬牙。

  青影点了点头,瞥她一眼,忽然改变了主意:“你跟我们一起去城中心看比赛。”

  容画横眉冷对:“凭什么?”

  “凭我的实力比你强!现在的我照样能弄死你!”青影霸气侧漏,眼神自信,斜睨容画,“不信,来试试?”她当然不会承认是自己五年没有动过手,手痒了。

  容画皱起眉头,又松开,笑容讽刺:“南宫青影,其实你的无耻无人能及。”说完,她从青影身边走过,虚弱的身子狠狠撞了白雾一下,大步往外走。

  蔻丹玉手狠狠嵌入肉里,南宫青影,你等着!有朝一日,我总会让你“好过”!

继续阅读:第29章 变化极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