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神侍容画
其鹿2020-02-08 13:353,420

  一天很快过去,晚霞艳丽如画,所有参赛的人都领到了牌子,青影起床刚好赶上晚饭。

  睡醒养足了精气神,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起来了。青影推开门,和姚若水撞了个正着。

  “表姐。”青影诧异地扬起眉,“你在这儿,做什么?”声音冷到了骨髓。

  姚若水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神色恐慌哀求道:“青影妹妹,我错了,我错了。当初我不该陷害你,你饶了我好不好?”她簌簌落泪,脸上的恐惧害怕不似作假。

  青影冷冷说:“进来说罢。”转身又走回房里。

  姚若水往四周看了看,惊惧无比,也顾不了其他,跌跌撞撞走进青影的房间。

  房门自动关上。

  姚若水被吓了一跳,紧张地看着背对着她的青影,指甲嵌入掌心肉里,两个人待在一个房间,明显的差异让她感觉万分屈辱!

  如果不是走投无路情非得已,她又怎么会来找萧青影!

  “说罢,找我什么事。”青影在床沿坐下,看着姚若水。那眼神仿佛是天神睥睨凡人,高高在上轻蔑无比。

  让姚若水眼中的泪水都忘了流。

  萧青影,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青影开口,冷冷的嗓音夹杂嘲弄:“你是来忏悔,认错,求饶的吗?”

  姚若水从恍惚间回过神来,又跪了下来挪动双脚过去抱住青影的腿,慌慌张张地说:“我,我要晋升聚灵境了。”

  “这是好事啊。”青影笑容渗人,忍住恶心没将姚若水踢开。

  “可是,可是最近我总感觉有双眼睛一直在暗中盯着我,从来到万圣城就有这种感觉了……我耳边总会响起一个声音,她说,她说你的身体我要了!”姚若水哭哭啼啼,“青影妹妹,我求求你,帮帮我,帮帮我……”

  “呵。”低低的笑声恍如来自地狱,姚若水停止哭泣,看着青影缓缓抬手,手心白光骤现化作一只大手勒住她的脖子,将她慢慢提了起来。

  “啊唔……咳咳咳!萧青影……你,你不能杀我……”姚若水目眦欲裂,快要断气。

  早知如此,她就不该来找萧青影!

  青影冷冷说:“萧青影早在五年前就死,我可不是那个蠢货!”

  姚若水面色涨红,濒死挣扎,闻言不可置信地摇头:“怎么可能,你不是…萧青影……是谁?”

  “小小蝼蚁,也配知晓吾之名?”青影的眼底带着高高在上的怜悯。

  “不,我不要死……”生命力在体内流失,姚若水发出不甘又绝望的嘶吼,“萧青影!姨母在天之灵,是不会放过你的!”

  青影冷冷地看着她,说:“死心吧,我早已在房间外设下屏障,就算你喊的再大声,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这点小心思,还以为她看不出来吗?

  姚若水脸上一片灰败之色,时间一点点过去,她的手慢慢垂下,双目瞪得很大,死不瞑目。

  青影冷酷说:“这样的死法,还真是便宜你了。”她抬手正欲收回锁魂链。

  窗户忽然被风刮开,一阵阴风飘过。青影眯起眼睛,没有注意到本该死绝了的姚若水眼中有了光芒。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声突兀响起,青影看向姚若水,她身上透着太多古怪!

  “青影殿下。”略带沙哑的嗓音不是重点,“姚若水”被锁魂链勒着脖子也不觉难受,她挑了挑眉,笑容艳丽开口张狂,“收回你的锁魂链吧!”

  这声“青影殿下”,似乎不是指她灵族储君的身份……青影皱起眉头,觉得这个“姚若水”像极了某个人。

  “休要装神弄鬼。”青影收回锁魂链,“姚若水”就从半空掉了下来,她重重摔在地上,整个人虚弱无比,劫后余生地大口大口喘气。

  “姚若水”全身都在痛,可她连眉头都未皱起半分,她抬起头无所畏惧地与青影对视,语气有些急:“青辰殿下呢?他在哪里?”

  空气中的温度骤然降低,一瞬间好似冰天雪地,青影握紧手掌,沉声道:“你是容……”

  她的语调有些不稳,还未说完就被慢慢站起的“姚若水”抢先道:“没错!我就是神殿神侍容画!”

  十几个字快速说完,她就跟个老太太一样喘着气。

  但容画很开心,她终于有了一具身体。她终于可以不用做在人间飘荡的鬼魂了,她终于可以,去找他了……

  青影也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姚若水”。原来,方才姚若水说的有人盯着她想要她的身体,就是说容画。

  那么,容画是什么时候来到下界的?她在万圣城待了多久?万圣城中不属于下界的东西,是否出自她之手?

  这般想着,青影的眼神就冷了几分。

  “容画。”她开口,又被容画打断,容画还是一如既往不将她放在眼里,“青影殿下,我还未和这具身体完全融合,有什么事等我休息好再说吧!”说完转身就走。

  她看出来了,青辰殿下不在南宫青影身边,既然不在,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粉红色的衣裙在空中划开一个弧度,艳丽又带着凌厉。

  青影心里不悦,却没有表达出来。她撤掉屏障,看着容画走出房门,眼眸微敛若有所思。

  容画也来到下界了……

  那么她的弟弟,是不是可能就在下界某个地方呢?

  白雾持着温润的笑容走上楼,手里端着托盘,托盘上不仅有晚饭,还摆放着两枚号码牌。

  容画和他擦身而过,白雾没留意她分毫,她却忽的停住脚步,没回头,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弧度,道:“墨宣上神,别来无恙。”说完这句话,也没想白雾什么表情什么心情,直接走进自己房间。

  白雾脸上的笑容在刹那僵住,一点点消失不见,良久他才重新抬步,往青影的住处走去。

  开门声,脚步声。

  青影抬起头,按了按太阳穴,才说:“你怎么来了?”

  她现在心烦意乱,想一个人静一静,好好理一理当年的大劫难。上界的人一个个出现在下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容画的神魂如此虚弱,看样子是在下界飘荡了很久。可她是怎么下来的?除非是她的神魂附到了凡人身上,又被排斥了出去,亦或是她不屑那身体,但她怎么会看上姚若水的身体?她好像,早就盯上了姚若水的壳子。

  青影还神游在外,直到白雾温润如玉的嗓音响起:“先来吃饭吧。”

  青影皱起眉头,她现在哪有什么心思吃饭。她走到白雾面前,问道:“刚才你上来,有没有在走廊上看到姚若水?”

  白雾微微一笑说:“看到了,只不过,她看上好像与平时不大一样。”笑容无懈可击,说辞没有问题,可青影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她直觉白雾好像隐瞒了一部分。

  可能直觉出错了呢?她怎么去怀疑她的神将呢?

  青影失笑地摇摇头,没有再去纠结,只说:“她不是姚若水,她是容画。”然后将刚才的事情简洁地说了一遍。

  说完,白雾沉思。青影忍不住说:“你就没有想要说的吗?”

  白雾眼眸含笑道:“怎么这会儿,你也成了急性子?”语气中是满满纵容。

  “如果你是来同我玩笑的,就滚出去。”青影冷冷说完,看到白雾眼中流露出诧异受伤,她懊恼地蹙眉,转过身去,低声说:“我现在很烦。”

  白雾舒缓了眉眼,“我知道。”

  “我感觉自己陷入了一张大网,怎么都逃不出……”青影的声音很低,透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彷徨无助,“就像棋局,我现在就是一颗棋子,你,容画,我们都在棋盘上!”

  白雾心疼地说:“怎么会呢?”他想伸出手将青影拥入怀里,却没有那个勇气,垂在身侧的手抬起又落下,挣扎了许久,白雾眼中的光暗了又暗,他放缓嗓音安慰她,“就算被困在网里,也有逃出生天的机会。况且,你也一样可以取而代之成为那个执棋者。”

  他的声音舒缓温和如溪泉,能轻而易举抚平人心头的焦虑。青影深吸一口气,转身张开手抱住了他,闷声说:“阿宣,幸好有你。”

  “是白雾。”他现在和她一样高,双手扣在她腰间的时候还不忘像大人教导孩子那么纠正。

  “嗯,白雾,幸好有你。”青影从善如流,这个时候,没有墨宣,没有南宫青影,没有八方战神,没有神将,只有一个依靠哥哥的女孩。

  白雾眼底的笑意和柔情快要溢出来,他想,如果时间永远定格在这一刻该多好。

  没有那些事,没有那些人,世间只剩她和他……

  “你们在干什么?!”一声怒吼,刺激着青影的耳膜。

  她松开白雾,目光如冰锥刺向站在门口的云清轩,面无表情:“云师侄,昨夜睡的可安稳?”她最讨厌别人用质问的语气指责她。更何况,云清轩和她是什么关系?有什么资格用这种质问眼神看她?

  相较于青影的针锋相对,白雾则显得无比淡定。脸上依旧挂着如沐春风的微笑,只是看向云清轩眼中总会闪过冷光。

  打扰他和青影的独处,该死!

  云清轩被青影的冷言冷语打击的心痛难当,他只当是白雾迷惑了萧师叔,怨毒地剜了白雾一眼,一言不发走下楼。

  青影平复好情绪,对白雾说:“把晚饭端下去吧,牌子留下,明天我们去看比赛。”

  白雾笑着应下,“我们的牌子相近,是在同一天比赛的。”

  青影拿起牌子,号码在一千名以内,刚好是第五天的比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